目前分類:時之軌(短篇小說)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捉迷藏

不可能!

不會的!

她不會這麼殘忍!

但是……也對,我也有錯……

不不不不,不要太早下定論。

或許還有蛛絲馬跡,還是趕快找。放心,我會找到她,讓她回來你身邊。

好,上次分開的最後地點,臥室!

趕快翻一翻,一定有痕跡。

滴答……滴答……

……一小時過去了,還是一點線索都沒有。

那,下一地點,工作室!

天啊!一團亂,要從何找起啊?

不管了,先找再說!

「上次最後看到她是什麼時候?」我問。

臥室,然後就沒看到了。

「但是臥室一點痕跡都沒有啊!」啊…………!不會的,她不會就這麼消失。

再想想,仔細想想她會上哪去,還有什麼地方能去?

快想啊!

少了她,不只是你,我也玩蛋了。雖然連夜趕了一個月的工,逼太緊了,工作量大,又少休息,難怪會受不了。

我知道我不對,求求妳,快回來吧!只要妳回來,什麼事都好談。

又一小時過去……

二樓翻遍了,臥室、工作室、書房、姊姊的房間,沒有!什麼都沒有!

乾淨的地方變成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地獄。

骯髒的地方變成非生物的棲息地。

「不、不不不不……不要緊,還、還有樓下,還有一樓還沒找。對,一樓一定有線索。地方就這麼一點大,她還能去哪裡。」

但是她平常會去的地方都去看過、找過了,就是沒有她的蹤跡。

她就好像……好像憑空消失一樣!

「不可能憑空消失!又不是鬼!」

又兩個小時過去……

一小時過去……

半小時過去……

兩小時……

半小時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「真是……」

髒話全都罵出來了,她到底跑去哪了?

好累,真的好累,不管是身體還是心,累慘了。

「找到了嗎?」我無力坐在椅上問。

「沒有。一樓能翻的都翻了。」

「我又去找了臥室,還是沒有。」

「所有的包包、背包、書包、袋子,只要是能裝東西的,全找了,沒有。」

「要不要先問對方,請他再寬限幾天。」

「不行啊!會失去信用的。」

「但是現在就是找不到啊!」

「不行,就算能問也不行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很簡單,因為我已經預期了,懂嗎?從對方下單開始,我就有說明過,東西要過了這個期間才能給,對方不介意,還先付了錢。如果現在再寬限下去,我就會完全失去信用。不行,一定要找到,他值這個錢。我不要只有『他』,沒有『她』,不僅價格降低,信用還會縮減,那往後我怎麼辦?」

「那……現在是……」

「繼續找!一定要找到!」

「你再想想,她還會去哪?或許自己身上就有答案。」

「呃……我最後的記憶就是送她進臥室,然後……就沒見過她了。」

「那是多久以前?」

「大約一個星期。」

「所以後面就沒見過了?」

「對。因為最後的工作已經做完了,我們就休息了。」

可惡,快想!想、想、想!

嗯……

……一小時過去……大家都已經坐下來,什麼都不想管了。

突然間,靈光一閃!

「啊!」

我嚇一跳。

「怎麼?」

「臥室!」

「什麼?」

「臥室啊!」

「急死人了,快說!」

「最後看到她是在臥室。」

「對,所以?」

「所以臥室一定有鬼。」

「但是我們都找過了。」

「最不可能的地方,就是最可能的地方。」

「意思是……再找?」

「對,走吧!」

來到臥室,看這場戰爭後的修羅地獄,決定了,反正都已經凌亂不堪了,乾脆將所有東西一件一件丟出臥室。

但是,沒想到,不到十分鐘……

「找到了!」

我一愣,奔過去看,看到……在那一層又一層的厚被和衣服下,令人感動的身影……

終於,我能繼續工作了。

可愛、迷人又粗胖的『她』,終於找到了。

少了可愛的『她』,我那笨重卻又不可缺一的『他』,可只能將價錢再減半,那我還賣什麼?錢都沒賺到。

「我的筆,喔!終於……」

嗯,對,終於。

我鬧離家出走的繪圖筆,終於回到我和繪圖板的身邊了。

嗚嗚嗚嗚嗚嗚……可喜可賀!

 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這所學校還真大呢,今天美術老師不知是吃錯什藥,帶我們來這所大學寫生,但是選了好久,我就是不知道要畫什麼,最後竟然落單,一個人在校園裡閒逛。

「真是的,再不趕快找地方畫,時間就要到了。」

但就在這時,我停下腳步,因為我終於看到想畫的東西了。我目前所在的位置是一樓走廊,旁邊就是一個小小的中庭,中庭後面是一棟紅磚的五層大樓,而且陽光的角度剛好。

「決定了,就選這。」

於是拿出用具開始畫,畫著畫著,終於有個圖形出來了,再過一下就畫好了,雖然我不是美術科的,但是畫到這種程度就已經很滿足了,但是……總覺得好像還少些什麼?

「妳紅磚的部分還可以再深一點,這樣看起來比較有精神。」

我嚇的回過頭,看到一個男生站在後頭,他穿著這所學校的制服,理著平頭,一臉笑咪咪的看著我。

「對不起,嚇到你了,但是我不是突然站在妳後面喔,我已經站了很久了,可是妳很專心,根本沒注意到我。看妳的制服,妳跟那些在我們學校裡面寫生的外校生是同所學校的吧?」

「沒錯,呃……請問有什麼事嗎?」

「喔,沒有,只是看到妳在這寫生,一時好奇來看看罷了。不過……妳畫的……真不像。」

「沒禮貌,你行,那你來畫啊!」

「好,我幫妳改。」

於是這位沒禮貌的人坐了下來,拿起筆幫我改,但是改到最後,卻讓我驚訝。在紙上,那些樹、花、草還有紅磚樓房,好像活了過來一樣,有如一張彩色照片,放大後貼在畫板上。

「你畫的真好。」

「沒什麼,小意思。」

「你是幾年級的啊?」

「大一。」

「我大二,你竟然比我小,還畫的這麼好。」

「因為我是美術科的,學姊。」

「什麼!難怪。」

「呵……這樣,妳就趕的上時間了。」

「時間?什麼時間?」

「我經過廳堂前院時有聽到你們老師說,一點就要收拾東西準備回學校了。」

「一點?現在是……十二點四十五分!我只剩十五分鐘!」

「好了,都畫完了,東西收收吧。」

語閉,這問仁兄開始幫我收拾東西,沒想到他動作這麼快,三兩下就收好了,看他動作很熟練,好像很熟悉這類的事。

「謝謝你。」

「不謝,快走吧,免得來不及。還有在走之前……我想問妳一個問題,妳覺得這個中庭還有這棟紅磚樓,好看嗎?」

「當然,我就是被它吸引,所以才在這寫生的。」

「果然,妳也是被這紅磚吸引的,我一眼就知道。」

「知道?知道什麼?」

「知道妳看到這磚樓時的表情。」

「你爲什麼會知道?你又不是我肚子裡的蛔蟲。」

「我當然知道,因為我看到了。看看那裡,看到了嗎?有畫架的地方。」

望著他手指所指的窗戶,的確,我看到一個畫架,就在紅磚樓三樓,左手邊數來第五扇窗戶。

「那裡是我們美術系的畫室,我就是從那裡看到妳的。」

「原來如此。」

「好了,時間不早了,妳只剩下……十分鐘。」

「什麼!好了,再見。」

「再見。」

我抓起東西就跑,差點就要忘了最重要的事。

「謝謝你幫我改畫!」

因為距離越來越遠,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聽見,但是從他向我招手和面帶微笑的表情上,我知道他有聽到我的道謝。

「哈哈……真好玩,我竟然會說出那樣的話。」

這天,我與一位女孩相遇,就算相處的時間不久,但是今日的事卻讓我印象深刻,包括那女孩長長的頭髮。

「喂,老師說今年的畫展由你來負責,要好好做喔!」

「丟給我,你們都不幫我啊!」

「放心,會幫你,只是老師要你這位得獎人負責企劃,畢竟這次的畫展是連校外人士都可參觀的。」

「好好好,我知道了。」

今年的畫展,是展示我們美術系學生作品的「作品展」,有雕塑、水彩、國畫、油畫、雕刻還有一些作品等等,有很多,是一場大型的展覽,而有得獎的作品必定也會展示出來,包括我那張得獎的油畫也是。

終於,累人的展覽到了,今天的人潮比我想像的要多,我是會場的負責人,所以要巡邏會場,爲一些人解說作品,也「順便」幫學校招攬新生。

走在會場中,遠遠的遠方,我看到一個很熟悉的身影,一個女孩站在我所得獎畫前,很專心的看著畫,因為這人實在是太熟悉了,所以上前。

「對不起,請問……」

女孩轉過頭,這一轉,我看到女孩的全貌,腦海中的記憶開始搜尋,我想起來了。

「妳是那個畫紅磚樓的人!?」

「沒想到你還記得我。」

「是啊,我還記得。」

「這畫……是你畫的?」

「嗯。」

「畫的真好。」

「謝謝妳,但是沒有妳的協助,我也沒法畫出來。」

「不,你真的畫的很好。」

「妳怎知是我畫的?」

「拜託,當事者一眼就看出來了。」

畫中,從角度看,是從天上某個地方向下俯瞰中庭以及走廊,應該是某扇窗戶吧,這個角度使這張畫有某種特別的味道,但是中庭不是這張畫的主題,主題是在走廊上,一個正在寫生的女孩,而且一看就知道,女孩所畫的地方一定就是中庭以及中庭後的什麼東西,也就是俯瞰中庭的方向。

「這張畫的題目是……」

 

……「緣」。

 

「你可真會取名字。」

「拜託,我也有認真想好嗎,但是還是覺得這題目最適合。」

「而且……你的年級……好像也不是大一生。」

「對不起,因為覺得妳很好玩,所以才騙妳。」

「沒關係,不過你題目取的真好,沒想到你會把我畫下來,而且我也沒想到你還跟我同姓。」

「什麼?妳也是姓……」

「對。」

「哈哈……沒想到我們還真有緣。給妳,這是我的名片。」

「吶……我也把電話給你。」

於是我們兩人交換了電話,交起朋友,慢慢變成男女朋友,最後結了婚,結為夫妻。

如果現在問我,相不相信「緣分」,我會回答……相信。

 

 

結語:

其實這篇,是真實故事改編,我也投過學校校刊。

故事中的男女主角就是在下我的「父親大人」和「母親大人」。

哈哈,有嚇一跳嗎?

沒錯!

在下的母親大人在某天美術課到在下父親大人的學校裡寫生,然後父親大人說母親大人畫的很糟,於是幫忙改畫,還騙當時還是少女的母親大人說自己的年紀比她小。

在後面,就如文中所寫,在下父親大人的學校舉辦展覽,而父親大人又是負責人,一手包辦展覽,而在展覽會上再度以如此言情小說的方式相遇。然後交換電話,開始交往,最後結婚,不然在下我和舍妹可就無法站在這了。

這件事是在下某天,心血來潮外加無比好奇的時候問父親大人的,原以為父親大人不會說,沒想到卻毫不考慮地就說的明明白白,一點都不害羞。

而且咱們的兩位老人家的姓氏,是真的恰恰好是一樣,但也不用擔心,絕不是親戚。

說真的,像這樣的相遇,真是得來不易。

在下我可是有點點羨慕喔!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