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、犬神

車,直往山上移動。

過了一段時間,蝕紅已經冷靜下來,趕快擦擦臉,不知道眼睛是不還有些紅腫?

聽森林的聲音……應該很接近了,小時候曾經偷溜到山上,為了就是看一眼傳說中的神社,因為不知怎麼,家人都吩咐過她不許上山,包括悸勢火。

現在還依稀記得,當悸勢火告誡她不許上山時,臉上是翹著詭異、狡詐、還帶點高興的笑容。

雖不知為何禁止自己上山,但老實說……

『那間神社……其實挺漂亮的……』

雖然破舊,不比自家稻荷神社大,卻有一種……溫馨的感覺……

正當她在思考時,車子停了下來,外面傳來虎丸的聲音。

「小姐,已經到了。」

到了!她趕緊將冠帽拉下,幾乎遮住整張臉,為了就是不讓其他人瞧見。

虎丸拉開簾子,牽起她的手下車。一下車,馬上就被眼前的奇景嚇住,神社就在眼前,但是周圍集滿大大小小,不同顏色的狗,而且還不只是狗而已,還有貓、鳥、其他動物和……狐狸?

鳥居下方坐著一隻狐,牠尾端、胸前、左耳和右前腳各有一白,她知道牠,牠是悸勢火的信使。虎丸牽著她來到狐面前,牠行禮,微上吊的眼抬頭看她,好像在會心一笑。

「主子很放心。」

狐貍突然說話,把她嚇一跳,但仔細想想,這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。

「主子說,祂很放心小姐嫁入天犬神社,主子有空一定會來探望您。」

聽見此話,心中充滿感動,悸勢火就像他們三兄妹的第二位父親,她從小失去了父愛,但是這個父愛卻在悸勢火這位狐神上得到。她不懂,父親為何不喜歡她,因為她不是男丁?不對,父親也很疼愛姊姊,並非重男輕女,但是……為什麼?只有她,她不明白。

『蝕紅,不要怨恨妳父親,他有他的難處……』

突然想起母親的話,她不怨恨父親,一點也不,只是……有點失落、寂寞而已。

虎丸牽著她通過鳥居,來到神社門前。

「請問您害怕嗎?」

她稍愣住,驚訝看著虎丸。

「因為……小的怕,小的很怕您害怕這裡。」

……這是……什麼傻話啊,但是卻突然放心不少。

嘴角慢慢向兩側上提,頓時讓虎丸臉紅。

「謝謝你。」

看此笑,他……放下心,並打開神社的門,與她一同進入。

 

刺眼的光突然射入眼睛中,稍微用手遮住光,才發現……眼前突如出現一棟宏偉的大門。看看身後,看看自己所站的地方,的的確確是神社的後方,那這棟宅院……是藏在結界中?

虎丸牽她進入宅院,踏在走道上,一路上的紙門都自動打開,周圍沒有任何東西,真的只除了她和虎丸而已,好似剛才的奇景只是一場夢罷了。

虎丸牽她踏上階梯,一層又一層,最後到達最上層,進入某個房間中。蝕紅趁時打量一下,桌子、帳子、一個擺滿書和文房四寶及幾個香爐的櫃子,以及敞開的窗和陽台,除外就沒什麼特別了,是一間普通的房間。

喔!陽台的屋簷下,掛著一個竹子做成的……風鈴?

空氣中……有股味道,不是什麼異味,而是……撲通!自己的心在跳,臉好像在發熱,為什麼?也不知道。房間的擺設簡單,沒有華麗的擺設或是高級古董,整個房間充滿一種平淡,卻嚴肅,沉穩卻帶點波浪的感覺,最主要的是……有男人的味道,與悸勢火和兄長的房間,有非常不同之處。

「小姐,請您在此等到夜晚的吉時。」

「咦!」還要等?而且是等到晚上!

「這段期間,請您不要離開這間房間。」

「等等!這是什麼意思?那個……」

「這是主子的吩咐。」

是犬神大人!?

「因為這段期間,大人要招待賓客,所以請您在此等待。」

「但是,我不是應該要……」哪有迎接賓客時,新娘卻躲在房裡!

「嘻嘻……請您別緊張,這是大人吩咐的。大人還下了很嚴警的命令,今天絕不讓外人看迎娶的新娘。」

這!這這這……這犬神真怪!

「抱歉,我家大人……是奇怪了點,請您見諒。」

虎丸苦笑地搔搔臉,這個小姐真是好玩,心裡話都表現在臉上。

「啊!不,我……」

「嘻,那小姐,汝就暫且退下。喔!對了,先告訴您幾件事。一,這裡是……大人的房間。」

什麼!

「二,請您等會到窗邊看看吧!」

虎丸離開了,獨留她在房間裡,瞧瞧四周……窗邊?

她來到外頭,向外一看,眼淚……頓時熱淚盈框……

高挑的風景,在那方看起來稍小,卻入眼簾的地方……是自己的村子,是自家的……稻荷神社……

「娘……悸勢火大人……兄長……姊姊……」

……還有……

「爹……」

太陽,慢慢下山,換上黑色帶有星光的衣服。雖然已晚,但宴廳中依然熱鬧。

祂坐在上位,看底下的賓客,自顧喝酒,這個宴會只是禮數,不然他才不想辦。悸勢火沒來,因為他怕會把新娘搶回去,所以昨天已經先跟他喝過酒了。

算了,好友沒來,的確讓他失望,但是最失望的……是時間走太慢了!

 

時間悄悄而過,不知不覺中,潔白的滿月早已在雲霧中若影若現,好像是有意要躲躲藏藏,似乎在等待什麼。

「嗯……」

睜開眼睛,原來她靠著欄睡著了,自從吃完虎丸拿來的小點和餅,她就趴在欄上遙望自己的家鄉,沒想到竟然就睡著了。趕緊起身,看看房內一片漆黑,但因為如此,才覺得天上的月亮更漂亮。

滿月……自己出生時也是滿月,卻是血紅的滿月……

往村子看去,燈火通明,還燒著營火,想必是在慶祝吧。

兄姊有參加嗎?因為兄姊好像很高興她出嫁,卻又不像是那種將她犧牲的高興,她也不懂,好矛盾。

悸勢火大人是不在喝酒?一定是,他們的狐神根本就是酒桶,總有一天會被酒和女人淹死。

母親是否還在傷心哭泣?希望不是,她希望母親能放心,能像平常一樣笑。

父親呢?不知道……真不知道,父親好像很慶幸自己出嫁,但又好像很生氣,她不了解。

此時,聽到腳步聲停在門口,身子一僵,但瞧見進來的人是虎丸,安心不少。虎丸拿著一盞蠋台進入,燭火的光在黑暗的房中顯得特別明顯。

「小姐,時辰到了。」

身子又一僵,這表示……

「大人已在門外。」

終於來了!

虎丸又開門出去,她趕緊踏入內,整理自己的儀容,稍為擦擦臉,擦擦眼角,將冠帽拉低。

犬神究竟是長得如何?不會就是犬吧!不,不一定,虎丸是貓,卻能化成人形,所以犬神一定也會是,但是……祂是不是有獠牙?還是有銅鈴大眼?

奇怪,祂是神,她應該要想神,怎麼愈想愈把犬神想成妖怪!

 

門外……

「主子,小姐看起來……無精打采。」

他看著門,握上拉把,卻停佇於此。好不容易送完賓客,結束難熬的宴會,他現在只想……

「明白。」

門,開了。她撇見虎丸端著酒進入,身後……還踏入一名身影,就感覺來看,是名男子。

趕緊低頭,更將臉埋在冠帽下。空氣……有種壓迫感,這男人絕對就是犬神,光是感受這股無形的魄力就足夠了。

男人的身影已來到她面前,空氣中的壓迫越來越大,還有她的心跳聲也越來越強。

「蝕紅,見過犬神大人。」

稍一彎腰行禮,卻馬上被一雙有力地手握住肩膀,將她拉起身。

「不必。」

……這個聲音……頗有威嚴、平淡,卻……好好聽……

悄悄抬起頭,但又馬上低下,所以只晃到一點影子。之後兩人相對而坐,虎丸在他們雙方的酒杯中倒酒,她舉起杯,慢慢接近唇邊飲下,他也提起杯子,看著那在冠帽下的她將酒吞下。

儀式結束。

虎丸退出,現在房中……真只剩他們。他伸出手,握住那冠帽,使她因此抖了一下,但是感覺到……這雙手……

見她沒再發抖,所以輕輕摘下,見唯一的安全感離開自己,不安瞬間席捲而來。但卻有股力道將她拉起身,並將她從上開始打量,

感覺到視線正盯著自己,有點不自在。

「抬起頭。」

她照作,慢慢提起,然後眼睛……看到了……祂……

『……犬……神……』

還以為會瞧見什麼惡煞,沒想到卻是……

眼前的男人,有一面宛如刀鋒般,毫不輸悸勢火的容顏,身上深藍帶著銀月的和服,將他那般……冷沈絕然的霸氣完全展現。一身結實昂藏的體魄,還有那銀白束成馬尾的長髮,像雪般晶瑩,像雲般飄逸。祂渾身上下散發一股凜冽含威的氣息,她可以看到一隻站在山崖上對月亮咆叫的白犬。

這還不算什麼,最讓她的目光移步不開的,是那雙宛如金陽烈火,又如銀月冷暈般,黃如琥珀的眼瞳,嚴肅、黯沈又深不可測……

喀咚……嘎咚……

屋簷下的風鈴響起,晚風吹進屋內,將燭火吹熄。在月光下,那雙眼反而更加明顯,更顯得發亮。

祂依舊看著她,她……終於來了,現在就站在自己面前。依如記憶般一樣……讓自己想狠狠抓住,這就是他為何沒讓她出席的原因,因為不想讓其他人看她,同時是為了她的安全。

轉頭,看向窗外,蝕紅也跟著他的方向看去,祂正看著……村子?

「我收到了。」

咦?

下一秒,是突如聚集的烏雲,先是像蠶絲般沒讓人發覺,然後是像稻穀般讓人抬起頭,再來就是如大豆般從上灑落。

……下雨了……

她震驚看著祂,祂冷漠的側臉就這麼看著窗外。

「謝謝您。」

他回過頭,看見她……突如的雨滴……

「真的……謝謝您,犬神大人,我在這替所有人向您致謝,謝謝……」

太好了,真是太好了,村人很高興吧!一定很高興,真是太好了!

此時,突然感覺到一張溫暖的掌撫摸臉龐,指抹去淚珠。抬起頭,看見那雙眼睛,慌了。

「對……對不起,小的真是失態,竟然讓您……見到我這般醜態。」

原以為會受到什麼處罰,但沒想到卻是一雙溫暖的臂膀將她擁進懷中。

「哭吧。」

咦!

「全哭出來,過了今晚後……盡可能不要再讓自己流淚,眼淚……是很珍貴的。」

這溫暖的胸膛,真是……犬神的懷抱嗎?

但是她不管了,手提起抱緊,狠狠嚎啕大哭,將淚水全部一洪而洩。

 

稻荷神社,悸勢火看著雨,來得真是時候,人們都在雨中手舞足蹈。

坤一和杏葉則是高興望向山上,想必小妹也正看著這場雨。

葵也一同望著村子,不捨的淚又再滴落。

而身為父親的宗堅,就獨自待在房中遙望烏雲,有一種非常怪異和氣憤的感覺。

『我低估祂的堅毅和能耐了,沒想到祂竟然……』

終究……逃不過嗎?

……雨的聲音,在房裡聽起來……意外舒服……

她坐在犬神的雙腳間,被他擁抱在懷中,從剛才開始,祂就只是這樣抱著她而已,好像……在給她安慰……

一個神明給凡人安慰,從小到大,她以為只有悸勢火會做這種事。

「謝……謝謝您,小的沒事了。」

她輕輕離開溫暖,眼睛正好與祂相對,馬上害羞低下頭,畢竟自己是第一次擁抱悸勢火和兄長以外的男人。祂沒回應,只是這般盯著她瞧,然後手彈指,燭火又再度被點上,掌向一旁的桌子一揮,桌子便向他們移動,紙、筆、墨、硯也一起跟隨在後。紙整齊攤在桌上。祂磨墨,筆沾墨,接著在紙上寫下字……

 

……蝕紅……

 

這是……

「妳的名字,可這樣寫?」

「……是的。」

然後,祂在她的名字旁又寫下……

 

……蒼月……

 

咦!

「這是……您的名字?」好美的名字……

祂看著她,然後提起她的臉龐,竟然用衣袖幫她擦去淚痕。

「在這,不需敬語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喚我名。」

她呆了,不只是這溫柔的手,還有就是那雙……受傷的眼睛……

「蒼……蒼月……」

這一喚,換來祂一抹淺淡卻高興的微笑……

噗咚!她的心……突然跳的好厲害,祂在笑,笑的好……好……

此時祂又提起筆,在她名字的上下各加了一個字……

 

……月……

 

因此,紙上現在所呈現的是……

 

……月蝕紅月……

……蒼月……

 

這幾字,讓她驚訝。是巧合?不對,但也太過於相似,隱約中,好像……有什麼東西在蠢蠢欲動。

……嘎嘎……咚咚……

竹風鈴的聲音突然將她回魂,看著風鈴,才想到那風鈴真特別,雖用竹子做,很粗糟,但一看就感覺出是個塞滿心意的禮物,上面還有畫,是一隻頗有威嚴,帶有凜冽眼神的犬,和幾串……藤花……

「那隻犬……是你嗎?」

見她馬上改口,他又高興一笑,他的笑容……竟然牽動她的心跳。一手將她抱入懷中,鼻息停在額上。

「是的。」

這個氣息……怎麼回事?她臉好燙。此時感覺到他的手移到她的髮上,將她束成馬尾的帶子拉下,她的黑髮般像瀑布般滑落。感覺到他的指梳著髮,她竟然沒有一絲厭惡。

燭火又被風吹熄了,頓時前來的黑暗,讓她瞬間想起今夜是……

「怕嗎?」感覺到她身子顫抖,索性問道。

「嗯……」點頭。

「因為我不是人類?」

「不!不是。只是……我……不知道。就是……怕………」

此話,又牽動他的唇,提起笑容。攙扶她起身,進入帳內,看帳內早已鋪好的被褥,她羞紅了臉,與他踏上軟墊時馬上就腿軟了,如沒有他扶住,她可能早就昏倒。蒼月慢慢將她放到墊上,托起她的下巴,滿意看著那兩朵紅雲。

「我終於等到妳了。」

「咦?」

又是個擁抱,但力道比之前……緊……

「一直……看著妳,這天終於等到了。」

還未反應,突然有個溫暖輕覆蓋唇瓣,等她意識到時,早已看見那雙發亮的眼睛和迷人的笑容。

他,剛才……

「如不要,今晚我絕不碰妳。」

「咦!」

「我說到做到。」

……認真的眼睛,他是說真的,但是……摸上自己的唇,感覺自己猛烈的心跳……

「不。」

「什麼?」微愣。

「你不能,今晚是……今晚是我倆的……初夜,對我來說極為特別。對不起,我只是……只是有點緊張……」

看他微愣的眼神,也知道自己的聲音和身體在發抖,但是今晚她不能退縮。

「我並不討厭……你碰我,只不過……我很怕……」

風鈴又再度響起,他捧起低頭的臉。蝕紅可以感覺到他的氣息,還有……一種讓人臉紅心跳的味道……

他的唇又再度覆蓋,但這次……不如前一個只是輕柔的碰觸,他壓她的後頸,敲開口,深深企圖將她的空氣一併吸出。

……好……奇怪的感覺。腦裡已經一片空白了,只知道……有一種悸動莫名的感覺。

放開她,讓彼此呼吸空氣,瞧到那雙通紅的臉,心裡有說不出的踏實。手向下,慢慢拉開她的衣物,解開衣帶,一層一層將那件單衣退去,她現在就好像……一朵正在盛開的花。

留下她最後的浴衣,瞧她羞怯低著頭,高興微笑,並將退去的衣物移到一旁,手再度撫摸她的頰,將她慢慢躺在身下,從上這麼看她,藉由月光,他想將她看清楚。蝕紅感覺自己的心從未有過的激烈,那張凜冷臉上的笑容,還有那雙充滿魔性的眼,她不自主提起手摸上那臉龐,讓蒼月順時瞪大眼,但卻又馬上拉開高興的弧度。

解開自己的髮帶,銀白的髮就此垂下,解開胸前的扣,讓她也能好好看著他。再低首給了吻,趁時退去衣物,並解開她的浴衣。突如其來的涼意,她嚇壞了。

「那……那個……」

「看著我,只要看著我就好。」

「大……大人……」

「說了,喚我名。」

「……蒼……蒼月……」

「要停嗎?」

一愣,要嗎?但是……但是……

她迅速環上他的頸,羞紅了臉。

「不要,只求你……溫柔點……」

風鈴聲聲作響,兩人的心跟著鈴聲音悄悄打著小鼓。他的唇和掌,滑過、摸過她每吋肌膚,深怕會錯過任何一處。原本壓抑的聲吟,最後索性放開。原本的痛處,在他那體貼溫柔下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浪潮。肌膚炙熱相合的同時,也相交彼此的心,她可以深深感覺到他……眼裡所想說的一切……

 

懷裡抱著疲憊的人,已經能聽到小小的鼾聲,感覺呼吸規律起伏,他將她更往懷裡抱,聞著她的氣味。

終於……她終於來到身邊了,他的……

 

……月……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