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、山氣

當晚,在大殿中,宗堅與悸勢火同坐,葵坐於一旁,坤一和杏葉坐在小妹身後,所以她……正面對父親,第一次如此長的時間中與父親正面面對。悸勢火臉上掛著燦爛無比的笑容,但是宗堅臉上卻是佈滿憤怒和一種狐疑的表情。

看眼前這位……不曾面對過的……女兒,雖然神不是選了長子或長女,是選了……次女,他本應該要高興才是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他就是沒理由的不甘心!

「請問……父親大人……」

「犬神選妳為新娘。」

「什麼?」

第一句話竟是這樣的話!葵也相對很吃驚,但是坤一和杏葉則是與悸勢火一樣,滿臉高興不已的裂嘴笑。

她看著父親,望向狐神大人,這是怎麼回事?

「蝕紅。」

「悸勢火大人?」

「恭喜妳。」

「恭喜?」

「這次的旱災,妳可清楚?」

「清楚,要獻新娘給犬神。」

「而妳,就是犬神指定的新娘。」

……什……麼……

「我是……」

「對。」

「……犬神的……新娘?」

「嗯。」

傻了,呆了,什麼都不知道了,她……是獻給犬神的……祭品……

「不!」

葵上前抱緊抱女兒,不要,怎麼會是這孩子,她不要!

「葵,這是沒辦法的事!」宗堅大吼。

「不要!你很高興吧?視為眼中釘的女兒就要獻給神了,要成為祭品了,你很高興吧!」

宗堅愣住,這是……妻子第一次這般對他吼叫、反抗他。

瞧母親如雨般的淚落在身上,她緩緩抱緊母親,安慰著……

「娘,如果這樣可以讓犬神息怒,我願意。」

「什麼!孩子,妳中邪了嗎?」

「娘……」

「不許,娘不准,娘絕不答應!」

「葵!」

「宗堅!我不會退讓!我絕不會讓我的孩子成為祭品,聽到沒?『我的』孩子!」

「不許妳胡鬧!」

「我胡鬧?那你呢!你憑什麼說我胡鬧?」

「這是不得已的事!難不成要別人的孩子成為祭品?」

「我不管!」

「妳!」

看夫妻倆吵架,坤一和杏葉瞪大眼睛,因為他們長這麼大,是第一次看母親向父親頂嘴,還破口大罵,而身為狐神的悸勢火沒有阻止,因為他現在只顧著在扇子後方大笑。葵成長不少了,而宗堅呢……還是一樣沒長進。

等笑夠後,祂才介於兩夫妻之間,擺擺手。

「好了,你們先喘口氣。」

「大人!祢怎能還這般冷靜?」

「葵,相信我,蝕紅被選上是好事。」

「大人!」

「相信我。」

看著狐神大人的眼睛,那雙……很清澈的眼睛……

看著孩子,她的孩子……她緊抱後放聲大哭。

「很好,明天開始準備,五天後出嫁。」

宗堅說完就頭也不回離開大殿,留下他們幾人。瞧父親離去,坤一和杏葉趕緊上前高興擁抱她。

「恭喜妳蝕紅!」

「姊姊……」

「對呀!這真是……太好啦!」

「兄長……」

「太好了,我們的小妹要出嫁了!」

「而且嫁給神明!」

葵呆住,看身為兄姊的坤一和杏葉不停又抱又親,坤一還將蝕紅拋向空中,這是怎麼回事?為何他們兩人這麼高興?妹妹就要當作祭品獻給神了,為何還笑的出來?

「葵。」

「悸勢火大人……」

「相信我,蝕紅這次一去,對她而言……是幸福的。」

「這是……什麼意思?」

「這天我盼了好久,蝕紅的出世,我和他等了千百年。」

「大人,您說什麼?」

「相信我,蝕紅……會幸福的……」

五天後,一個晴朗的天氣中,村子敲敲打打,奏著音樂,正在慶祝。

稻荷神社今天有新娘要出嫁到天犬神社,人們都在手舞足蹈,慶祝災害就要結束了。

葵和杏葉在房中替新娘裝扮,但是真的很奇怪,悸勢火吩咐過,不用穿正統的白無后,只要穿上正式的巫女十二單,意思性帶上白冠帽就好,不需化妝,只要乾乾淨淨就行,好像是因為犬神不喜歡氣味過重的味道。

坤一在外準備嫁妝,聽悸勢火的指示,除了神酒外,就是一缸味曾、小點心,還有女子的衣物和鏡台而已,坤一再加了一些給小妹的神器、刀劍、弓、還有巫女裝束,以及幾個薰香和香爐外,就沒了。

杏葉替她帶上冠帽,與母親一起觀看,很滿意笑了。葵上前,淚水不由得再次飆落。

「……妳真漂亮。」

「娘……」

「過去後……如有什麼委屈……可以回來……」

「嗯。」

「記得有空……稍封信回來……」

「嗯。」

「……嗚……要記住……娘還有哥哥姊姊都是站在妳這邊的,知道嗎?」

「知道。」

「娘還是……娘還是捨不得妳……」

再次緊抱女兒大哭,杏葉也上前給小妹擁抱,三人就這般相互擁抱、安慰,直到門外傳來坤一的聲音,三人才離開房間。

敲鑼聲,歡呼聲,她看著眼前的花車,還有在花車旁的兄長和父親,以及左右身邊的母親和姐姐,心裡……不知是什麼感受?

來到車前,她抬頭看看父親,微笑,但父親依舊沒有對她笑,但是沒關係了,她還是向父親行禮。

「爹,我走了,請您保重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兄長,我走了,要想我喔。」

「一定。」

「姊姊,我走了,我也會祈禱有一天能見到姊夫。」

「是是是,等那天來了再說。」

「娘,我走了,請您好好保重身體。」

「嗯,娘會想妳。」

「我也會想娘。」

轉頭,看著神社門前,狐神悸勢火正對她高興微笑,用笑容送她上路,她也回應淡淡的笑容,然後坐上車,前往山上的天犬神社。

 

路上,感覺車子滾在土上的顛簸、晃動,周圍的群鳥和蟲聲,更顯得這裡有多安靜。

……對……很安靜……

安靜到……像是戰場後的死寂一樣……

「咦?」

臉上,突然滑下兩道溫熱的東西,趕緊壓抑住,並抹去。

『原來……我還會哭啊……』

原以為自己不會哭,沒想到卻破功,等會兒可不能讓犬神看她這般哭哭啼啼的模樣,怪罪下來,連累村子和稻荷神社,可就不好了。稍為輕輕掀開簾子,他們已經通過山底下的第一個鳥居,現在正在上山中,並且已經進入稍暗的森林。過了一陣子,感覺到車子停下,然後聽到人們快速逃跑的聲音。

……已經……到了……

稍掀開簾子,沒錯,他們已經通過山腰上的第二個鳥居,現在就是等了。

……但是……等什麼呢?

沒多久,在原本的寂靜中,她聽到兩旁出現娑娑聲,車外……有東西……

「請問是稻荷神社的蝕紅小姐嗎?」

這聲音……怎麼像是小男孩的聲音?

她伸手拉開前方的簾子,看到一個身穿虎袖和服的小男童出現在眼前,而周圍……不知何時已聚滿狗群。

「請問是蝕紅小姐嗎?」男童再問。

「……是……是的。」

「小的喚名虎丸,是犬神大人的侍童,奉大人之命前來迎接。」

「你是……犬神大人的侍童?但是你是隻貓不是?」

虎丸吃驚,這小姐眼真尖啊!看來以後會很好玩了。

稍為打量她,有點能理解主子的堅持。她乾乾淨淨,身上一點妝都沒有,因為主子不是很喜歡那種味道,有別於其他小姐出嫁的樣子。

「是,您說的不錯,小的是貓,但我的確是犬神大人的侍童。先不多說,我等要上路了,請小姐坐好,再忍忍。」

虎丸放下簾子,她感覺車子又再前進,膝上握著扇子的手更加緊握,心在砰砰跳。

犬神大人是長什麼模樣?是個怎樣的神?只聽悸勢火說過,他是個陰陽怪氣,需要耐心去理解的人,這麼模糊,叫她怎麼想啊?

聽外面的聲音,森林的聲音……

……突然……想起小時候,與兄姊一起唱的歌……

 

樹蔭下,風戲小草花。

清河中,魚兒鑽泥沙。

天上的神啊!

地上的神啊!

感謝祢賜予陽光。

感恩祢賜予月亮。

感謝祢賜予微風。

感恩祢賜予天雨。

四季、四季,您的使者穿越十二氣。

握緊雙手滿腹收成,獻給您。

獻祭給您……

獻祭給您……

 

「獻祭給您……」

嘴裡不自主唱著,還有鹹鹹的東西流入口中,她哽咽,趕快將淚水擦乾,想冷靜下來,不能讓犬神看到她哭紅的眼,但是……卻停不了……

聲音,虎丸在外面不小心聽到了,鼻頭也跟著酸酸的,但還是忍住,繼續向神社前進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