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、祭

一年年過去了,從小女孩成長到少女,再脫離少女準備進入女人的年紀。她今早還是例行以往的工作,但是……有點不太一樣了,雖然每日工作沒變,但是近幾日卻要每天祭祀上天。因為近幾個月以來都沒下過什麼雨,井和河也快乾枯了,對上天的祈禱也沒得到回應。地上乾裂的土地和枯黃的草,以及了無生氣的凋花,內心好難受。

神殿內,宗堅拿著筮竹占卜,但是不管怎麼做,卜出的卦都是一個樣。

「悸勢火!這是怎麼一回事?」

宗堅大吼,他終於忍不住了,自從旱季記開始,他每日占卜,但是占出的結果都是一個樣,到現在還是沒變。而狐神悸勢火就此現身,懶洋洋搧著扇子,不耐煩回答。

「就是這麼回事,要蒼天下雨,就要這麼做。」

「但是獻上稻荷神社的子女給天犬!是什麼意思?」

「我們狐神是掌管穀物,犬神雖也一樣,但是沒有犬神的扶持,我們狐神也無法在天地間拿到平衡,因為犬神是連接龍神和蒼天的使者,同時也是守護的神明。想要請天下雨,當然要讓犬神到龍神到打聲招呼,是我們請求他人,獻祭有何不對?」

「但是獻上子女的意思是什麼?」

「宗堅,你還真是遲鈍啊,山上不是有個天犬神社,選個人去那擔任神主或是巫女就好啦!」

「但……但是……」

這不就是獻上新娘給神明的意思嗎!獻上他們稻荷神社的子女?不就是他的孩子!

山上那間神社,只有人們在上山時才會去參拜,平時就很少有人去,而且日久沒整修,不知情形,原以為早已沒有神住在那,但聽悸勢火這般說,不就表示那還有神明,而且他們都沒去參拜!所以惹犬神生氣了!

但就算如此,他不能就這麼獻上貢品!

「有沒有別的辦法?」

「嗯……我之前已經去拜訪過了,但是對方沒回應,所以……應該就是……沒有。」

「沒有!」

「唉,那地方真是舊的可以,但也沒辦法,因為很少人去參拜,香油錢和貢品也不夠,那傢伙的個性也很怪,陰陽怪氣,也不知這次旱災持續這麼久,是不是祂再也忍不住,生氣了,所以沒有去拜訪龍神。」

悸勢火劃開扇子,唇在扇後偷笑,看到宗堅那咬到舌頭的表情,祂痛快極了。其實也不全是犬神的關係,這次是老天說要停幾個月的雨,祂也沒辦法,但是趁火打劫正好符合祂好玩的個性。

之後,宗堅迅速著急人馬,向人們說明蒼天和「稻荷神」的啟示,但是他不希望這樣做,所以帶大家上山,先祭拜天犬神社,說明來歷,保證往後會來參拜、獻貢,並開始整修有點老舊、破爛的神社。將要修、要換、要捕的做好,重新將神社入口和神社前後左右四方的鳥居補修好,重新刷上朱紅的顏色,為了就是讓在這的犬神息怒。

 

踏、踏、踏……

侍童匆匆忙忙進入主子的書房,讓正在執筆的人放下手中的筆。

「主主主……主子,人類突然來修理神社了!」

他們所在的宅院,是處在神社後方的結界中,前面的神社只是象徵,所以他才沒有理會。但是……人類突然上山來到他這間神社,想必是那隻臭狐狸加油添醋,不知說了什麼亂七八糟的事,悸勢火的嘴可以用雞蛋換牛,用廉價的破衣換好幾斤的米,還讓人有賺到的感覺,並且無法回嘴,就這樣被牽著鼻子走。

可是想想……

『……或許……是時候了。』

就看在悸勢火「好心」的份上,他就接受吧。

走到窗邊招招手,幾隻蝴蝶飛到面前,他說了幾句話後,蝴蝶就飛向空中,沒多久就看不見蹤影。

「虎丸,去準備。」

「準備?是指……」

「嗯。」

「是!」

他高興跳起來,馬上去打理。太好了,這裡以後就不會只有他囉!

 

幾天過去,天空一點回應都沒有,人們再次在空地上架起神壇祭天,希望蒼天能聽到他們的祈望。

他們兄妹三人看人們和父親在那祈禱,也看著天空,祈禱上天給點烏雲。

「哥哥,聽悸勢火大人說,這次的旱災不全是惹惱犬神的關係,不是嗎?」

「呵呵呵……杏葉,我知,妳知,但是父親不知,所以……」看著那方已經成長的小妹,他微笑,「所以我們就相信悸勢火大人,畢竟這是一個機會。」

「說的是。唉,以後要寂寞了。」

「但是想到往後……是不有點開心呢?」

「嗯!」點頭。

看小妹雙手合掌,努力祈禱的樣子,兩人不由得抿唇一笑。

又過了幾天,天空還是一點回應都沒有。晚上是比早上涼些,但仍舊一滴烏雲都沒有。宗堅看著悸勢火,祂還是在那扇著扇子納涼,還說叫他們等暗示。

「我們還在等什麼?」

「宗堅,不要急,我說過這傢伙陰陽怪氣,你急也沒用。」

一陣風搖動火光,悸勢火察覺到神殿大門的動靜,詭異的微笑就此露出。宗堅也察覺到了,他也看向門口,周圍突然起霧,兩人看到一隻褐犬和一隻虎斑紋的小貓出現在門口,等霧散去時,門口正坐一個身穿正式褐黃色束裝的男人和一位雙袖虎紋的小童。

「我們是犬神大人的使者。」

男人開口了,一雙藍色的瞳孔盯著宗堅,正在燭光下散發陰冷的氣壓。然後一旁的小童起身來到他面前,恭敬遞上一卷卷軸後,退回男子身邊。

「條件,無法更換。」

「什麼?」宗堅震驚。

「貴神社必須獻上新娘,吾等的主子是這麼說的。」

天雷打在宗堅的腦中,並轉向悸勢火求救,祂笑了笑,劃開扇子意思性地說道。

「整修神社,獻上貢品和神酒,這……不夠嗎?」

「很抱歉,悸勢火大人,主子說不行,主子說要獻上『真正』的貢品才行,那間神社長久沒有神主和巫女,所以主子才這般堅持。很抱歉,吾等只是遵照主子的意思前來。」

「這樣的話……抱歉宗堅,我也沒辦法了。」

「大人!」

「總之就是如此。神主大人,卷軸內有主子指定的人選,請盡快準備,吾等告退。」

「等……等等!」

但已經來不及了,那兩位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門口。

「祢怎能答應!」

「宗堅,現在除了這樣別無他法了,不是嗎?還是你要繼續讓人們等天下雨?」

「我不會讓我的孩子……讓坤一和杏葉去那間神社!」

這回答,悸勢火一點都不意外,因為他……打從一開始就沒正式瞧過……

「你是不是忘了什麼?」

「什麼?」

「你的孩子只有坤一和杏葉二人而已嗎?」

悸勢火的話點醒了他,對呀!還有一人,但是……要將那骯髒的忌子送給神當祭品,不會反而惹神明大怒嗎?

祂早看穿宗堅眼裡的話,但是不表態。

「宗堅,先看看卷軸內寫什麼,剛才使者也說了,上面有犬神指定的人。」

啊!差點忘了,如祭品是神明指定,如過神選了他的兩個孩子……

他打開卷軸,裡面是非常清晰,帶有威嚴和一點魄力的字體,但卻感到一種無法言語的舒服。第一行寫著良辰吉日,而第二行則是……

「什、什麼!」

……新娘的提示。

悸勢火不管呆掉的宗堅,接過卷軸觀看,提起微笑。

上面的新娘提示,只寫了……

 

……月蝕之紅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