宵月六、落陽下

山裡的寺廟遠比他們想像的破舊還要好些,是有點舊,有點破,可卻充滿溫暖,而鋼牙不敢置信他們竟然這麼容易就進來了!

然後……那方,將千夜寶貝似地抱在懷中的人,臉上與剛才相比,與那嚴肅恨怒的人相比,他們是同一人嗎?因為此人的笑容真是陽光、親切,還有點……可愛!

鋼牙等人,好像覺得某處有什麼東西碎裂了。

「沒想到,真沒想到,若其他人知道了,肯定會嚇死。」

眾人看向殺生丸,依舊一臉不悅,但是卻像是了解般,任由自己的女人在……他人懷裡。

「大哥,你身上有四魂之玉,對不對?」

「嗯?喔,這個啊!」

銀牙從懷裡拿出那半圓形的碎片,眾人又是一大訝異。他將碎片交給千夜,然後又看見千夜手筆直遞給殺生丸,只見殺生丸靜默幾秒後,靜靜接過,與懷中的玉融合後收入懷中。

「妳交給他?」銀牙挑起眉,竊笑。

「這樣才好。」

「算了算了,大哥又不能說什麼。」

「不過……大哥的味道,真的好懷念喔。」

千夜將銀牙的雙掌撫上自己的臉頰,滿足地笑著,而銀牙也笑著,像是看到當年的娃娃。

「妳怎會記得,不要忘了對妳而言那是上一世,而且當時妳還是個娃娃呢。一個令人又愛又恨的小妖怪。」

那時是出雲之弟,御守,帶太羅剛逃亡不久,也是他和他第一次抱太羅的時候,太羅拉了他的臉,拉扯那人的頭髮,也是他和那人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被依靠,並想守護一切事物的感覺,第一次有如此強烈的感覺。

「記得喲,雖然還小,但是記得。而且……雖然模糊,但是我看到了。加上御守義父的日記,出雲義父的畫,我是真的見到了你們,透過那些感受你們。」

其實當時她有問過出雲義父和另外兩位兄長,關於御守義父等人的事,但是對於御守義父身旁的兩位……得到的消息確是少之又少,她曾經抱著「他們會想見她」而來的見她的想法,但是沒有,也試過去尋找,但是消息也是少之又少,像是刻意被隱瞞,她曾經嚮往……一家人能團聚。

「鮮紅的紙鶴。」

「嗯!」銀牙知道千夜在說什麼。

「我很寶貝珍藏著,上面有你們的味道,我每次都貪婪透過紙鶴看你們,聽你們的聲音。」千夜把玩銀牙的手掌,那模樣就像一個小妹妹在向大哥撒嬌,「嘻,有時候還會被殺生丸唸呢!」

殺生丸仍靜靜什麼話都沒說。

「但是要知足,雖然見不著,卻能透過紙鶴想念,所以要知足。」

千夜抬頭眼微瞇地對銀牙笑,笑得可愛,有點……令人心痛,而銀牙看了看千夜後,對上殺生丸。

「想必這點也很令你頭痛,對吧?」他感覺得出來。

但殺生丸只是輕哼一聲。

「噗!哈哈哈哈……小乖,搞不懂妳,他有何好?」

臉小紅了一下,而殺生丸只是小皺眉而已。

「別害羞,沒什麼好害羞的。而且……小乖,妳應該要貪心點。貪心有什麼不好,妳有時應該要貪心點。相信大哥的話,因為大哥是過來人。」

看銀牙眼中的痛,想必他也曾失去一些東西。

「雖然如此,但我還是要問,這冰塊冷冷地,有啥好?」

「大……」

「說真格地,比起殺生丸,我更覺得翡翠或烏鴉少主要來得適合妳。」

「大哥!」千夜錯愕。

他眼中的柔光充滿不捨和寵溺,銀牙更加抱緊千夜,似乎想將過去曾失去的一切補償回來。

「但是比起翡翠,烏鴉少主可能更加適合妳。」他抬眸,像是沒看到殺生丸的怒容,「為何不選他們?就我所知他們都愛妳,極深如『他』一樣。」

他?這個「他」是誰?

「而且更令我放心。一是因為,我們與御守、出雲等人,雖然不是很解妳爹那邊的事情,卻還是略知一二幾點要事,二是烏鴉少主來自妳爹的故鄉,是妳爹的摯友之子,相信對妳爹的事情也比我們清楚。我相信長時間相處,妳一定可以從中重新找到一位,但是妳這個小傻蛋,到死都……唉!」

「……我就是傻啊……」

銀牙會心一笑,並也將傻笑的小妹更加抱進懷裡,說真的,要不是知道他倆是兄妹,兩人眼中都無男女情感,真會以為他們是一對。但聽到剛才的話,怎麼銀牙一直提到太羅的父親?

黃昏的光線射進屋內,銀牙望向晚霞,像是感嘆什麼,思考什麼。

「你們留下幾天吧。太……千夜,小乖,我有幾個人想介紹給妳,還有些事想請妳幫忙。」

「嗯?」

「還要再過些時候,而且……我可能還會考慮到族裡幫忙一陣子。」看向鋼牙。

「真的嗎?前輩!」剛牙高興跳起來。

「所以這幾天好好伺候我,搞不好我會改變主意。」

噗通!

千夜的心臟突然激烈跳動一下。

噗通!噗通!

心臟……還有體內的真氣……

……怎麼……會是今天……

原本自顧說話的銀牙發現懷中的小人兒不對勁,還有她混亂的妖氣和真氣,昏黃已下西邊天,黑暗席捲而來的同時,一股力量突然從千夜體內爆發,大到把大家都稍微彈開!

「啊啊啊啊啊!——————

每個人的雙瞳中,都填滿那美麗地……青籃……

千夜,正被青籃的火焰包圍燃燒。

「怎麼會!」

銀牙驚愕,猛抬頭看天上才明瞭。

「今天是滿月!該死,怎會選今天的滿月!」

然後一個白色身影奮不顧身衝進藍燄中,奮然抱住她。

「冷靜下來!」

千夜痛苦從眼縫中見到殺生丸的臉,努力忽視身體的疼痛,但是……

殺生丸見狀,他轟地釋放自己的妖氣,眾人都看到銀白慢慢包圍了青籃,一點一點壓制火焰。

「後面廚房有水缸還有池水,去把水裝滿。快!」

銀牙也沒閒著,對其他人下達命令。

「是!」鋼牙等人和犬夜叉飛去後面。

「巫女!」

「我嗎?」阿籬一愣。

「她行囊裡應該有特殊的筆墨,去找。」

「好!」阿籬開始翻千夜的行李。

「殺生丸,抱到後面。」

殺生丸事不遲疑,一把抱起千夜就往後面衝。他明白,銀牙與自己一樣很明白千夜這種情況,所以他一點都不懷疑。但是今晚怎麼好像比較嚴重。

後面明亮的廚房中,水缸已經裝滿水,但是殺生丸才將千夜放下入水中時,藍色火焰突然又爆發,千夜哀嚎尖叫著,全身像要撕裂,還可望更加……更加刺激的東西。

「怎麼……」

殺生丸那悶了,而其他人則是不清楚狀況在旁窮緊張。然後殺生丸注意到水缸的水,他一手壓抑,一手捧起水,還從中聞到一股腥味。他瞠大眼,憤然瞪向銀牙,同時明白今晚為何這麼激烈,銀牙也才意會到是怎麼回事,他怎麼能忘,雖然對他沒影響。

「籬,淨化水。」

「啊……啊?」阿籬一愣一愣。

「水不乾淨,快!」今天不能由他淨化,會越來越糟。

一聽,阿籬馬上將手放進水裡開始淨化,隨著水的淨化,藍燄又慢慢被壓下,現在只看到千夜痛苦不適,冷汗直流。殺生丸用念力一把將珊瑚手中的書盒抓來,裡面飄出一枝筆和硯台,他筆沾上硯台,筆馬上就吸滿黑墨,然後大家驚愕看殺生丸卷起袖子在水缸上,周圍地面,畫上看不懂的咒文。

「退出去。」

阿籬聽話與其他人一同退到咒文外,見到殺生丸雙手結印,陣行突然發出光芒。

「啊啊!——————

他們都感覺到千夜衝上來的妖氣,還有那逐漸妖化的模樣。

奇怪?

千夜已經失去絕大多數的體力,她癱在水缸裡,周圍因掙扎而濕了一片,但是體內亂竄的氣息卻沒平復。

「……好痛……」

可惡,她流失太多真氣了。

「讓開殺生丸!讓我來!只剩那辦法了!」

只見銀牙脫掉上衣,露出健壯的身體,才要踏進去,卻被殺生丸一個掌風打出去。

「你!現在不是吃醋的時候!」

銀牙氣死了!但是見到殺生丸心痛的表情,他愣住。

殺生丸看著千夜,牙關一咬,很慶幸小玲不在這裡。然後大家都見到他拉開衣襟,露出頸項。

「過來!」

千夜虛軟無力看著他,咬牙搖頭。

「不……」

「不要胡鬧!」

「……不……要……」

「那妳在家鄉是怎麼過的!在這裡又是怎麼熬的?」

「……兩個堂兄……大伯公和爺爺……然後每次滿月……以防……萬一……」她喘了幾口氣,「先找樹木池塘……」

夠了!再聽下去他準會殺人!

「寧願要妳堂兄和兄長,就是不要我?」

等等?這是什麼曖昧的話,跟現在的情況有點不搭吧!

「除非不得已,不然今後只能要我的!」殺生丸靠近她,半命令的吼。

千夜愕然看著他,眼淚感動流下來,她好像越來越愛哭了。

「妳兄長說得對,妳應該要貪心點。」

「你……」

「過來!」不許再跟他辯!

千夜齒咬著唇,感動的淚水停不下來。殺生丸傾下身,當阿籬他們還在想這是什麼情況時,只見千夜張開嘴,看到銳利的尖牙,然後是……

刺痛從頸上化開,殺生丸無視,只顧單手結印,手一伸,地上的咒文慢慢發出詭異青光。但是其他人不同銀牙的冷靜,他們錯愕看千夜一口咬上殺生丸的頸項,吸他的血!

腥甜瀰漫在嘴裡,慢慢滿足餵飽她的慾望,眼角的淚不停滑落,她忍不住環上擁抱自己的男人。

「補天之石,日月雙目,天開地令,黃泉陰門,照天青!」

刺眼的亮光照射廚房每個角落,颶風瘋狂旋轉,吹襲燭火,櫥櫃搖晃,大家抓緊各個梁柱,以免被吹走。正當大家感受到手腳麻木時,突然一瞬間,風停了,廚房陷入一片漆黑,結束了。

彌勒趕緊點燃燭火,然後大家才看見殺生丸攙扶水缸中虛軟的千夜,她喘著大氣,疲憊地凝視殺生丸,而從殺生丸的頸項上還流下一道鮮紅。

「殺生丸大人!」邪見驚呼。

「閉嘴!」

「是……是……」

殺生丸才不管邪見,他只顧從缸裡抱起千夜,心裡只想讓她躺下休息,而且還沒結束。

在銀牙帶領下,殺生丸將千夜抱進某一房間,銀牙已經快速鋪好被褥。

「籬,妳們替她換件衣服,寬鬆點。」

才說完就關上門,只剩阿籬和珊瑚陪千夜,兩人傻傻對看,換衣服?她們懂,但是……寬鬆點……

阿籬翻了翻千夜的行囊,看到一件可換的「衣服」,但是……

殺生丸只說寬鬆點,對吧?

「好了。」

珊瑚打開房門,大家看到阿籬正替千夜擦頭,而千夜身上只穿了……浴衣。

「你說寬鬆點,千夜行李中只剩這件了,其他都是……」巫女衣和戰鬥時穿的鬥衣。

這點殺生丸當然知道。他凝視千夜,她靠在阿籬身上,好像很平靜。

「嗯……」

千夜聲吟了一聲,殺生丸見狀!

「籬,退出來。」

「咦?」阿籬頓時莫名其妙,連擦髮的手都停下了。

「快。」

殺生丸令道,阿籬才慢慢放下千夜,退到大夥身邊,然後見到殺生丸突然在千夜周圍設下一圈結界。

「怎麼了?是不是千夜還會怎樣?」阿籬擔心極了。

「是沒結束,但結界不是保護她的。」

殺生丸看了阿籬一眼,讓阿籬一驚,不是保護千夜,難道是……保護他們?

接下來,大家都瞠大眼看著……結界中的人。

禢上的人兒像貓似地伸了個懶腰,而在月光照射下,那對毛茸茸的耳朵和蓬鬆從浴衣下滑出的尾巴,還有那身銀白地色澤和琥珀雙瞳,千夜她像是在月光下閃耀銀白的光芒。

她懶懶地打了個呵欠,浴衣滑下而露出雙肩,豐滿胸乳若隱若現,粉嫩大腿也露出在衣襬下,不知是因為月光還是那甜甜微笑的關係,她整個人妖艷許多。

千夜的模樣,讓許多人都不自主地臉紅。

「嘖嘖……沒想到近看,才知道有多麼不得了。」

銀牙吶吶說道,他是有聽兄弟告訴他,小妹在這時的變化是多麼地……吸引人,但沒想到百聞不如一見,何止吸引人,簡直要人命。那模樣,相信只要是男人……不,可能連女人都會一起沉淪。

千夜又打了漂亮地呵欠,一臉可憐兮兮地看結界外的殺生丸。而他默默進入結界,但才進入,一瞬間就被拉下重重躺在地上,而千夜則是很妖嬈地跨坐在他身上,整個人伏在上低頭看他。

大夥在震驚的同時也都臉紅心地看接下去的變化,意外沒有人有要離開的打算。

「哈……啊……」千夜又打了個呵欠。

「該睡了。」殺生丸像哄小孩地說,一點都不在意現在曖昧的姿勢。

「不要!」千夜也讓人意外地像小孩耍賴似地搖頭,拒絕睡覺。

「休息。」殺生丸繼續哄小孩。

「不要!除非你陪我!」小孩談條件了。

「……」

「嘻嘻嘻……」

千夜高高興興從他身上下來,乖乖進被窩躺下,尾巴有一下沒一搖晃,她枕在被褥上凝視殺生丸坐起身,笑瞇瞇像在等待他陪她睡覺!然後只見殺生丸嘆口氣後坐到她身邊,千夜就像貓兒般窩過來,銀白的尾巴仍左右搖晃,而靠在殺生丸身邊的人而已經閉上眼睛,帶著滿足的微笑熟熟睡去。

好似過了段時候,確定千夜真的睡了,殺生丸才慢慢退離,與大夥在結界外凝視她。

「今晚滿月應該可以給她補充點元氣。不過殺生丸,真有你的,靠得那麼近都沒事,要知道現在她全身上下都散發一股魅人的氣味,一點點就讓人迷惑。」銀牙站到殺生丸身邊說道,而大家也才知道,結界不是保護千夜是保護他們的意思。

「這不乾淨。」殺生丸回一句有點不相關的話。

「是不乾淨。想知道?我去拿壺酒萊,慢慢說。其他人要嗎?」

大家搖頭,於是銀牙聳聳肩,拿了一壺很大壺的酒和少許杯子,靠著紙門坐,稍微看了看結界中熟睡了人兒,淺淺一笑。

「好似看到太羅小時候,真可愛。」

他喝了一口酒,再倒滿,順便倒了一杯放在殺生丸身邊。

「這座寺廟是罪惡之地,現在聞不到什麼血腥,是因為我很努力用我所知道的方式淨化,但是再努力還是只能維持這樣而已。」銀牙飲下一口酒,仰頭看了天上的滿月,「這裡曾是一間妓院,死過很多女人,除了老人外什麼女人都有。」

妓院!

「你們應該有經過前方的村子吧!知道那裡的事嗎?」

然後阿籬說千夜有說明過,聽到此,銀牙又淺淺一笑。

「原來真是她……」

他之前有從遠方看到一個戴著市女笠,看不到面容的巫女經過村子,雖然有種孰悉感,卻沒特別在意。

「在那出生的女孩,如果不是殺死,就是被當作妓女或是商品而養。養到某個年紀,就會在這寺廟裡接客,而這裡的和尚全是人口販子,是充滿污穢和血腥的。」

……在這女孩們生不如死,雛妓、虐待、販賣是習以為常的,在人類骯髒的循環下引來妖怪,也激起一個女人與妖怪定下約定,因此滅了寺廟,對村子下了詛咒。而他,當初只是好奇前來,但是徹底了解後,起了憐憫之心,於是間接找了陰陽師來處理,當然沒有曝光行蹤,可是詛咒太強,說要靠時間及等待時間來解決,所以他留了下來,繼續用自己知道的方式淨化,至少可以保持整座山不會變成邪惡的聚集地,也算是找到隱居的好場所。

「就這樣,沒什麼特別。」

銀牙又飲下酒,瞟了殺生丸一眼,他才給面子仰頭喝下,喝得很豪爽,然後又看看禢上的人。

「銀白的毛髮,真讓人不敢想像。」

「那個……千夜怎麼突然變成白髮,還有尾巴和耳朵,還這麼地……地……」

「對呀!我以前可沒看過太羅變成……成……」

大家看阿籬慌慌張張,犬夜叉結巴還臉紅。

愕愣看他們,銀牙輕笑,擺擺手。

「放心放心,今晚較特別,這種狀況並不常見,只有偶爾幾次。至於為什麼會這樣,嗯……有點複雜,主要原因是出在太羅的父親身上,太羅父親的族群是屬上古古老種族,而且太羅父親本身的身份好像也很複雜,詳細情形我也不清楚,只知道太羅的怪異體質除了是因為人氣和妖力的關係外,就是父親那裡的關係的……綜合。」

而在大家閒聊時,銀太不自主往床禢上看後一愣,因為禢上的千夜正用漂亮的眼睛凝視他,然後慢慢翹起妖艷的微笑,銀太心臟突然咚!一聲重重跳一下,見那嫣紅的唇瓣微開,他的眼睛看粉色小舌微微舔舐唇瓣,緩緩側躺的身軀,可見到飽滿的乳溝,再看白皙的大腿和蓬鬆慢慢搖擺的尾巴……銀太完全沒發現,他已經在慢慢接近結界……

「銀太!你在幹嘛?」

一股拉力忽然將他往後拉,銀太回神,向後看到鋼牙。

「鋼牙少主?我剛才……在做什麼?」

他完全沒意識發生什麼事?

鋼牙看前方正在怒瞪千夜的殺生丸,他又建了個結界,而結界中的人依舊嬌豔地微笑勾引著眾人。

到底怎麼回事?

然後見到殺生丸從千夜行囊中拿起小刀,在指尖上劃一刀,朱紅鮮血流出的同時,見到千夜瞪大興奮且妖異美麗地赤紅雙瞳。殺生丸進入結界將指遞到千夜面前,而千夜像是不敢置信,並帶著懷疑但還是艷麗的笑容,張開小嘴,伸出小舌,慢慢帶著引誘般舔食殺生丸的指,那畫面簡直讓人都快看不下去了。

然而,最後千夜含住殺生丸的指節,小手捧著他的大掌,笑容沒了,變成一張眉間緊皺眼眶泛紅的小臉,可憐兮兮的像吃奶般吸允殺生丸的指,殺生丸蹲下身,另一手捧著她的臉,拇指抹去淚光,但是千夜還是抽抽噎噎的邊流淚邊吸他的血,大家都糊塗了。

最後千夜還是躺下休息了,但是模樣已不如剛才妖艷,反而掛著淚,整個人縮起來,像極受傷的小動物。

銀牙看看微微發怒的殺生丸,有點尷尬地繼續解釋。

「呃……往往這個時候,她體內會有股慾望蠢蠢欲動,會特別想要……呃……作那個……只有夫妻間才能作的事,但是可能會把對方的氣或妖力當成食物全部吸光,如果壓抑不下或是無法紓解,就會非常痛苦,吸血只是紓緩慾望而已。」

愣愣愣,大夥還是愣在那裡,因為他們根本有聽沒有懂,感覺上就是發情,發情後會把對方當作糧食吃光,讓阿籬想到昆蟲界的母系社會,雌蟲會在交配後把雄蟲吃掉。

所以不管是誰過了結界,都只有死路一條!

「那個……殺生丸。」他回頭,見銀牙怪異看他。「你……為什麼待在結界中這麼久,都沒事?」

他沒有立即回話,看了千夜一眼,就退出結界。

「並非只有我。」

「啊?」

「因為……」他又看了千夜,很深很深地看著,頓時讓銀牙一震。

「還有翡翠,對吧?」

殺生丸沒回答,但他知道是,難道是因為他們本身就已經對小妹有欲望,所以……

「算了算了,不想了,我頭疼。」

最後,大家都各自休息了,只有殺生丸抱著懷中的人,久久無法和眼。

 

光,喚醒熟睡的人,一雙眼睜開,悠悠黃瞳看到側身背對他,整個人縮起來的身影,他稍為起身,正想伸出手將人翻過來時……

「不要碰我。」

……帶點鼻音的聲音發出,讓手停在空中。

「傷口……」

「……無礙。」

他回答完,就看到千夜抖動的身體。

「你先出去,我想靜靜。」

沒想到殺生丸一個用力將千夜翻過來,唇準確對上,深深又激狂的占有,並不顧她掙扎緊緊抱著她。由瘋狂到平靜,由平靜到溫柔,最後他離開她的唇,手抹去淚痕。

兩人相對,彼此都沒說話。殺生丸又側躺下,同時也將千夜抱入懷裡。

「妳還需要休息。」

千夜咬著下唇,重重往他懷裡鑽,漸漸殺生丸感覺到她放鬆的身體,低頭見著平靜睡容,才開始釋放自己的妖氣,更是緊擁她,平衡她續亂的氣息。

「嗯?」大廳中,銀牙奇怪抬頭。「這是……殺生丸的妖氣,表示小乖醒過了吧。」

「千夜醒了!」正在吃東西的阿籬頓然抬頭。

「別緊張,看樣子是又睡下了。每次過了這時候,她都需要用他人的氣息平衡體內的氣,還需要再睡些時候。」

以前都是翡翠幫小妹調息,從未讓青牙或其他人接手,說這是他的自私。現在回想起來,翡翠對小妹的私心,可能真是非常認真,所以他或許跟「他」一樣,無法原諒殺生丸。

『唉,殺生丸到後面,可有苦頭吃了。』

而且,雖然對小妹不好意思,他還是趕緊準備今晚的事,畢竟早早結束,對他……還有其他人,都好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