宵月五、詠今昔

找狼,就要問狼。

雖然不知道千夜要找什麼狼,但他們還是決定去找鋼牙,犬夜叉當然是百般不願,但是誰也沒管他。但也因為如此,犬夜叉一路上都在鬧彆扭。

走過幾個小村,經過小河,問了路人,大夥就一直跟著千夜和她手上的羅盤。

一直到……

「喔?狼的話,這附近倒是有個奇怪的傳聞。」

今天遇到一個樵夫,聽到他的話,不免讓千夜睜大興奮的眼睛。

「那裡原本有座寺廟,但自從沒有僧人後,常常傳來狼嚎聲,過了好幾百年都一樣,但是附近的村子卻沒傳出被襲擊的事。傳說那裡棲息一隻狼,灰色的狼。」樵夫指了指他方的某坐山林。

灰狼?

大夥都看到,在這瞬間千夜高興閃爍的眼睛。

「應該是妖怪吧!而且最近這裡也常有狼出沒。但奇怪的是都沒村子受傷,那些狼進入山裡,卻又退出,像是被趕出來似的。」

這夜,河旁的營火照亮每個人臉上疑惑的表情,也照亮現在千夜凝望遠山的背影。

「婁宿……」是她當初占卜在星相儀上看到星宿,西方……

眼看了看火旁的殺生丸,他閉著雙眼,手背拖著下顎。唉……他連休息都這麼好看作啥。但是啊……

此時殺生丸緩緩睜開眼睛,正巧對上她的眼,兩人相對看,他都沒有迴避的意思,反倒是千夜開始不好意思,因為殺生丸的眼睛,像是將她從裡到外都看光似的。

阿籬一雙眼左看右看,看到千夜臉紅,然後又看望遠山,看到殺生丸持續注視千夜的背影,然後也挑望那方的山。其實阿籬實在很佩服,雖然他們已經解開心結並相互說明心意,卻沒有像她想像中的愛侶一樣有濃情密意。雖沒有甜甜蜜蜜,卻有一層非常深沉且濃烈的氣息在他們之間流動,讓阿籬感到不可思議,雖然知道殺生丸這個大冰山是不會說什麼甜言蜜語,但是種種細微的關懷呵護,早已勝過那些。

阿籬在想的同時,也不由自主更往犬夜叉身邊靠上去,假睡的彌勒、珊瑚、七寶和邪見,都睜著一隻眼睛偷看,順便偷看殺生丸和千夜的情況,因為大家都感覺到,殺生丸對於這次旅行,不知為什麼有些許不滿和芥蒂。

當千夜回到殺生丸身邊,殺生丸很自動地解開妖鎧,並將外衣攤開,等千夜找到舒服的「床位」後,將外衣蓋上。千夜滿足嘆口氣,笑笑後安安穩穩睡去。等聽見千夜平穩的呼吸聲,殺生丸才舉起手,兩指抵在千夜的額上,開始每晚的「工作」,將自己的妖氣注入千夜體內,平衡她虛弱且不安定的妖氣。

「殺生丸,你要這樣持續到什麼時候?」阿籬終於忍不住問了,對於此事千夜不知道,殺生丸也不許他們說。

「再過一陣子,等到她的氣息和身體調養差不多為止。」

「沒想到千夜的體質這麼複雜。」

「好了阿籬,別囉唆,快去睡。」犬夜叉催促著。

「好啦。」

打開睡袋鑽進去,還是稍微看一下千夜,雖然現在很習慣看千夜每晚睡在殺生丸懷裡,很習慣看殺生丸注氣給千夜,但是……他們都知道,每晚都是殺生丸堅持千夜睡在他懷中,是為了調養千夜的氣息。

『該怎麼說殺生丸,明明是塊大寒冰,卻也有讓人不易察覺的細膩,這樣的人……真讓人摸不透。』

 

隔天,大夥就往那座山的方向前進,但是這一路上……

「田地都被糟蹋了。」彌勒看殘破的田,微微說道。

「好慘啊。」珊瑚環顧嘆道。

千夜看了看,犬夜叉也聞了聞,這是……野豬的氣味。

「犬夜叉,殺生丸,你們先使用人化之術。」

聽到此,殺生丸皺眉,犬夜叉全身僵硬。

「七寶和邪見,你們披上這些外衣。」千夜從行囊中拿出兩件大外衣,然後拿出一隻小巧可愛的木馬,口中念念有詞後拋出去,眼前馬上就出現一隻黑色高貴的駿馬,並在他們還在呆愣時將他們丟上馬。

「阿哞你先離開,不要讓人發現。」

阿哞叫了一聲後飛上天空,這高傲的四腳獸,除了殺生丸外就只聽從千夜的話。

然後千夜才發現已經跪在地上,化成人類,並氣喘吁吁狂冒汗的犬夜叉。

「沒用。」

殺生丸冷冷說著,犬夜叉瞪他一眼,連回嘴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走了一段路,大夥大致知道千夜的用意,這裡瀰漫一種壓迫,還有村人的眼神,像是不太歡迎他們。

「外人,為何經過這裡?」

路上,一個手持柺杖的老太婆擋住他們的去路。

「我們想前往那座山。」

千夜上前,指了山的方向,讓眼前的老人和其他人驚恐。

「是去……那座寺廟嗎?」老人懷疑地再問。

千夜點頭,又換來村人一陣喧嘩。

「巫女大人,聽我這老人的話,不要去。」

「為何?」

「有妖狼啊!」

然後沒想到,千夜微微一笑。

「在下就是為此而來。」

「除妖嗎?」老人眼中充滿閃爍。

「非也。」千夜當作沒看到老人眼中的失望。

「那就請回吧!」

「抱歉,辦不到。您老請讓路,不然……在下真不想對您動粗。」

看千夜如此堅定的眼睛,都不由自主讓開路,正當大家鬆口氣穿過老人和男子身邊時,一陣大風吹過,稍微吹起邪見和七寶的外衣,讓眼尖的年輕男子描到一眼。

「等一下,馬上的是何人?」

他口氣非常不好,或許是覺得一個男人的尊嚴竟被一個女人的氣勢壓下來。

「是舍弟。」千夜不慌不忙回應,但在外衣下的邪見七寶卻是狂流冷汗。

「拿下外衣。」

「恕我拒絕。」千夜馬上擋在邪見和七寶面前,並用眼神告知大家不要衝動。

「怎麼?有需要躲躲藏藏?」

千夜咬牙,看男子得意的眼神以及四周不懷好意的視線,或許只能放手一搏。

「在下兩個弟弟都是『畸兒』生得可怕,怕會嚇到各位,請包含。」

「畸兒?」男子很是懷疑,「理由吧,拿下衣服讓我們查看!巫女大人。」

「確定嗎?他們腫了雙眼、短手短腳,全身沒一處無變形。這樣還要看?」

眾人吞吞口水,連男子都有點怕怕,但還是逞強大吼。

「少囉嗦,拿下!」

千夜邪笑,手抓住外衣。「沒關係,沒事沒事,拿下看一看而已,只要『聽姊姊的話』,『乖乖』就好。」拿下外衣,周圍馬上傳來一陣驚呼,每個村人不是瞪大眼,就是臉色發白,還有些婦女險些昏倒,然後千夜又快速將外衣蓋回去,看向男子笑一笑。

「滿意了嗎?」

「滿……滿滿滿意了,你們可以走了。」

「多謝。」

眾人快速經過村子,從山丘上往下一看,阿籬才看清村中的一切,黑色的霧氣一點一點像棉絮般飄盪在村子中,其實一開始進村,她就有點不舒服的感覺,但怕是神經過敏,才沒說。

「阿籬,妳要多相信自己的感覺。」

回首,是見到千夜站在黑馬旁清淡的身影,她也瞧著村子,眼中盡是無奈。

「犬夜叉,這次進步很多,即使查覺也沒像以前般衝動。」

「哼!」犬夜叉只是哼一聲。

「千夜,那座村子是怎麼回事?」阿籬不安地問。

「……心魔。」

「心魔?」

「內心的黑暗,聚集到某一程度,就容易吸引低下的魔物,那座村子封閉的心靈,以及猜疑和不相信任的心,吸引了魔物。就算今日除去,沒多久會又聚集,怎麼淨化除魔都是除不盡的。」千夜無奈看著村子。嘆息,「其實我之前有經過這個村子,有為他們淨化過,但是不只遭他們無理對待,更吃驚的是才一晚而已,就又聚集那些雜魔,就算我有意幫他們淨化,但還是被拒絕,只能默默離開。不過看樣子,他們是不記得我了。」

「那剛才她們看到邪見和七寶,怎麼只是嚇到而已?」珊瑚好奇問了一下。

「因為他們看到的是畸兒啊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「珊瑚,千夜只是給他們下了咒罷了。」彌勒微笑解釋。

「咒?」

「就是讓他們看到,他們心中所想像的情景。」

人心是明鏡,反映出心中的幻境。

千夜無奈看底下被黑霧瀰漫的村子,其實她還沒說,這座村子有殺嬰情形,生下男孩就撫養,女孩就淹死,只會有時留下女孩撫養,所以村內男多女少,相信他們都應該感覺到村人看她們的眼神不對,之前她來時差點遇襲,但村子沒想到她會武功,兩三下就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。而且……那是個異域,其中有多少活人,又有多少……是死人。

仰頭,看見阿哞從天而降,馬上就湊上來撒嬌。

「好了,我們走吧。」

背後的一切,固然在意,卻無能為力,因為連村人都不知道,自己或是身邊的人,究竟是生人還是亡靈。

「千夜,村子的屍臭味這麼重,那些死屍依然過著活人的生活,妳都不管,一點都不像妳。」犬夜叉小聲地在千夜耳邊說。

「管過了,我有要那些活著的村人跟我走,但他們不要,還要我不要多管閒事,所以為了以防外人進入,我走時下了結界,已死之人出不來,外界妖魔進不去,其他人也進不去,只有有意離開之人,才能離開那個異域,那些被野豬賤踏的田地,全是幻覺,連氣味都是幻覺,而我們只有等了。」

「等?」

「一個將村子全然淨化的關鍵。」

而這個關鍵,與此次旅行有極大關係。

終於,遠遠地就看到山腳了,同時也已黃昏,四周可聞到狼與野豬的氣味,混著草,怪異地瀰漫在周圍。

「有水的聲音,應該有溪,我們就在溪邊休息吧。」

千夜才說完,就聽到一陣吼叫,還伴隨尖叫及熟悉的氣味,遠遠看到從山中一陣塵土飛揚,仔細一看,前面死命逃跑的……是白角和銀太,而後面追逐的是一大群野豬,同時鋼牙也在不停吃力擊退,而正直直向他們筆直而來。

「救命啊!」

白角和銀太更是加快腳步,不想成為豬腳下的亡狼。犬夜叉正想帶大家離開,沒想到卻看見千夜轉身,撒嬌似地微笑。

「各位,今晚吃烤全豬好不好。」

才說完,千夜就衝上去,跳過白角銀太,一腳重重打在最前頭的野豬頭上,踢碎牠的頭骨,野豬隨之倒地,鋼牙嚇一跳,其他人也嚇一跳,野豬們也嚇一跳。

看千夜冷笑站在黃昏下,黑髮印著紅光,那般氣勢和身段,簡直像極戰場上的猛獸,野豬們突然退卻,每個不停發抖,但卻有隻不甘示弱地衝出來,尖銳獠牙過來,眼看就要撞到千夜……

千夜擺好架式,在豬衝到面前的同時……

碰!頭骨頸椎碎裂,隨即伴上第一隻的後塵,而這一擊,只是一際手刀。鋼牙、白角和銀太,都張大快掉下來的嘴巴和瞪大快彈出的眼珠,邪見也差不多。

千夜看向豬群,像是問牠們還要打嗎?

果然,野豬們各個夾著尾巴哀嚎,轟也似地逃跑了。

「啊……妳……妳妳妳真是個怪物!」鋼牙大叫,他簡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。

「來,我請你吃晚餐。犬夜叉,你扛另一隻,今晚肉很多喔!」

他們又瞪大眼看千夜單手扛起巨大野豬,朝溪邊而去,眾人全呆然,除了殺生丸。

劈哩啪啦……

香噴噴的野豬肉在火上烤,大家都呆呆看千夜在旁處理另一頭豬,她光用一把匕首就切下豬頭,斷好腳筋,完整撥下豬皮,處理皮下脂肪,一張完美的豬皮就掛在枝上,說要賣錢,而一旁的大葉上是處理好的內臟骨頭,豬牙擺一邊,場面看起來就像是肉攤拍賣。看千夜輕輕鬆鬆,很是熟練地處理完第二隻豬,然後笑嘻嘻地從行囊裡拿出一個罐子,解了布包和密封蠟,接著拿著那些內臟到河邊清洗,又看千夜熟練地清洗內臟和腸子,阿籬都可以感覺到自己眼皮在跳。

沒多久,千夜回來後打開罐子,一陣甜鹹的醬汁味從罐中瀰漫出來,在旁有一個鐵壺,千夜將滾燙的水將臟器全部燙過,然後看到千夜將腸子外的內臟放進罐子,在將腸子切斷後放入,蓋上蓋子封蠟,包上布包,抬頭後才發現大家都在看她。

「怎麼了?」

大家相互對看,都快速搖頭,只剩千夜一人莫名其妙。

千夜洗了手,就抓起一串烤好的肉,滿足地咬一口。

「嗯,好吃,如果前面有碰到原野,我要獵兔子,兔毛比較好賣。」

還打獵!

不過……看一旁兩顆豬頭,大家只能在旁佩服地流冷汗。

「你們怎麼都不吃?是不是太膩了?」

呃……他們好像有點飽了。

「那我去抓點魚好了,還有剛才有聞到野菇的味道。」

還打魚!

這時阿籬才想起,她好像沒看過千夜抓魚,之前都是犬夜叉他們抓的。見千夜綁好衣袖,大膽脫下鞋襪,捲好袖褲後踏進溪裡,彎腰低頭看了看……

啪!一隻肥美的魚突然打到犬夜叉臉上,犬夜叉還沒破口大罵,臉馬上隨即又補上好幾條魚,只見千夜站在水中微笑。

「犬夜叉,魚你處理一下,我去剛才有聞到野菇的地方看看。」說完就飛走了。

只剩下大家,還有一地亂跳的魚,然後犬夜叉轉向一直不語的殺生丸。

「你不要告訴我,以前太羅就是這樣抓魚的。」

然後只瞧到殺生丸神祕地淺笑。

「難怪每次魚乾都特別多!」以前到月散里玩,如果是吃魚料理,就會全部都是魚,回家後又是一堆魚乾,那時他就在想,太羅姊姊有這麼愛吃魚嗎?原來是每次都抓太多了。

犬夜叉說的不錯,太羅只要抓起魚來,就像貓一樣有想拼命抓的慾望,往往注意到時才發現太多了,於是會分給家人和村人,以及做成魚乾當零嘴,有好一陣子,每當聽到太羅要去溪邊或湖邊時,月散里的各位都會狂冒冷汗。

不過……太羅喜歡魚也是事實就是了。

而且今晚……

殺生丸淺笑,一手拿起千夜剛才殺豬的匕首,對現在在碎碎念邊奮力處理魚的犬夜叉等男人叫道。

「犬夜叉。」

「啊?」犬夜叉抬起頭。

「讓開點。」

讓開?

或許兄弟間真有點心有連心,犬夜叉馬上要大家放下手中的活,同時殺生丸一甩衣袖,颳起一陣風,魚全都飛起飛到半空中,大家隨之仰頭,殺生丸手指握好刀……

刷!刷……

大家瞪大眼看犬夜叉面前,那塊阿籬鋪好的塑膠墊上,已經處理好的魚。

「好……好厲害啊!殺生丸大人。」邪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可是第一次看主子這樣的身手。

而其他只是呆然看殺生丸緩緩到河邊洗刀,然後回來把刀烤一下的身影,啞口無言。

最後還是阿籬先回神,要大家將魚架好烤熟。

突然殺生丸仰頭,看到千夜慢慢從天而降,抱個滿懷的是用外衣裝得滿滿地菇,一朵比一朵大上許多,而她就露出裡面無袖的鬥裝,滿是笑意,還得意舉起戰利品。

「你們看,我摘了好多喔!邪見、七寶,來幫忙洗一下。」

驚訝那像小山的香菇,難道千夜都沒發覺,食物好像太多了嗎!

火旁堆滿食物,千夜身上披著乾淨的外衣,因為她的外衣被拿來裝菇而弄髒了,洗後正在晾乾。鋼牙等人,犬夜叉等人,都看傻傻看著千夜,因為……說真的,千夜吃像不難看,還算挺秀氣的,但是卻吃得異常快,而且多,加上殺生丸好像知道般,只顧著看火,將烤好的食物一個接著一個給她。千夜拿起第三串香菇,咬下去後,才發覺大家又在看她。

「你們到底是怎麼了?」

大家又相互對看,都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「千夜,妳很餓嗎?」阿籬終於忍不住了。

「很餓。」她誠實回答。

「但是……妳也吃太多了吧!」

「之前失了太多元氣,所以要補回來。」

「就算要補也不是這種補法吧!」

「有時會這樣。」

「有時候?」

「還好現在只是吃,我曾經有連睡兩個星期還叫不醒的紀錄。」

千夜的體質真的很怪!

「對了,」吃掉最後一朵香菇,又抓起下一串豬肉,「鋼牙,我正好要找你。」

隨即大家才發現,今天最為安靜的鋼牙等三人,而鋼牙這時才回過神。

「找我做什麼?」

「先問,你為何進山?」吃完最後一口,又抓起魚。

「我……我是想讓一個族人回到族群罷了。」

「族人?狼囉?」阿籬也被挑起好奇心。

「不是普通的狼,他可是我們狼族中的傳奇,最近才得知他就隱居在山裡,所以想迎接他回族裡。」

「但是也被趕了好幾次。」銀太咬著豬肉,滿足地吃著。

「不管少主怎麼邀請,他都拒絕了,還差點跟少主打起來。」白角也拼命吃,像是怕食物被搶光。

「那你們怎麼會被豬追?」彌勒咬一口魚問著。

「其實,是那群豬自作主張想在山裡爭地盤,但每次都被打得落花流水,這次是我們運氣不好,剛好碰上牠們,以為是來助陣幫忙,就衝過來啦。但我看牠們是藉機出氣。」鋼牙解釋,自己也吃。

「而且數量也太多了,光憑少主是無法全身而退,牠們也很聰明。」白角接著回答,根本沒看到鋼牙都變臉了。

「那……那匹狼是誰啊?」阿籬趕快轉移話題問鋼牙。

「他是我們妖狼的傳奇人物……」大家都等待鋼牙的接下去的話,「一個曾經侍奉過陰陽師的忍者,一匹銀灰色的妖狼。」

眾人都沒注意到,正在吃東西的千夜突然停頓,而殺生丸則是斜眼看著她,眼睛注視著她眸中閃爍的變化。

「他是忍者,過去曾經侍奉過『深堂』陰陽世家的,大妖怪。」

聽到深堂,大夥才轉向千夜,也才瞧見到千夜認真且急迫的雙眸。

「他叫什麼名字?」

千夜淡淡的語氣中,卻像是充滿威嚇,讓鋼牙不盡頓了一下才回答。

「真正的名字我不知道,但是在這幾百年中,他與其他三個大妖怪被稱為『渾沌四天王』,並被妖們賦予了『日落之狼』的稱號,以及單一『朧』之名。」

瞪大的黑瞳,緩緩轉向遠方漆黑的山,她緊抓胸口,想撫平衣下的心跳。

「原來守門人是說真的。」

聽到千夜的喃喃自語,鋼牙才想起許久之前千夜說過,她受了邀請進入狼族聖地,見了五雷指的守門妖狼一面之事。

「妳去聖地找守門人,就是問他的事?」

「對。」

鋼牙還想再問,但殺生丸瞪過來,他奇蹟的不想問了。

晚上,殺生丸看頭枕在自己腿上,窩在自己身旁熟睡的千夜,又看了看遠處的山,下意識隔衣碰觸懷內的四魂之玉碎片,他有感覺,這次上山一定會有收穫,因為……碎片的鼓動,是這麼告訴他的。

 

營火邊,所有人都熟睡,除了某些男人只是假寐,做好守夜的工作。

嗯?

殺生丸因腿上的騷動而睜開眼睛,看到千夜皺著小臉,流著冷汗。

「為……什麼……」

為什麼?什麼為什麼?

「……不要走……」

在做惡夢嗎?

「千夜。」

殺生丸試圖喚醒她,但卻發現她好像流連在惡夢裡,整個人躁動不安,連其他人都被吵醒了。

「……大哥……」

大哥?除了殺生丸,其他人都嚇一跳,包括鋼牙,因為他沒想到這像怪物的女人,那麼令人敬畏且堅強的女人,在此刻竟然這麼脆弱不堪。

「醒醒!」

殺生丸終於忍不住大力搖晃她,千夜終於醒了,睜開眼見到殺生丸的琥珀雙瞳,神經一放鬆,眉頭一皺,眼淚就這麼掉下來,哽咽地哭了起來。而殺生丸只是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,柔柔地將她從地上抱入懷中,讓千夜在懷裡放聲大哭。

久久後,千夜因為哭累了,就這麼睡在殺生丸懷裡,很安心地睡著。他只是不停撫摸她的頭,她的髮,她的背,像是在哄孩子睡覺般,讓她安心入睡。他其實都知道,自從這段新旅程開始,每晚她都睡不安穩,原本就淺眠的她,變得更加警覺,像隻時時刻刻準備備戰上戰場的士兵。

「沒想到你也會有這種表情,還會哄女人。」

看過去,見到鋼牙有點訝異的雙眼。

「殺生丸,雖然跟你不熟,但是卻聽過你不少傳聞。包括你的過去,那些我怎麼想都不敢置信。」

論年紀,他跟犬夜叉差不多,論穩重,他自認比犬夜叉穩重,但是……眼前這麼男人,不管怎麼比,他就是相信自己比不過,有一種好像在看兄長的感覺,雖然他無兄弟,可就是有這種感覺。

「我不懂,像她那樣的傻女人,你怎會喜歡?」

霹啪!營火的聲音,像是在應和鋼牙,而犬夜叉則是意外靜靜坐在一旁沒出聲。

「你為何娶親?」

鋼牙一愣,他成婚的消息確實不是秘密,同時他也了解殺生丸的意思了。

「呵,各有所好,是嗎?」

但是……他不相信的是,是像殺生丸這樣的大妖怪,會如此多情專一。

「那匹狼,為何是那名字?」

「啊?」

鋼牙有點被殺生丸突然的問話嚇一跳,但看到殺生丸的眼睛,很奇怪,嘴巴就是不自主動起來。

「沒人知道他的名字,『朧』一字,是口耳相傳而來,就跟其他四天王一樣。」

鋼牙凝視火光,回想起那幕的黃昏。

「黃昏之狼,原先是從我們族裡傳出去的。因為……我們看到了,我看到了……」

在廣大原野上遍地妖怪屍體,一個……迎面紅黃黃昏,靜靜佇立的背影,銀灰的束髮上閃耀著黃昏。幼小的他凝視那人的背影,風吹起紅光的髮,芒草搖晃像是嘲笑,為什麼?他明明是勝利者,為什麼是這麼哀傷的背影?

在黑暗逐漸籠罩之際,他看到那人轉身,注視著他,但他卻知道,那匹狼是透過他在凝視什麼,他的視線是那麼朦朧且遙遠,接著黑暗降臨時,他就像融入黑暗,消失無影。

「事情就這樣啦。」

聽聞,殺生丸低頭看了趴臥在懷中的人,稍微斜躺下,讓她睡得更舒適。他不知千夜之前調查多少,也不知她聽聞多少,只希望如她所祈願的那般,見到想見的人。

風吹過每個人的髮絲,千夜佇立山腳下,凝視眼前黑濛的山路,她深呼吸,一腳踏進山的地域,向她的目標前進。

……躺在鐘樓上的身影,嗅到從風中傳來的氣味,他緩緩睜開眼睛,枕在腦後的雙手並無因此拿開,還懶洋洋躺在那,一點都不緊張,因為……他早已設好陷阱。

「真是學不乖啊!回不回族裡,對他們真有這麼重要嗎?」

不過這次好像有別人,有些氣味聞不到,不,淡淡地像水般清,奇怪?

「算了,反正沒多久就會打退堂鼓了。」

才說完,就聽到遠處的尖叫聲。

「唉,快快走,省了皮肉痛。」又閉上眼睛,毫不理會那些尖叫。

眾人……看樹上的兩條掛肉,白角銀太各一腳被圈住,倒掛在樹上,剛才他們採倒什麼,就這麼被吊起來,放下他兩後,身後又傳來七寶的叫聲,回頭是見到七寶趴哭叫在一個地洞口,雖然洞裡沒什麼,但還頗深地。

「鋼牙少主,這傢伙是不是存心不讓我們去找他啊。」銀太摸摸屁股,還在隱隱作痛呢!

而大家靜下來後才發現一件事,環看四周,不免流下冷汗,他們……正處在陷阱中。

阿籬緊緊抓著犬夜叉,有點害怕。

「怎麼找個人,像是打遊戲機。千夜,妳確定還要進去嗎?密密麻麻的,好像連走路的地方都沒有。」

但千夜凝視前方和周圍,突然翹起有意思和頑皮的笑容,不知為何,一股冷意竄上身。

「鋼牙,你已經闖過了,對吧?」千夜問。

「呃……對,但又全部不一樣了。」

「是嗎。阿籬七寶,你們坐上雲母,邪見待在阿哞上。」

「妳妳妳……妳要做什麼?」邪見連說話都有點發抖,已見過這女人的可怕,她現在還要發什麼瘋!

突然,千夜脫下外衣,又脫下上半身衣物後丟給阿籬,只露出鬥服,這時大家才看清楚,在那些衣物下隱藏的東西,暴露的雙肩手臂,以及豐滿若影若現的胸襟,都無法將目光從那些「東西」上移開,連殺生丸都嚇一跳,那些裝備她是何時穿上的?難道是……早上更衣的時候?千夜從樹後走出來時與以往一樣的穿著,所以連他都沒注意到。

千夜雙手護腕上插滿細針,腰上全是標,雙臂上也綁著小刀,將守天牙背在背上,她向前踏一步。

「還有什麼,闖關啊!」

她飛奔出去,一支標射到左上樹梢,突然周圍萬箭飛舞,拔下守生牙斬了箭,翻滾著地,一枝針射向樹洞,迅速一張張網撲過來,從腿上抽起匕首斬碎網子,跟隨迎面而來的是一根巨大樹幹,千夜閃過,在它盪回來時跳上它,但隨即從四面八方砸來石頭,用了離心力,以腳下樹幹為盾,擋下石頭,算好距離,一手切掉一邊繩索,四、三、二、一,跳開的同時切掉另一邊繩索,讓樹幹飛向遠住機關。

碰!

塵土飛揚,所有人……當然除了某位,都張大嘴巴,看站在遠處,黑髮隨風塵飛舞的身影。

千夜轉過來,露出調皮的微笑,然後看著山頂,那有個屋簷微微露出之處,就是她的終點。她可以感覺到心臟在興奮,還有血液在沸騰。

「嗯!」

原本懶洋洋躺在鐘樓上的身影頓然坐起身,剛才……

「不會吧,竟然能闖過第一關。」

有兩下子,但是後面就不好闖囉,就算能免強闖過第三第四,但是第五……別怪他沒事先警告,第五關的陷阱,很有可能會要了他們的命。

「希望他們能在太陽下山前離開。」

因為太陽下山後,這座山……會變成亡靈的宴會。

 

「我們必須盡快,絕對不能在山裡過夜,這山入夜後是妖魔鬼怪的聚集地。」

跟隨千夜的腳步,他們一直朝山上而行,而聽到此,大家都不敢怠慢。阿籬回頭看那些陷阱,冷汗又流下來。

『千夜真是厲害啊!但是怎麼覺得她好像很高興?』

對,千夜很興奮,連他們都可感覺到那亢奮的心,而千夜對闖陷阱好像樂在其中。

突然阿籬碰一聲,撞上犬夜叉的後背。

「怎麼啦?」

「前面……有不好的東西。」

犬夜叉嗅著空氣中的氣味,走在最前頭的千夜也停下腳注視前方的道路,然後伸出爪子才要踏上前,就被殺生丸一手擋在身後。

「到後面去。」

說完他就上前,千夜聽話退回其他人身邊,雙手一張,打開結界,而在結界打開的同時,阿籬和其他人才發現一件事,從一上山到現在,他們都沒有聞到殺生丸和千夜的氣味,與上次一樣,兩人身上都沒外衣,也沒施展消隱術,但是他們的氣味像是消失了。

「好厲害。」鋼牙不自主發抖起來,「竟然……能隱藏自己的氣息。」

犬夜叉耳邊聽鋼牙的讚嘆,眼凝視前方兩個身影,然後無語走到千夜身邊。

「千夜。」犬夜叉仍看著前面,像是在找尋什麼的殺生丸的背影。

「嗯?」她側首看他。

「教我吧!」

「什麼?」

「我要學會不依賴鐵碎牙,並在朔日時也要有戰鬥力,而不是只能坐以待斃。」他要學會使用自身的力量。

聽犬夜叉說完,不只夥伴們驚訝,連鋼牙都瞪大眼睛,因為那個犬夜叉,竟然會低頭向人討教。而千夜微笑,看曾經跟在身後跑的小弟弟,如今逐漸有了男人該有的模樣。

「還記得沙包嗎?現在將手打開,想像全身的血液都流到掌中。」

犬夜叉深吸一口氣,雙掌朝上,開始聚集掌上的血液,慢慢的,一點一點……

「記得紅色鐵碎牙的感覺嗎?現在用自己的身體記住,將自己當作鐵碎牙,回想當時的感覺。」千夜微笑,她用犬夜叉明白的方式教他,讓他更容易掌握自己的妖力。

突然,一股熱氣沖上來,犬夜叉驚訝看著雙掌上紅色的火焰,那是……自己的妖氣!

全部的人都驚訝,連殺生丸都回首,看到被火紅包圍的犬夜叉還有他眼中的認真,當他將視線回歸前方繼續找尋時,唇上浮現自己都沒察覺到的微笑。

「慢慢來犬夜叉,對,慢慢地。」

慢慢停下來的熱氣,犬夜叉驚愕看到面前,火紅色的結界。

「很好犬夜叉,只要繼續練習,你就能操控自如了。現在學會撐起它,鐵碎牙會教你。」

「鐵碎牙教我?」雖然不懂,但他還是學千夜剛才做的,張開雙手,像是頂住般,然後感覺到從腰上傳來的震動,又一股力量從鐵碎牙上浮出,一同與他架起結界,這種感覺好特別。

這時前方的殺生丸有動靜了,他伸出毒華爪,向某個樹叢鞭過去,同時千夜一同與犬夜叉一起架起結界,轟!一聲,空氣瀰漫一股詭異的黃色煙霧。

「煙霧……有毒!」珊瑚驚呼。

「什麼!」七寶跳起來。

「太過分了吧!」邪見也又叫又跳。

鋼牙也不敢置信,只不過是拒絕他們的邀請,有必要做得這麼絕嗎?

同時,原本躺在鐘樓上的人跳起來。

「那股妖氣……不會吧!」

會是他嗎?

不可能,有可能嗎?

如果是,那他是從哪裡得到消息的?

他很確定兩人沒有正式見過面,也無對戰過,而他只是遠處觀望,他應該查覺不到才對。還有從風中傳來的氣味,他們已破過第四關了,現在就是第五關!不簡單啊!

他的內心在掙扎,要去嗎?還是不管他?

但是……他是……

「煩啊!為什麼要是他!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瞬間,他消失在鐘樓上。

眾人都沉重凝視前面的路,再一小段,明明再一點就可以了,但是……

旁邊巨大的樹木,樹梢隨風搖擺,傳來娑娑聲,像是準備為他們送終。

殺生丸皺眉,千夜臉色也不好,她有聽聞他的固執,但沒想到這麼固執!

「犬夜叉,拔出鐵碎牙再架結界,阿籬妳也一起,大家都注意!」

殺生丸拔出爆碎牙,千夜拔出守天牙,同時朝前方的道路上丟出石子,瞬間,從四面八方而來的,是眾多彈藥箭矢和如雨地飛鏢,而且從氣味中可以很明顯聞出,主人根本不想隱瞞,那些上面全是劇毒!而且打掉後會自動再飛回來,斬一變二,斬二變四!都不能砍!

根本沒地方躲,它們就像雨般飛來,而且每個武器上都攀附重重的妖氣,可以透過結界感覺到沉重。

好厲害,這妖力搞不好只是對方力量的方九牛一毛,看前面在箭雨中揮舞刀氣,甩袖掌風的兩人,犬夜叉突然覺得自己好渺小,但是……就是因為如此,心裡才感覺到高興興奮。

突然,感覺到結界沉下來,殺生丸注意到了,他一個掌風揮開箭矢,擋在千夜面前。

「退下!」

又是這話,但是千夜注意到,犬夜叉和阿籬的結界已經快塌了。她狠心回到夥伴中,幫阿籬她們架結界。殺生丸仍在前方應戰,他知道操控這些武器的方式,也知道破解的方法,但是為了千夜,他不敢,這是由咒術操控的魁儡術,只要破了畫了咒的陣行就可以了,但是相對咒會反彈回去,給對方的殺傷力可不小,看大樹上某處不起眼,卻畫著奇異圖騰之處,內心在掙扎。

當殺生丸還在思考應對方式時,鼻尖傳來妖氣,一陣白色粉末從空而降,那些武器瞬間蝕化在空氣中。

阿籬和犬夜叉虛軟跌在地上喘氣,而殺生丸和千夜,以及其他人則是凝視前方。

天空落下一個身影,他佇立於大樹前,剛毅的背影使千夜緩緩瞠大雙眼,前方的他身著忍裝,一頭上束的灰髮,後飄盪細長銀灰馬尾,樹影搖晃在身上,讓他的身影像是融入影子中。

對方緩緩轉過身,他們見到一張嚴肅卻很耐看的面容,但卻充斥著不悅和憤怒。

「你們真是學不乖啊!我不想讓人打擾,安靜過生活,這樣小小的要求都不行嗎?」

終於見到傳說中的人物,鋼牙、白角和銀太,都忍不住興奮衝上前,因為之前見會面時都沒見到本人,只聽得到聲音而已。

「前輩,我們是真心希望您回族裡,現在族裡需要您的協助。」鋼牙真心說道。

「哦?我看你這個新任領導者已經足夠應付了,不需要我。」

「不!需要,尤其這一路走來,看到前輩的陷阱,更加感覺到我自身的不足。求你前輩,求您回族裡教導我,拜託你!」

「拜託你!」

「拜託你!」

鋼牙低頭拜託你!白角和銀太也低頭,不免讓他有點驚訝。但是驚訝歸驚訝……

「很抱歉,我還是想過隱居的生活。」

「前輩!」

「再來都一樣。」

「那您為和現身?」

「因為……你們找了幫手。」

鋼牙順著視線看過去,見到殺生丸冷然的面容。

「你們……認識?」鋼牙疑惑地問。

對方眉間微微一皺,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見面。

「不算是。但是……沒想到還是見到你了,我真希望永遠不要遇見你,殺生丸。」

殺生丸凝視他,他也用審視的眼光看他,不免在心中感嘆。

「離開吧!不要再插手。我不能讓你死在這裡,至少……不要死在我手上,不然我會內疚。」

「前輩,你到底在說什麼?」鋼牙一頭霧水。

「與你無關。但我慎重警告你,再繼續往前,我就不客氣了。」

他轉身,又看了殺生丸一眼,內心充滿疼痛,沒想到……逃到最後,還是碰上了。

「快離開吧!」

所有人,都沒發覺千夜臉上驚奇的變化,那是激動,是期待,是感動。

當忍者緩緩蹲下身子,準備快速跳離時……

「銀牙!」

瞠大眼的同時身子一頓!

其他人也一頓,鋼牙更是震驚。

聲音,是從衝到殺生丸身邊的千夜,發出的。

拳頭握在胸前,想撫平底下的心跳,她凝視前方緩緩站直的身影。

「我已經有好久……不曾聽到這個名字了。」

忍者轉過身,臉上好似有些微笑意,但是看到千夜時,他眼中明顯有閃過一道光,卻壓抑住。

「姑娘,我認識妳嗎?」

鋼牙頓時大悟,難道這是前輩的真名!

千夜緩緩離開殺生丸身邊,走過驚訝的三匹狼,來到忍者面前,眼角的淚終於隱忍不了。

「銀牙……」

好……虛幻的聲音,他低頭看此姑娘的眼淚,還有這張有時會夢到面容,他曾經幻想過,能從那小嘴裡聽到她柔柔叫喚他的聲音。

大掌緩緩撫摸上臉龐,像是要確定眼前不是幻影。而同時,大家都看到殺生丸皺著眉,緊握雙拳,像是在隱忍衝動,卻很意外地放任忍者與千夜含情脈脈地對望,以及觸碰千夜。

同時也在納悶千夜在想什麼啊!竟然在殺生丸面前公然與其他男人深情款款!

「不可能……」

他們突然聽到忍者的呢喃,他手指描繪千夜的臉龐,像是在看什麼寶貝。千夜雙手也撫摸上他的臉龐,第一次真實摸到對方,但是……突然……

「唉!呀呀呀呀呀……」

他們聽到忍者的慘叫!因為千夜的雙手正用力地捏著忍者的臉,還向外拉了拉,眾人傻眼。

忍者快速抓住千夜的雙手,將他們拉離自己的雙頰,他們都看到上面通紅一遍,可見千夜有多用力。

「妳!妳這小鬼是……怎麼……回事……」

原本憤怒的忍者突然睜大眼睛,語氣充滿不確定,尤其還看到千夜高興的笑容和淚水。

這樣……似曾相識的感覺,他突然一把將千夜抱進懷裡!

「對不起,姑娘,讓在下……越距一下,一下下就好。」

他曾經幻想能再抱抱她,親親她;曾幻想能在不問世事後看見她的笑容,聽到她叫喚他的聲音,但是……天從不人願,他的遺憾就是沒能在她還在世時勇敢去見她,只敢在遠處觀望,到現在連她的墓都不敢去。

「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」

他越抱越緊,像是要將她揉進懷裡。眾人看看那方,再看看這方的殺生丸竟然沒有動作,只是憤怒但默默允許他人抱千夜!奇怪!

正當大家想鼓起勇氣去搖醒殺生丸時,聽到了千夜的聲音……

「大哥……」

忍者一驚,這聲……的確是從懷裡傳來的。

「銀牙大哥……」

他震驚放開懷中的人,她在笑,的的確確在笑,在他懷裡笑。然後,他聞到她真實的氣味!

「大哥……是我,是我啊!」

忍者緩緩瞪大眼睛……

「太羅?」

他突然放開千夜,又仔細看,像在確定什麼,然後轉向殺生丸,又再看千夜,接著……

鏘!

爆碎牙適時抵住尖銳的匕首,大家都感覺到此人的憤怒。忍者腥紅的雙眼怒瞪殺生丸的金黃雙瞳,怎麼回事?

兩人抵觸跳開,殺生丸看遠處的人,瞥了手上的爆碎牙,感覺從手中傳來的麻痛,他有點訝異,更是高興,自從那次一面之緣,他就想……與此人交手。

「你竟敢……」忍者的聲音,是憤怒的顫抖。「我看錯你了!殺生丸!出雲教你陰陽術,不是讓你干涉三界!你有違師門,我要在此以前輩的身份教訓你!」

當他要再度衝上去宰了這個男人時,聽到那夢幻的聲音。

「大哥等一下!」

他停下手轉向她,哀痛看著千夜,看到千夜護在殺生丸面前,他就更想殺了這個臭小子。

「大哥,你聞聞看,你覺得我像是用還魂術甦醒的死屍嗎?請你仔細看清楚。」

不是嗎?真的不是?

但怎麼可能!

「銀牙大哥,你先靜靜聽我說,然後再對殺生丸問罪。拜託!」

努力平息胸口的怒火,他深呼吸,吐氣,渾然不自覺剛才自己強大的妖氣已經讓其他人癱軟在地,尤其是鋼牙等三人,更是見到前輩的強大和可怕之處,雖然只有一瞬間。

然後緩緩地,千夜說起始末,並在忍者逐漸明亮的眼中,見到了狂喜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