宵月四、朝露

紅霞已經染紅天邊,林中可看到一群人不停趕路,也擔心坐在四角獸上的夥伴。

千夜從今天早上開始就不太對勁,身體突然異常虛弱,還疲憊不堪。經由殺生丸細算,發現今晚是朔日,於是大夥趕緊找過夜的地方。但一路上沒有村子,所以要野宿,地點更不容許馬虎。

幸好,在眾多巨樹圍繞下,有個小凹處還有大樹根形成的洞,眼看天就要黑了,於是大家趕緊找柴火,趕在天夜之際升起營火。

在黑暗籠罩之時,犬夜叉變成人類的模樣,但是千夜,才剛要被殺生丸從阿哞身上抱下來時,身體一軟,整個人跌下來,幸好殺生丸接住她。大家擔心湧上前,只見殺生丸眉間緊皺,因為她緊抓著他,身體在顫抖。

「不……不要看……」

「……」他抱起她,不理會。

「……不要……拜託……」

殺生丸依舊不理,坐到營火旁就將她往懷裡壓。

突然,千夜尖叫一聲,大家看到從千夜頭上冒出的一對黑色狗耳朵。

大家全傻住,尤其是阿籬。

千夜在殺生丸懷中喘氣,汗水滾滾而下,但殺生丸依舊只是抱著她。等到她呼吸平順,千夜才沒事抬頭,雖然頭還有點昏,但已無大礙了。

「千……千夜?」

轉頭,看阿籬瞪著一雙大眼睛盯著她瞧,然後她才想到現在是坐在殺生丸懷裡回頭,見殺生丸盯著她,她馬上雙手遮住耳朵,臉頰瞬間紅起來。

「就叫你不要看嘛!」

但是千夜渾然不知,如此的舉動只會更讓人更想逗她。但是某人還沒動,阿籬就先衝上來。

「千夜,讓我看!」

「阿籬!」

「快嘛!不要這麼小氣。」

兩人開始追逐起來,其他人錯愕更是,因為千夜根本活蹦亂跳,一點都不像早上病奄奄的樣子,殺生丸也沒有特別阻止,就坐在樹下凝視而已。

最後,阿籬逮到千夜了。

「好嘛好嘛!千夜,讓我摸一下。」

「妳!」

「拜託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「嗯……」

終究,她敵不過阿籬的撒嬌攻勢,讓阿籬摸她的犬耳。就跟阿籬第一次遇到犬夜叉時一樣,她摸了又摸千夜毛絨絨,烏黑又柔軟的耳朵。

「摸夠了沒?很癢啦!」

「哈哈哈……好啦,我實在是太好奇了。」

「不理妳了,我要睡覺!」

「睡覺?」現在是什麼時候,就要睡了,不會太早了?

「對,睡覺。」再不睡就完了。

她往前走,看到殺生丸玩味的眼神,才發現她下意識往殺生丸的方向走去,暗腦自己的舉動。千夜抓著袖絝,齒憤憤咬著唇,可恨啊!

她迅速在殺生丸身邊打好地舖,咚!一聲側躺下去,背對他們,頭朝殺生丸的方向,將外衣蓋到只看到一隻耳朵。沒多久……

「呼……」

他們聽到千夜極小的呼吸聲,她睡著了?真快!

殺生丸斜眼凝視她的側顏,輕笑。

「呃……不好意思,殺生丸,千夜早上那樣,現在這樣,她真的沒事?」珊瑚不可思議地問了,只見殺生丸點頭。

「那就應該沒事了。好了,我們吃東西吧!」

阿籬從背包裡拿出食物,然後發現犬夜叉一直盯著千夜。

「犬夜叉,怎麼了嗎?」

「我記得……」

犬夜叉看向殺生丸,只見他提起小小的弧度,點頭。這下可讓犬夜叉整個人瞬間僵硬,然後噗!一聲笑出來。

「犬夜叉,你在笑什麼啊?」七寶吃著罐頭,奇怪看著像呆子的犬夜叉。

「你們等會就知道了。」

等會?

這時他們都看到千夜的耳朵突然動了一下,然後折起來,再打開,左右不停轉著,還蹭蹭身體,整個人縮起來,那模樣真像極一隻可愛的小狗。

天啊!太可愛了,阿籬忍不住拿起相機拍照。

「對了殺生丸,千夜她究竟在找誰啊?」阿籬突然想到他們旅行下來一直沒問的問題。

殺生丸看千夜一眼,再看向阿籬,好像在猶豫是否要回答。

「如果你不想……」

「兄長。」

「咦!」

沒想到他竟然回答了,但讓他們更訝異的是,千夜有哥哥?

不對,之前千夜好像有提過,是什麼時候,呃……想不起來,但是這也是說……

「是太羅的……」

「嗯。」

「但是太羅不是獨生女嗎?」

「無血緣關係。」

阿籬愣了一下,看了看千夜,嘆一口氣,他們果然還是不太認識千夜。

突然,殺生丸斜眼看了看一旁陰暗的森林,犬夜叉也突然抬起頭,一同往殺生丸所看的方向看去。

「犬夜叉。」殺生丸叫了一聲。

「嗯。」犬夜叉應了一聲。

只見犬夜叉站起來。

「怎麼了?」

「大家把東西收一收。」

因為看兩兄弟的眉間都緊皺,所以大家都開始收東西,然後只見殺生丸拍拍身旁的千夜,如果仔細看,會見到他的手指故意在千夜的耳根上滑動。阿籬原本說要殺生丸別吵她,但已經來不及了,千夜已經睜開眼睛。

「起風了。」

殺生丸只淡淡說了一句,然後他們看到千夜蹭蹭後頓然坐起,一臉睡眼惺忪樣,接著在大家錯愕的目光下,看她站起,搖搖晃晃到殺生丸面前,很自然地咚!坐在殺生丸的雙腿間,頭一靠就靠在胸膛上,蹭了一個舒服的位置,窩在殺生丸的毛皮中,很自然地「睡」在殺生丸丸懷裡!殺生丸也很自然拿過一旁的外衣蓋在兩人身上,還很細心將她包好。

看睡得香甜的千夜,還有……那雙不知何時消失的狗耳朵,大家傻眼。

「噗!」

轉過頭,犬夜叉又在笑。

「我看過,太羅以前有次變成那樣時,會下意識想找人撒嬌,尋找溫暖的窩。」

呆然,意思是殺生丸是「窩」?

但是阿籬已經不管了,拿起相機拍,以後洗給千夜,她絕對不知道現在這個畫面……

抬起眼,透過火光凝視樹下的兩人,殺生丸懷裡抱著她,像是在守護重要的事物,那雙眼,那般神情……

一陣狂風颳過,兄弟倆再度一同望向森林。

「大家躲進洞裡,不要出聲。」

犬夜叉突然說道,然後用石頭和泥土將火熄滅,也躦進大樹根行成的洞中,將鐵碎牙插入地表,行成結界。

「犬夜叉,殺生丸和千夜……」

「阿籬,就只有他們不用擔心。」

黑暗中借由月光,可看見殺生丸按住千夜的頭,更加抱緊她,阿籬見這有點詭異的畫面,這才發現到一件事,今天是朔日,是人類的犬夜叉竟然能使用鐵碎牙的妖力,形成結界,還有殺生丸的氣息……她竟然感覺不到殺生丸的妖氣,那件外衣不是消隱衣,為什麼她感覺不到。

咚!咚!

看地表震震跳起的石子,地正在搖晃,光下恍恍惚惚照映出一個巨大的身影,黑影彎下腰將頭探過來,大家都秉住呼吸,因為一隻巨大的鬼正在他們面前探頭探腦,鬼因鐵碎牙的結界看不到他們,但是殺生丸和千夜呢?當鬼轉向殺生丸時,他們只看到殺生丸更加抱緊千夜,整個身影像是融入黑暗的角落,鬼左看右看,好像沒看到,就咚!咚!咚!伴隨震震搖晃的大地離去。

確定大鬼走了後,大家才從結界中走出,重新生火,然後都一同看向殺生丸懷裡的千夜,她竟然還睡得這麼香!

「剛才那是……」阿籬看殺生丸,總覺得問他就對了。

而殺生丸凝視懷中的人兒,眼微瞇起來。

「他們在找她。」

「找千夜?因為四魂之玉?但是……」

「只要污染了她,就可。」

 

……我和四魂之玉算是另類的同化……

 

千夜之前說的,就是這個嗎?

「嗯……」

懷裡的人動了一下,整張臉蹭了蹭。

『好溫暖……好舒服……』

咦?不對啊!

千夜頓時清醒!

赫然抬起頭,就是見到殺生丸那雙金黃的眼眸,還有似笑非笑的笑臉。

她……她她她她她她……她什麼時候睡在他懷裡!?

回頭,見到大家揶揄的眼睛,再回首看殺生丸,體內溫度升高。

噗!千夜真該看看她現在的臉有多紅,都已經冒煙,可以煮開水了。

「你你你你你……」千夜看殺生丸你了半天還說不出第二個字。

「餓了嗎?」呵,她嚇呆了。

「我我我我我我我……」

「吃點東西再睡。」

「你你你你你……你說了那句話對不對!」

千夜大口喘氣,終於把話說出來了,而殺生丸淡笑,不否認。

「卑鄙!」

討厭!她早睡,就是不想變成這樣的狀況,沒想到還是逃不了!

以前旅行時每晚野宿,殺生丸都要太羅靠著他休息,靠著靠著就演變成要睡在他懷裡,剛開始她強烈反對,但是後果都是殺生丸擺臉色,然後她被拎起來,他只說句「起風了」,表示天冷,就把她丟在懷裡,包緊她後才滿意,久而久之身體有了自動反應,尤其是在她露出耳朵的朔日更是明顯!

咕嚕!

這個聲音……

千夜抓著殺生丸的衣服,額頭無力咚!一聲靠在他的胸膛上,大家都能看到千夜的手和耳朵都紅透了。

天啊,好丟臉,她不敢見人了。

「餓了?」殺生丸說。

「閉嘴……」

一干人,尤其是邪見,看他們兩人之間的對話還有互動,不知道該如何形容,那畫面很溫暖,也沒有不協調,但就是沒有什麼地方奇怪才覺得奇怪!

好不容易,千夜股起勇氣將臉離開殺生丸的懷中,才要離開他的懷抱,馬上就被拉回來。

「我要拿背包!」

「邪見。」

可憐的邪見,在殺生丸和千夜雙眼雷射下,將宛如千斤鼎的背包從阿哞身邊拖到千夜面前,再逃跑去。

看來殺生丸是不打算讓她離開了。千夜從背包中拿出兩盒便當,一盒遞給阿籬。

「你們吃飽了嗎?我忘了說我有便當,。」

阿籬上前接過便當,又愣愣退回其他人身邊,呆呆看千夜從背包中又拿出水和小刀。便當中是一些小巧的飯糰,大約兩口一個,還有滷小雞腿、蛋捲還有其他菜。

「我已經留了一盒在村子,所以大家盡量吃。」

千夜說完,便從竹筒中倒出水洗了手,稍微調了一下坐姿,捏一個飯糰給自己,再捏一個遞到殺生丸嘴邊,看他張口吃下,她才要繼續吃下一個時,才發現大家都在看她。

「怎麼了?為什麼不吃?」

奇怪,千夜難道都沒發覺她哪裡怪嗎?

阿籬愣呆地看千夜很盡到「飼主」的責任,在她一口,殺生丸一口的狀態下,分食食物,連肉都分成小塊,一口一點地分吃。然後想起他們離開村子前,炎特地替主子送來食物和一些用品時說的話。

「來,大哥準備的東西,要給主子的。」

「謝謝,沒想到森這麼用心。」阿籬接過。

「大哥就是這樣,才有辦法當總管。喔,對了,大哥還要我傳達一句話給阿籬姑娘你們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在旅行中,不管你們看到什麼,都不要吃驚,因為那是很自然的事。」

眼前的畫面……是這意思嗎?

看千夜前一時段嬌羞掙扎,後一段卻認命,還自己調了舒服的位子,豪不在意在其他人餵起殺生丸,而殺生丸也不在意地將食物吃進口,那畫面一點都不做作,好像本來就該如此,自然到讓他們感到訝異萬分。

夜深時,所有人都熟睡,只有殺生丸和犬夜叉守夜,犬夜叉凝視殺生丸懷中的千夜,想到當時大家的表情,噗!一聲忍不住笑出來。想當初他第一次看到太羅姊姊餵殺生丸吃東西時,也是一臉震驚,目瞪口呆的表情。

「怎麼?」

「沒有沒有,沒什麼。吶……接下來,我們就是跟著千夜走,就對了?」

「嗯。」

「千夜她……是要找他們兩個吧。」

「不。」

「不是?」不是那兩位嗎?

「不只。」

「難道還有其他?」

「嗯。」

「唉,不管是太羅還是千夜,好像從沒搞懂過她們。」犬夜叉一倒,成大字型躺在地上看天上的星。

殺生丸凝視懷裡的人,幫她蓋好外衣,不由自主靠上那烏黑的髮絲中。

其實,他不希望千夜去尋找他們,因為他知道,『他們』對『她』是抱著何種態度。

其實,他也知道自己在吃醋,但是也不會因此阻止。

因為他知道,這趟旅程對她是多麼重要。

放在懷中的四魂之玉,時時刻刻提醒他,等碎片收集完後,就是到抉擇的時候。

隔天上路,他們突然偏離了預定的道,只因為殺生丸幾句話。

「走。」殺生丸突然拉住千夜往另一條路走。

「去哪?」千夜一臉莫明其妙。

「神木村。」

「咦!」

「去見杖履大人。」

就這樣,他們來到了神木村,村民看到他們前來,都高興地迎接,好好款待這些貴賓。而在大家都把酒言歡時,殺生丸帶著千夜悄悄離開人群,來到神木底下。

「好久不見,看來……你倆遇到不少事。」

神木甚感高興的聲音,隨著枝葉的娑娑聲一道傳來。

「好久不見了,杖履大人。」千夜也微笑著。

「呵呵呵……看來妳身體好多了。」

「是的,托您的福。」

「不不不,是托妳身旁這位公子的福啊。」

千夜眼瞄向殺生丸,臉紅。

「哈哈哈……忌月巫女,真如傳聞中的可愛啊。那麼……想必這次來,是為了上次的事吧,西國的殺生丸。」

殺生丸上前,有禮貌性地向杖履行禮,連千夜都嚇一跳。但看到殺生丸如此認真的眼神,連她都不免嚴肅起來,但……

「請告訴我……『天玄』的一切。」

……殺生丸說出的話,讓她腦中滿是轟雷巨響。

「殺……殺生丸!」他回首,臉上的認真不變,「你怎麼……」

「妳沒發現到嗎?天玄的力量,簡直就像與天界所牽的聯繫。」

什麼……他要說什麼?

但千夜還未問出問題,就聽到杖履的嘆息。

「真不貴是西國的殺生丸,你何時察覺到的?」

「……很久以前,但是我不想管。」因為那對他而言根本不重要,但是現在……他願意走這趟麻煩事。

杖履又嘆一口氣,祂活了這麼久,看了那麼多,聽了那麼多,這事也憋在心裡好長一段時間了,就當是抱怨,發牢騷好了。

「也好,說出來也好。」

「杖履大人?」聽神木的口氣,千夜也開始緊張。

「現在你們聽好,老朽即將要說的事,可以算是一件天大的笑話……」

在很遙遠的從前,那時所有種族都存在同個空間中……

……天人……

……黃泉……

……妖……

……魔……

……還有……人間……

但是有一天,戰爭開始,而本性不願紛爭的天人主動退居於天上,或是沉睡在自然界中的某個角落,或是冷眼旁觀。黃泉經過考慮後退居於地下,對戰爭不聞不問,而妖與魔打到最後都玩膩了,不想玩了,都各自退到自己的地方,一場鬧劇就這樣結束……

於是,只剩下人間……

「那時人間簡直殘破不堪,人間的力量本來就是最弱的,經過這般折騰,早就快消失殆盡。於是各族主動給予協助修復,並建立法則,掌管好自己領域,逐漸形成你們現在這樣的世界。」

那時的渾沌與現在相比,簡直無法比擬。

但是時間慢慢去,最初退出戰爭的天界開始無聊了,想找點好玩的事來做做,於是聚集天上各個天人,給出自己一點點的力量,形成兩個力量,然後就這般拋下來,隨機選擇一男一女,不管是什麼種族,什麼人,亦或是妖或魔都無所謂,只要可以打發時間就好,祂們就在天上觀看被力量選擇的中選者會發生什麼事,作為無聊的娛樂。

「這……就是天玄的起源。如何?諷刺吧?」

殺生丸和千夜簡直不敢置信,這一切都只是……笑話!

「時間一直流逝,『天玄』的中選者不停換著一個又一個,不管男女,有人、魔、妖、精靈或仙,就連本是天人的都有可能。因為經過時間還有世界的洗禮兩個力量到最後好像有自我意識般,會自己尋找中選者,挑選一個又一個,一個國度又一個時空,它們早已脫離天人的控制,成了最為自然的一切。」

聽到最後,千夜都可以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騷動,看殺生丸的表情,相信他也聽出來了。

「森羅萬象……」

「沒錯。」仗履又嘆道。

咚一聲,千夜已經站不住腳,軟在地上。

森羅萬象,這就是天玄的最終本質,所以……當它失去平衡,或是被邪惡利用,整個世界會如何,祂不敢想像。

「天玄在過去中有幾次失控,讓各界都派出代表來維持平衡,也有幾次是被邪惡利用,差點毀了一切。雖然發生過這麼多事,漸漸地天玄好像找到了某種平衡點,中選者們在時間到時會相遇,不管是成為夥伴還是敵人。兩個力量自分為一陰一陽,相互達到某種平衡點,以防自己失控。」

就成了既定的模式,加上這最初是天人的過失,於是天界負起責任,當中選者逝世時,引導中選者到天界,由天界做最後的審判,回收天玄。雖說是回收,但其實不管幾次回收,製造多少結界,只要時間一到,天玄就會自動離開天界去尋找中選者。同時天界也發現,如果阻擋天玄,那有很多事就會斷了的線,全亂了步調。天界才發現,天玄已經完全融入世界,無法回收。

所以每當中選者逝世,天界暫時回收天玄,等時間到,就放任天玄離開,便成現在的輪迴……

但是……

「但是……在天玄之力的能力者當中,你們是第一對因為天玄之力而結合的人。」

兩人同時一驚,並望向神木,祂看起來好像在笑。

風輕輕吹拂著,殺生丸凝視跌坐在地的千夜,千夜也凝視他,然後臉紅地任他將她從地上抱起。

「我可以自己走。」討厭,大人在看嘿!

「……」無言代表她別無選擇。

殺生丸看羞紅不已躲在他懷中的人,又看向神木,禮貌行了禮,就抱著千夜回到屋中。

這一夜,宴客聲不斷,殺生丸也很意外地,與千夜一起陪神木喝了小酒。

同時千夜也向神木尋問,最近是否有狼的消息,一頭銀灰之狼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血姬
  • 有後序嗎?(*´∀`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