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梅

風……

草原……

整個人要飛起來,想隨擺盪的風一起瘋狂。

有點興奮,有點猶豫,有點害怕。

『王耀。』

她在門後看到高高坐在上位的「清廷」,還有周圍圍滿的大臣們。以及在下方,凜凜束立在那的是……

『臣在。』

『台灣就交給你處置。』

『是。』

她看到男人笑了,笑的很高興,非常高興。

 

「好痛!放開我,八婆!」

「哼,給我老實點,不要因為妳是小孩就得意忘形。要不是王耀大人,妳還能在這跟我大小聲嗎!」

一位宮中的老嬤嬤硬拉著一個小小的女孩走在長廊上,經過的官員還是宮女看到她都在竊竊笑著,好似正看一齣好戲,並自行在底下討論角色的是非。

好痛,手好痛,腳好痛,身體好痛,心……好痛……

「嘖嘖嘖,小小年紀就已經不乾不淨,不知道為什麼還要妳這個死小鬼。」

「胡說!我是清白的!」

「囉唆!」

啪!

一個巴掌就摑下來,狠狠打在已經脆弱不堪的心上。

「哼,才這麼點大就是隻騷狐狸。」

周圍,有笑聲。

為什麼要這樣說她?

她做錯了什麼?

為什麼要受到這種待遇?

恍恍惚惚中,聽不到任何聲音,世界猶如黑暗。

「進去。」

一震大力,她被拖進某個房間,光線頓時讓她睜不開眼。

「還不快跪下。」

又一大力,使她整個人跪趴在地上。

「住手!」

有魄力和充滿憤怒的聲音,吸引她慢慢提起頭,逆光中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快速擋住刺眼的光,然後下一秒是她整個人飛起來。

「沒事吧?」

是他!在大殿上的那個男人。

但是……這雙眼睛,竟然沒有像在大殿上的那般冰冷,是一雙好溫柔的眼睛。

男人細細查看,馬上就注意到嫩頰上的刺眼紅印。

瞬間,只是瞬間而已,溫柔從眼中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雙通紅的憤怒。

「來人!拖下去,本王不要再看到她。」

老嬤嬤一聽頓時白了臉,嚇的雙腿頓時攤在地上。

「大……大大大大人,饒命啊!」

「本王不需要碎嘴的人。要知道,從現在開始,她是本王的妹子。就憑妳一介奴才,敢動本王的人?不要命了。拖下去!」

侍衛正一人一邊,要拖老嬤嬤下去領死時……

「等等,放過她吧!」

男人看懷中的女娃,懷疑地挑起眉。

「妳確定?」

「嗯,我不喜歡見血。」她已經見太多血了。

好吧……雖然他有點不太願意。

「那打二十大板。還有傳御醫!」可惡,為什麼就是不能宰了!

侍衛們看大人怒氣已無處發洩,趕緊拖走跪在地上磕頭謝罪的人,然後碰!一聲將門關上。

終於清靜了。

「好,讓我好好看看妳。」

輕托起小女孩的臉龐,心疼看了頰,馬上來到一旁的洗臉架,讓小女孩坐在自己腿上,擰乾帕子。

「來,敷一下,等會兒就消腫了。」

她愣了愣,感覺到冰涼舒服緩解了疼痛。

「那個……我……」

「別急,咱們慢慢來。妳好,台灣。我是中國,王耀。從今天起咱們就是兄妹了。我是妳大哥,妳是我妹子。我啊,有個這麼可愛美麗的小妹,真是得來不易的幸福啊!」

「……兄妹?」傻住。

「快!叫聲哥哥來聽聽,不然王兄也可以。」

「……」還沒回神。

「嗯?灣兒,難道妳不喜歡我這個哥哥?」

「呃,不是……」

「那快,快叫啊?」

眨眨眼,看他期待的眼神,有股暖流慢慢湧現。

「哥哥。」

聽到這麼期待已久的聲音,他笑得更燦爛了,那笑容就跟在大殿上的笑容一樣,只不過更加耀眼。

中國將她緊緊抱在懷裡,寵溺蹭蹭臉。

「太好了,我差點就失去妳了。多虧施琅,不然就會失去妳這塊大寶。」

施琅?是那個帶兵的人!

「別怕,已經沒事了。」感覺到她突然緊繃。

「你也是……因為『我』,因為土地、位置、產物、還有軍力,所以才想要我嗎?」

中國一愣,但隨即也笑了。

「灣兒,妳可愛、漂亮,又勇敢堅強,所以大家都想要妳。我不否認妳說的我沒想過。但是『我』想要『妳』,只是因為妳的美麗。不管是這裡,還是這裡。」

王耀邊說,邊輕柔撫摸小巧的臉蛋,以及輕指小娃的胸前,感受在手指下輕輕顫抖的跳動。

「能得到妳,我很高興,很驕傲,很得意。」

福爾摩沙,葡萄牙當時對他曖昧的說著,那張嘴臉到現在他還恨的牙癢癢地。

「灣兒妳要變強,被欺負就要爬起來,讓大家知道妳不是好惹的。」

「變強?」

「對,要變強。」

「呵,變強,鄭氏大人們也常說呢,說不能示弱,就聯手對抗清廷時也一樣。但是……」她還是被拋棄了。

「灣兒……」

「哥哥,灣兒雖然小,但是日子緊密被放在各個豺狼虎豹間,灣兒看得太多了,雖不比哥哥多,但是夠了。」習慣了。

看她黯然的眼神,想到當時他和施琅看到鄭克塽投降時,在那身後,一臉平淡注視整個大局的小女娃。他當時就注意到了,那雙小眼中淡淡閃爍的光輝。

「灣兒,妳錯了。」

「嗯?」

「不要小看妳自己,妳很強的,很有淺力。變強,要強到能保護妳自己。不管如何,妳一定要相信一點,妳不孤單。」

「真的?」

「大哥不騙妳。」

「但是灣兒已經不乾淨,四分五裂了。」

「不,很乾淨,還變得非常豐富。妳的心要依舊乾淨,不要迷失自我。灣兒,做妳自己,只是自己。」

王耀緊抱懷裡小小的身子,他想保護她,無關領土,無關爭奪,只不過是……如此想罷了。

一六八三年,清將「施琅」率軍攻台。

「鄭克塽」向清朝投降,結束鄭氏三代二十三年的統治。

清朝剛開始治理時期,對台灣沒有強烈的領土野心。

清廷認為「台灣僅彈丸之地,得之無所加,不得無所損」,倒不如「徒其人而空其地」,因此有意放棄台灣,但因施琅力爭,才勉強將台灣併入大清版圖。

 

 

 

 

後記

這是好久……以前,國家擬人當紅時,有人托寫的,但是一直沒張貼,就遺忘在資料夾中,因為之前整理檔案時發現了,現在貼出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