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話  陰陽師

那天太羅回到家,發現村裡有股騷動,看見村人都圍在外面,原來是一位陰陽師來到此地,村長爺爺正在努力「招待」貴客。

「在下深堂出雲,現在正在旅行遊玩中,看到貴村如此和諧,希望能在此地打擾一陣子。」

村長臉上笑笑笑,內心卻相反,不想答應,因為怕他察覺太羅的事,但又不知該如何拒絕,正在煩惱時……

「您就答應吧,爺爺。」

「太羅!」竟然在這節骨眼時回來!

「很高興您喜歡這,但如果您願意留下來長住,我們會很榮幸。」

太羅微笑,陰陽師看看她,再看了村長一眼後,也微笑。

「哈……再看看吧!先得問村長的意見。」

「既然太羅都這麼說了……好吧,歡迎您。」

於是陰陽師在村長家中住下。

當晚,治明拿出她所釀的酒,開始迎接貴客。

「大人請,這是太羅所釀的,味道很好喔!」最好喝醉一點。

「嗯,確實美味。」嚐了一口,他驚喜極了。

他看一看太羅,突然問了一句,差點讓在場的人心跳停止。

「請問姑娘是半妖嗎?」

氣份瞬間僵硬。

「呃……大人,這個問題……」村長不停的冒汗。

「不要緊,爺爺。回大人,小的並非半妖。」

「抱歉,因為妳身上有人氣與妖氣,我以為是。」

「沒關係,您會這麼認為是很自然的。」

「我可以感覺到妳有某種特質,想不想學陰陽術?」不知怎麼,他喜歡這個小女孩。

「可以嗎?」太羅一驚!

「我是否有這個榮幸,請妳叫我一聲師父?」

「真是太感謝您了!」

沒想到她所期望的一天竟然到來了!

晚上,太羅寫了兩封給殺生丸的信,其中一封折成紙鶴,在上面施法,紙鶴便拍打翅膀,飛往殺生丸的所在之地。再來她拿出寒月,吹了幾個簡單的音,沒多久小狐昇吾就出現在她面前。

「昇吾,麻煩你把這封信放到竹簍上,然後明天,把在藤樹下等我的妖怪帶到那個樹洞去,他有……」

牠回應一聲後,消失在夜裡。

「謝謝。」

 

隔天,殺生丸按照平時的時間來到藤花池,他不明白太羅要他來有何用意,也不知道在樹叢後的小狐正用大大的眼睛觀察他,牠發現這妖怪符合太羅的描述,雖然全身上下充滿……呃,怒氣。

他站在樹下,仰看紫藤花,為何昨夜那封信會讓他感到有些失望?

腳下的拉動打斷了思考,低頭看,見一隻小狐狸拉著他,好像叫他跟牠走。

雖然半信半疑,但還是隨牠來到樹洞,發現洞裡有太羅的樂器和玩具箱,以及一個竹簍,竹簍上有一封屬名給自己的信。

『殺生丸,由於不能每天去見你,這竹簍裡全是我的書,你可以拿去看,而我每天會請昇吾送些東西去。』

看完信,他的嘴角揚起弧度,打開竹簍,的確都是太羅的書,同時也注意到在最角落的一個盒子,那是個再普通不過的盒子,也放在最不起眼的角落,但他卻注意到了,不是刻意,就是很自然看到,可他沒去拿,畢竟他沒有偷看別人東西的不良嗜好。

整個下午,他都待在這,靜靜看竹簍中的書。

從那天開始,殺生丸一早就會進森林,而昇吾每天都會替太羅為殺生丸帶來書與捲軸和一些點心。而現在送來的書,都是寫著陰陽術的東西,但他還是照看,可是他卻很在意最角落的那個木盒。

今天,鬥牙王又找不到殺生丸,他在房裡原地踏步,在旁的血姬與冥加也拿他沒辦法。冥加說兒子一早就去森林了,但是他究竟是去做什麼!?

今天,風很涼爽,因為太陽被厚厚的雲層遮蓋了。

殺生丸在樹下等了沒多久,就看見昇吾朝他跑來,可是牠的身上卻是一包又一包的東西。

「奇怪,這狐狸身小,怎能載比他大的東西?」

等牠來到面前才發現,原來那一包包的物品是放在一輛小車上,再由繩子綁在小狐身上。殺生丸解開繩子打開包巾,裡面有兩本書和一個捲軸以及一盒點心,他分了些點心給昇吾,牠吃完後竟然在他身旁睡著了。

牠竟然不怕牠了,只是盡力完成太羅所交代的事。想當初昇吾不敢與他貼太近,都離得遠遠地。

而當天晚上殺生丸在走廊上彈著風華,不遠處看見朝他飛來的紙鶴,鶴變成了信,上頭寫著太羅明天一早會到藤花池與他會面。

「我等妳。」

他很期待,非常非常期待。

 

 

在裕德村,出雲傳授太羅陰陽術,他很驚奇太羅的力量,也很佩服她的毅力和認真。他好喜歡這個小女孩,尤其是那雙眼睛,還有她專注地注視遠方時後的表情。

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好幾個月了,今晚太羅怯怯地向出雲請求,明日能不能休息一天。

「當然,這是應該的。」

「謝謝您。」

她興奮地立刻回房傳紙鶴給殺生丸,廰裡的三人,只有村長知道太羅為何這麼高興。

「太羅有這麼累嗎?只不過是休息一天就這麼高興。」治明非常不解。

「因為她明天可以去森林呀。」

「森林有什麼嗎?」出雲問。

「呵……有啊!」

只見村長笑的神秘,卻什麼也不說。

「她真是個好女孩。」出雲在自己與二人的酒杯中倒酒。

「是啊。」治明接過酒杯,「這孩子,不只把我的醫術和醫書學完看完了,自己也發現許多新的東西。」

「她有個好老師啊。」

「哈哈哈……彼此彼此。」

 

隔天一早,太羅做完早飯後就迫不及待地帶著糕點和昇吾朝藤花池飛去。

到達藤樹時,看見殺生丸早已在樹下等她,太羅很高興的向他跑去。

「好久不見。來,點心。」

「那陰陽師肯放妳出來。」

「師父說這是我應得的。」

「哼,是嗎。有件事要告訴妳,上次妳送來的毒草,有兩種毒藥配在一起,可以變成另一種處方。」

「真的!是什麼?」

那天,兩人就這樣一起過了愉快的一天。

但是相對,現在犬城中的氣氛又點複雜,犬大將撐著頭,眼直盯著下方森林看。這幾個星期殺生丸現在一早就會進森林,但每次回來都沒有比以前高興,可是今天卻不一樣,他心情比這幾個禮拜都來的好。

他一肚子的疑問。

嗯,身為父親該有的直覺,他兒子一定是去見了誰。

但是兒子什麼也不說。

不,跟他比,兒子比較像母親。

嗯,情有可原。

但是……

 

六個月過去,也到出雲離開的日子。

晚上,村民為他準備歡送會。而在宴會進行到一半時,太羅突然轉向出雲,問了一個問題,讓治明嚇到連酒都倒出來了都不知道。

「師父,您能留下嗎?」

出雲愣住,治明呆掉,村長訝異,但是眼前女孩臉上實在找不到任何開玩笑的意思。

這孩子才短短數月就把所有陰陽術學完了,而不可思議的是,其實他到處旅行是為了尋找某人,但當他第一次見到太羅時,就有種非常特別的感覺,像是在告訴他,該停下了。

也發現那天太羅從森林回來時,身上多了不同的妖氣,便知與她見面的是妖怪。雖然如此,但出雲並無阻止,因為她沒受到傷害,再加上太羅沒有那麼弱。

出雲一笑,蹲下摸上她的臉。

「我離開本家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。我原本是在陰陽寮,因為某些原因而出遠門旅行,現在也該回去向本家報告。」

「我知道了。」失望。

「不過。」

「咦!」

「我非常樂意留下,所以要回去向本家的人說明,也要卸下宮廷陰陽師的職位,再從本家選出替代我的人才行。」

太羅還有眾人感到非常驚喜。

「而且我也要回去收拾東西,還有……」

他在她耳邊小聲的說道。

「代我向妳的妖怪朋友說聲對不起,我霸佔妳那麼久。」

「您早就知道了!」

「不然怎麼做妳師父。」

「您真願意留下?」村長懷疑地再問。

「是的,敢請您和村民幫我找塊地搭建房子。」

「小事一件。」

「謝謝您。」

那晚,殺生丸收到太羅的紙鶴。

同時,鬥牙王邊看公文,邊想起當時兒子的反應,問一旁的妻子。

「血姬,妳想殺生丸每天去森林是去做什麼?」

「我怎麼會知道,倒是……」

「少爺好像有些改變。」冥加也加入討論。

「是改變很多。」笑著,對於兒子的改變,他感到高興。「還有他在研究醫術與陰陽術等等,不是很奇怪嗎?」

「那……老爺的意思是……」

「明天我要去跟蹤他,我再也忍不下去了。之前是想保有風度,但看來不管等多久,他都不會說。這次我要知道他進森林是去哪?做什麼?」

「可是殺生丸的鼻子很靈,你有辦法不讓他發現嗎?」血姬不是想潑他冷水,但是……

「當然有,是該把那件拿出來的時候。」

 

翌日,殺生丸如往常出門,卻不知蹤在身後的鬥牙王與冥加,原來他們身上披著一件施法的外衣,掩蓋他們的氣味。這件外衣是鬥牙王在某個洞穴中發現的,他覺得原本應該是屬於某位陰陽師的東西。

殺生丸來到藤花池,看見太羅早已坐在樹下等他。

「殺生丸,我們上次的處方效果還不錯,只是毒性還是太強了點。」

「可是再減少,藥效就會消失。」

「我想如果加了這個來輔助的話……」

而在樹叢後的父親,看到兒子要來見的人,竟然是個女孩,主僕當場傻住。

「原來這小子每天都來這約會啊!」

「老爺,您想太多了。」

冥加臉上多了三條線,他老爺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。

「嗯……不行,我們再調一次吧!我把用具帶來了。」

「為何要把東西全放在那棵樹裡?」

太羅愣住,沒想到殺生丸直接就問了。但是經過好久,殺生丸都沒聽到太羅的回答,只看到她緊皺的眉間。

「拿來。」算了,不要逼她。

「喔!好。」

看著看著,冥加覺得奇怪,雖然這樣的畫面已經夠怪了,但是總覺得好像還有什麼奇怪的地方。啊,是那個!

「老爺,這女孩好像是半妖耶。」

「不,不是,她身上雖然有妖氣與人氣,但不同於半妖。」

「什麼?老奴糊塗了。」他已經搞不清出情況。

但已經不等冥加搞清楚,因為下一幕,是更加不可思議的畫面。

「殺生丸。」

「嗯?」

「謝謝你。」

「為何道謝?」

「我很高興可以認識你。」

「傻瓜。」笑。

「嘻……對,我是傻瓜。」

主僕二人張大嘴,變成石頭。

「老爺!您看到了嗎?」

「嗯!」

「那女孩竟然可以讓少爺笑,她到底是何方神聖啊?」崇拜啊!

「很有趣,我們再觀察一陣子吧!」

太有趣了,那冷冰冰,對一切事物都不感興趣的兒子,竟然會對「她」感興趣!

抬頭看了看藤樹,也瞬間大悟。這個花香,是殺生丸每天回來時所沾上的氣味,原來是紫藤花啊!

藤花搖曳,經陽光灑落,花影印在樹下的兩人身上,和樂又和協,鬥牙王不盡愣了一下。

『那個女孩……或許……』

他笑了,是狡詐,是高興,是……期待。

「冥加,從明天開始,你每天偷跟殺生丸,把他與那女孩所做的事向我報告。」

 

看到太陽,會覺得燦爛。

看到飄雲,會覺得廣闊。

我像自由的風,穿越所有。

轉身,喜愛你臉上的迷人笑臉。

對我,勾起弧度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