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話  笑顏

翌日,太羅將竹簍和一些書搬進樹洞後來到藤花池,想趁殺生丸還沒來修練一下,便踏上水面舉起刀,當殺生丸到達時看見舞刀的她,這女孩又給他不少驚奇。而太羅見到他,放下揮舞的手。

「要不要跟我過兩招?」殺生丸問,但自己卻沒發覺自己在笑。

「怎麼敢呢,殿下。」

「要拒絕嗎?」

「為何要拒絕?我很樂意。」

他們來到較寬廣的地方,開始切磋,殺生丸發現……她不會比他弱,太羅也注意到……他很強。

興奮,是興奮嗎?是的!

他們都在笑,為什麼笑?已經沒人在乎了!

最後無分輸贏,是很痛快。

「除了父親外,沒有人可以讓我認真起來,妳是第一個。」

「好說。」

兩人不由得笑了,太羅看著正在笑的殺生丸,傻愣了一會。

「你笑起來比較好看喔。」

聽到太羅這麼說,殺生丸愣了一下,然後提起淺淺的弧度。

『從來沒有人可以……』讓他如此放鬆自在。

看那張笑臉,竟然如此舒服,以前為什麼沒有這種感覺?

 

今晚御德村的村長家中,治明大夫一家四口搬進了村長家,所以正熱鬧在慶祝。

但大家正高興吃喝時,太羅突然拿出一件衣物遞給村長。

「這是……」

只見她三指伏地,向村長行禮。

「感謝您這些年的養育,一件衣物不足報答您對我的養育之恩。」

全部的人都嚇一跳。

「哪的話,快起來!」

「真的謝謝您,爺爺。」

「妳說什麼?妳剛才叫我……」

「爺爺。」

「我沒聽錯,妳叫我爺爺!妳終於叫我爺爺,有妳這句話就夠了。」

村長抱住太羅,流下了高興的眼淚。

一旁的治明,還有他的妻子香代子,以及兒女日吉和小清,也同樣興奮大叫祝賀。

回抱村長的太羅,唇也在笑,一半是高興,一半……是只有她才知道的,心痛。

 

犬城。

鬥牙王與血姬又來到殺生丸的房間,當他們把門打開,看到令人驚奇的景象,殺生丸依舊在桌前看書,但臉上卻出現難得的笑容。

那是笑,是真的笑!

他早知道父親與母親大人會來,於是合起手中的書本。

「父親、母親,今天是來聽空宵嗎?」

「呃……對。」

殺生丸拿出琵琶,等二人坐下後開始撥起琴弦,從琵琶中傳出愉悅的聲音,夫妻倆臉上如往常,但心早就亂的不像話了。

『他是怎麼回事?不只開始對醫術感興趣,連彈琴吹笛的聲音都變了,連為母的我也搞不清楚。』

『……這小子是不是病啦?不然為何都不跟我說?我可是他父親耶!』

今天的夜晚有些雜亂,亂的不是只有心與疑惑,還有決心,有人在偷偷計畫某事,但………當時間到時,真有辦法不受影響,不會流下晶瑩的……

隔天,太羅帶了更多的書去池塘,現在她都會從家中帶書去樹洞的竹簍放著,不過今天她還帶了那箱玩具,因為有事拖得較晚,所以決定先去見殺生丸。

來到池塘,果然,他已經在樹下等她。

「對不起,我來晚了。」

「不礙事。」

看太羅滿頭大汗的樣子,可想而知她是很急的過來,同時他也注意到那個箱子。

「這是什麼?」

「這個啊。」

太羅打開,他看著箱子裡的東西,發現這些東西上都有氣。

「我平時都用他們來訓練氣與力量,你要不要試試?」

她把沙包放在他手裡,殺生丸看看她,開始丟,可能因為他是妖怪,所以不難,但當太羅與他玩起翻花繩時,他就輸了。看他那不知所措的表情,太羅忍不住笑出聲來,而殺生丸也無奈的看著她,但卻不感到生氣或憤怒。

這幾天他們都在這討論醫術,切磋武藝,殺生丸也會帶著樂器來這與太羅合音,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很反常,因為跟她在一起,很愉快,很自然。

自然到……從他們相遇到現在的一切,都是很自然而然的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夜裡,月亮特別的亮,天上也沒有雲,他沒點燈,而是直接打開門窗讓月光照射進來,鬥牙王與血姬今晚也來到這,見到父親與母親,他並不感到驚訝,因為這幾天兩人都會來。

「風華嗎?父親。」

「嗯,麻煩你了。」

夫妻倆聽悅耳的音色溶入月中,化在夜裡,內心都很清楚,他們的兒子果真不一樣了。

但是卻很納悶,殺生丸每天往森林去,回來時身上都有一股香味,為什麼?

等樂曲完畢,鬥牙王正打算以父親的身分逼問時,發現有東西朝這來,三人看見一隻紙鶴順著氣流飛進窗戶,接著停在殺生丸的手上,他感覺到太羅的氣。

鬥牙王與血姬注意到紙鶴上的氣味,也很在意這是誰傳來的,突然啪的一聲,紙鶴瞬間張開變成一封信。

紙上秀氣的字,正訴說一件令他感到不悅的事……

『殺生丸,對不起,村裡來了一位陰陽師,他會待在村裡一段時間教我陰陽術,可能有一陣子不能見面,但我會抽時間過去。還有,明天請你到藤花池一趟。』

眉間一緊,有股失望和怒氣突然竄出,但還是壓抑住。

鬥牙王看兒子瞬間變臉,雖然只有一下子,但是他們都看到在那一瞬間兒子臉上所出現的……不悅。

「是誰寫的?」

「沒什麼,您別在意。」

『怎麼可能不在意!』兩人已經快抓狂了。

看來今夜又不能得到答案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