宵月三、小草

營火旁,眾人圍一圈,但都不敢坐在殺生丸附近,尤其是刀刀齋和冥加,千夜將柴火丟進火中,靜靜凝視火燄,殺生丸還有大家就等她下步動作,因為千夜在笑,她看一眼一旁的守天牙,淡淡卻深沉的笑。

她究竟在笑什麼?

然後千夜起身來到殺生丸面前,在眾人錯愕下大膽地坐上殺生丸的大腿,雙臂緊緊攀上他。

「我現在要說的事,在我還有勇氣說之前,不要打斷我。」

「……嗯。」

雖然不知道她要做什麼,就是不尋常,他只能答應。只見千夜靠上他的胸膛,又加深了笑容。

「我在血姬夫人那說過,不管結果如何,我都會走上黃泉之路。」

然後,感覺到腰上的手一緊,但她還是繼續笑。

「那是……我們認識的第二年冬天。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,那時我一直做惡夢,惡夢讓我睡不好,吃不好,還很怕睡覺。」

「記得。」當時他時常因為她的哭聲嚇醒。

「想不想知道我夢到什麼?」

殺生丸感覺到頸上的手臂又緊一分。

「我夢到……你被黑暗貫穿了身軀,最後被黑暗吞噬。」

殺生丸瞠大眼,其他人則是一陣驚呼。

透過衣料,他感覺到她的手正在顫抖,也聽到她怦然的心跳。千夜微笑回想當時的自己,每每嚇醒後都不敢再睡。

「那只是……」

「不要告訴我那只是夢!」又更加抱緊他,整個人埋在他懷裡顫抖。「不要說……那只是夢。那不是,不是……」

「但……」

「我也想說服自己,真的!但是……我好怕,我真的好怕好怕。」

胸口……濕了……

「我已經……沒法說服自己只是夢。所以,我為你做了占卜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對,我占了你的人生。」

又一陣大雷轟隆巨響!

「妳竟然!」原來這才是事實,那晚他因為太羅房裡傳來巨大且有東西摔碎的聲響而趕過去,拉開房門所看到的景象,是滿地巫竹,已經溼透的塌塌米,還有滿臉驚恐拿著水盆的太羅。

「對!我在當時還能力不足,力量不穩定的時候,不顧義父警告,占卜了你的人生!」

「妳想死嗎!」一個不好走火入魔,或是被自己的力量吞噬。

「我根本沒法想那麼多!」

千夜瞬間抬頭,淚流滿面地對上殺生丸憤怒又心疼的眼睛。

「我沒法想那麼多,我怕……我怕死了,你知道嗎!」

看千夜難過的雙眼,他突然無法責備她,尤其看到那些晶瑩的淚珠。嘆口氣,他輕提起衣袖緩緩在大家驚愕的目光中替她擦去。

「殺生丸,那是……預知夢,是你一生中的劫難,是你的死劫!」千夜又緊緊抱住他,想將整個人揉進他懷中。

眾人大吃一驚,千夜說什麼……

「在當時我沒找到解決的辦法,但我知道,我絕不會讓它發生。所以……從那刻開始我就對自己說,要變強,要強到能跟你站在同陣線,強到能保護你!」強到不再躲在你身後,這話她沒說。

撲通!殺生丸突然聽到自己的心跳聲。

「我不知道當時為什麼會有那種心,我只是不願看到你死。」

所以從那刻開始她就決定陪同殺生丸上戰場,她不要在家中乖乖等他歸來,她要到戰場上幫他、保護他,而那年也是她與殺生丸第一次上戰場。

「我沒辦法……乖乖等你歸來。」

她試過了,她真的試過,但還是沒辦法。

「那種心情,我一直到真正了解到自己的心意時,才恍然大悟。但是在大悟的同時,我又做了一個夢。」

「又?」

「我夢到……化解你劫難的方法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我,就是你的解藥。」

轟轟轟轟轟!

「胡說!」

「不,我還因此占了自己的人生!」

「妳!」

「那是我的劫難。」

「不是!」

「是我倆的劫難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」

「住口!」

「聽我說完!」

千夜更高的哭吼聲,壓制住殺生丸憤怒的氣勢,他驚愕的眼睛並無離開她濕淚的雙目。

「剛開始我也不想相信,但是……我占了一次又一次,結果都一樣。最後,我用了天玄之力作了占卜。」

殺生丸眼睛又瞠的更大。

「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。沒有其他方法,那是我倆的劫難,而且選擇權在我。」

天玄之力,是屬天的力量,那是他們的劫數。

「我不想讓你死。」

千夜撫摸他的雙頰,回想起當時,她狠狠大哭了一場,誰會知道在戀上的同時,卻又知道是一個沒法開花結果的結局。

「所以,我對你下了暗示。」

他瞪大眼,知道她在說什麼。那晚月朔,是太羅第一次喝醉的夜晚,她在所有人面前,吻了他。

「呵,但是沒想到,在對你下暗示的同時,我也給自己下了暗示。」

什麼?

「殺生丸,你太寵我了,在這樣下去你會把我寵壞的。如果你沒有對我那麼好,對我沒有付出那超出範圍的關心,把我當成妹妹或是單純的知心好友,我就不會那麼煩惱,就不會需要大費周章給你下暗示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

「什麼意思?意思就是……」

千夜捧起他的臉,揚起的笑是既高興又溫柔,卻也很自嘲。

「你對我,有情。」她低聲在他耳邊說。「我在你眼裡,看到了這份情。」

「什……」自己一愣。

她好高興,真的好高興好高興,雖然對方不會說,雖然對方不會表達,雖然對方還不清楚,但是從他的每個眼神,每個細小的動作,每個小小的神情,她感受到了。

「所以,我對你和自己下了暗示。」

她又在笑,笑得好讓人心疼。

「我對你的暗示是,『忽略你心底對我最真的心意』。而對自己下的暗示是,『誤導你所付出一切』。在那刻我對我兩下了這樣的暗示。」

千夜微笑,凝視殺生丸不敢置信的雙眼。

「所以,你不會發覺到自己的內心。而我則是告訴自己,你對我所付出的所有,是因為我倆是金蘭。」

千夜又再度緊緊抱住他,自嘲地咯咯笑了。

「我要成為你的劍,你的盾,所以我不給自己機會。而後面你就知道了,我不易生孕,我不是全妖,我與人類走得近,我不是西國所期待的犬妃。」

所以她無法做他的妻,也不願意做他的妾,所以她只能是他的金蘭,只能是……金蘭……

因為只有金蘭,才可不顧周遭一切,光明正大站在他身邊。

「但那些都不重要,因為我知我會在某天付出生命。」

在未來的某一天,她會為他犧牲……

「但你不能死,我不要你死。西國需要你,我需要你。你可是下任的西之犬君,下任的王,你絕對不能死,我也不會讓你死!」

……我希望有生之年,得以見你君臨天下……

千夜醒來時說過的話……

「我想看你……君臨天下……」

啜泣聲,從頸窩中傳來。

「以此為動力站在你面前,只敢在你轉身時偷偷看你。」

就算如此,當時雖然心痛,卻很滿足。

「呵,還有就是,哪有人會像你這樣,對一個女孩子動手動腳還不自覺。」

「什……」他什麼時候有過?

「累的時候,你會抱我回去,而不是大哥們抱我。」

嗯!

「冷的時候你會陪我入睡,動不動就把我抓在懷裡,其他男孩子送花給我,你還擺臉色。噗!那時你的眼神就像在告訴其他人,我是你的。」

殺生丸愣住,其他人也愣住,邪見的嘴巴都要掉下來了。

「還有啊……你替我梳頭,而且還是在大家的面前。」

黃瞳又更加瞪大,同時也一步步回想起來以前的點點滴滴。

「哈哈……女人的頭髮除了自己、母親、姊妹、婢女能碰外,就只有夫君能梳理。」

殺生丸完全呆掉了,而千夜笑笑笑,尤其是想起當時,大家把門打開後錯愕驚嚇的表情,治明大夫還誇張昏倒呢!

「大哥們可以把我抱來抱去,是因為我們是兄妹,但你不是。而你還不顧姑娘家的貞節在大家面前抱我,替我擦淚,給我梳頭。聽到我要相親,你還會去調查,然後回來跟我說這個不好,那個不配。呵……還有其他好多好多。」

千夜再度抬頭,凝視他愕然的雙眼。以前的種種,不只有家人看在眼裡,連村人也看在眼裡,所以大家一起幫她隱瞞,都沒有人說破,替她藏著這麼一個小小的幸福。

「但因為我的暗示,因為你的不自覺,所以都沒察覺到你的心。但我也不對,因為我也耍詐、沒說破,我騙我自己那是因為你關心我。因為我耍心機,只要我不說,你就察覺不到,只要你沒察覺,我就可以繼續獨占你這份情,直到那天來臨為止。」

所以,她不給自己後悔的機會,好好珍惜他們相處的每個時刻,就是因為知道自己的死期,所以她更加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。

「因為就算沒有劫難,憑我的獨占慾和不易生孕,你我還是不可能。所以當烏鴉族主問我願不願意跟他走時,我猶豫了。」那時她很掙扎,「我很努力想愛上他,但是沒有,就連跟他走的決心都輕易被打破。那時我就知道,我沒法再以愛你這份熱烈的心境,再愛上其他人。」

如此肺腑的告白,正一點一滴侵蝕他。

「所以我願意繼續留在你身邊,繼續裝傻,繼續偷偷獨占,在那天來臨前,你娶妻之前,你都會是我一人的。」

呵,自己竟然有這麼大的心機,連她都沒察覺呢!

「所以,當那天來臨的時候……」

那場征戰,殺生丸原本是不讓她出戰的,但是那天她心非常不安,所以她自作主張帶了援軍前去支援,沒想到第六感是正確的,她的援軍使敵人慢慢退去,但是……當她看到在山壁上,幾個陰陽師拉著弓,箭頭對著正在專心應戰的殺生丸,只知道當時她耳裡什麼都聽不到。

在巨箭貫穿自己的霎那,她明白了,就是今天……

「我夢見你成了西之君,夢見你娶妻,夢見那個未來,所以我沒有猶豫。」

她還可以聽見他當時的大吼!

「我不後悔,我心甘情願,雖然都是我自私,自以為是的選擇。」

她知道家人會難過,知道月散里的夥伴會難過,知道血姬夫人和宮中幾位臣子會難過,還有……他也是,但是……

……不是她死,就是他亡……

所以,這件事除了自己外沒有人知道,義父曾經懷疑過她在隱藏什麼,但還是沒想到……

但是她好滿足,真的,只是有點不甘心罷了。

「妳這麼做……」

場面因此沉靜了良久,他們才聽到殺生丸微微顫抖的聲音。

「……妳這麼大費周章,究竟得到什麼?」

他不懂!她得到了什麼?

但沒想到千夜卻是笑一笑,眼神認真且狡猾地微彎起來。

「你記住了我。」

「什麼?」一愣。

「就算只藏在心裡深處,但你狠狠記住了我。」

他,還有其他人,腦袋一震天搖地晃!

「既然成不了唯一,就做一朵最燦爛的煙花。」

千夜在笑,她雙手撫摸殺生丸的臉龐,笑得如此瘋狂。

「其實,我並不是想做你的妻,而是想在有生之年,做你的唯一。」

這才是她最大的野心。

「所以只要你記住,就夠了。」

說穿了,她付出心力,費勁心機,所付出的一切一切,最終目的只有一個,她要他……記住她……

只要他記住,她就贏了。

而結果也沒錯,她贏了。

千夜埋在他的頸窩咯咯咯笑起來,自嘲的淚水沾濕他的肩。她知道自己很任性、固執,卻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這麼瘋狂,她早瘋了,不是嗎?

……當殺生丸發現我的心意時,不是我死了,就是我瘋了……

她早瘋了,當她在戀上同時又失去時,她就瘋了。

「殺生丸,我沒有你想像中的堅強……」她其實很膽小,很膽小……很膽小……

啪滋!

柴火的聲音在此鴨雀無聲的場合下,顯得格外響亮。

突然,殺生丸一把抱起千夜,二話不說就迅速飛天空,不知上哪去。

眾人看殺生丸離去,全都癱軟了身子。沒想到……竟然會聽到如此晴天霹靂的事。

「好可怕。千夜她……好可怕……」

阿籬到現在身體都還在發抖。千夜剛才的模樣,又哭又笑,笑得毛骨悚然。

這也算是……一種獨占吧!

看被靠放在一旁的守天牙,如果當時太羅活了下來,那是否會在日後的某一日,再次為了殺生丸犧牲自己的生命。或許太羅的死是注定好的,被救活的機會只有一次,過了這一次,就沒有下次。

或許太羅早想好,她不要站在殺生丸身後,她要為他打天下,所以她早有為殺生丸拼命的準備,不管他們之間有無這個劫數。

 

黑暗的山林中,洞穴內,殺生丸半臥靠在牆上,緊抱懷中柔軟的嬌軀,千夜就窩在其中,耳聽他的心跳,感覺他的呼吸。進入洞穴這麼久,兩人都沒有說話,靜靜享受這份寧靜。

為什麼離開?因為他要冷靜,她也是,他們都需要靜一靜。

殺生丸看她枕在胸上,微笑凝視天上的明月。

為什麼,她可以做到如此?

為什麼,她要如此極端?

為什麼,她如此固執,認定他這個從未回頭看她的人?

又為什麼,他不生氣,只感到心疼?

為什麼……

「嗯?」

千夜突然被迫抬頭看他,因為殺生丸有力的手正提起她的臉,她馬上就看到他緊皺的眉目。

「妳真傻……」

「……一向如此,不是嗎?」

呵,是啊!

殺生丸又再躺下一點,將千夜往上拉,幾乎是她整個人趴在自己身上。

「不……不要這樣。」好曖昧的姿勢。

「……睡吧。」

「睡?」要她睡在他身上!

「明早再回去。」

「問題不是這個!」

才想從他身上起來,卻又馬上被壓下。

「殺生丸!」

「別動。」

聽到有點壓抑的聲音,她直覺反應就是乖乖不動。只感覺腰上的手將她圈得更緊,鼻尖的氣息在耳邊來回,她覺得整個人像是要燒起來。

「殺……」

「別說話。」

於是她把話吞回去,繼續任由他的氣息在額眉還有髮中游移。

很安心,聽到他的心跳,感覺他的氣息,都讓她很安心。

……不知不覺,眼皮變得沉重,慢慢地……視線被黑霧覆蓋。

殺生丸用外衣蓋好兩人,雙手緊緊將她往懷中壓,聽那細小的鼾聲,不久自己也放鬆精神安心睡去。

夢中,好似夢見以前的往事,歷歷呈現在腦中,包括那宛如陽光的笑容。

 

「來,拿去吧!」

隔天殺生丸抱著千夜回來了,在離別之際,刀刀齋慎重地將守天牙捧給千夜,多年來的遺憾終於達成,了一樁心事。

「謝謝您,刀刀齋爺爺。」千夜抱緊守天牙,臉頰憐愛地蹭著刀,鼻尖又一陣微酸,「謝謝您,大將……」

那幾年,大將和夫人一直視她如己出,想到大將到最後都為她著想,淚就不自主落下。

刀刀齋和冥加目送他們離去,兩人準備計畫下一步,大將生前所交待的事。

而冥加會留下最主要的原因,是因為……嗚嗚嗚……他現在實在不敢跟大少爺走,因為心虛、沒膽!

 

大樹下的蒲公英,正輕輕搖擺。

在捉蟲的麻雀,正顯示今天的好天氣。

每當注視你的側影,就會有如同現在景色般的心情。

所以只要你微笑,不管天空烏雲有多黑,都不會影響我心底的陽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