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輓歌•天地之理(殺生丸)

序言

生命,是什麼?

領悟時,或許本身沒機會去注意。

可,這如同車輪般循環的定律,是再自然不過的天理。

但,吾卻妄想打破,妄想成為掌管的神明。

卻忘記生命就因為如此,才因而更加美麗,更加令人憐惜。

神祟

殺生丸為了完全掌握天生牙,而找母親來問個清楚,因為父親絕對會在母親這留下什麼。

果然,這又是父親給他的另個試煉。但是才剛開始,他就覺得不對了。

「殺生丸大人,小玲沒呼吸了!」

聽到琥珀這麼說時,稍微楞住。

叫琥珀將玲放下,又拔出天生牙,但沒想到……竟然沒有那世界的使者!

『怎麼回事……!?

……死了……?

為什麼

看那小小的身軀,聽不到心跳,感受不到起伏的胸。

他跟本不應該帶她走,當初將她從那世界喚回來時……如果讓她留在人類村裡的話……就不會……

但,他最終還是帶她上路

可是……他為何會帶她走?是因為……那單純的笑臉嗎?

黑暗席捲而來,一眨眼把小玲帶走了,雖然母親打開通道,但他跟琥珀還是往黑暗走去。

最後雖將小玲從冥主手中奪回,但是她……早已經沒了氣息。

手抱著已經死亡的人,才明白任何東西都遠不及這生命的價值。

他不是早就經歷過了嗎,為什麼還會一錯再錯!

那女人冰冷的身軀,臨死前的笑容,逐漸一一浮現在腦海中,慢慢與懷中的小人兒疊上,但是……她的臉和生前的最後一句話想不起來。

天生牙從殺生丸手中滑落,像是不需要,像是無所謂。

或許……真的無所謂了……

為了天生牙,竟然葬送玲寶貴的生命……

他咬著牙……

『沒有任何東西,能夠跟玲的生命……交換……

 

……與生命對等的東西……根本……不存在……!

 

這點他不是最清楚不過那天……在下雨的夜晚,他不是已經經歷過了。

這次再一次的……無法使用天生牙。

不就是因此才討厭天生牙,不就是因此才執著要找到父親的墓地,不就是因此才更加想要鐵碎牙,但是為什麼……他又忘了。

他忘了……那副冰冷,好像還活著的身軀……

此時,周圍的死人全向天生牙聚集,向天生牙伸出枯手。

白色,且潔淨的光芒,猶如黑夜中高掛的月亮……發著白光的天生牙,是這世界唯一的光亮。

『想要被解救嗎……』連你們,都想被拯救嗎?

緩緩蹲下,拔起天生牙,從天生牙上感覺到的溫度還有力量,沒想到這股力量竟然會在這種時候復回。

……天玄之力……

被他所放棄,所鄙夷的力量……

『想要救贖,是嗎……

但是真正想被解放的,是這些已死的亡者,還是自己……

「冥界的死者們正在被淨化?」

借著冥道石所看到的景象,殺生丸舉著天生牙站在死者間,這白色的身影竟然如此的神聖。

『殺生丸,你又能再度使用那股力量了嗎?還是說……不對,這是任何人都會有的力量,只是你沒發現而已,因為這就是你本身的力量。』

……治癒的力量……

『鬥,我明白你在殺生丸身上看到什麼,他所要前進的道路上,霸道的道路上,所欠缺的慈悲與恐懼,你想要讓他親自走出,是吧?雖然過了很長的時間,但是現在……哼,你一直以為她會陪同殺生丸一起走這條路吧,因為連你都沒想到,她竟然會先走一步。』

冥道打開了,殺生丸抱著已死去的玲和琥珀從冥道走出。

「怎麼了殺生丸?看你一臉悶悶不樂。」

現在說話的人是他的母親,是他已經好久沒見的母親。

「你已經如所願的完全掌握天生牙,怎麼一點高興的樣子都沒有呢?」

他一陣沉默,但同時也了解到一件事。

「妳早知道玲會變成這樣子。」

「你曾經使用天生牙救過這女孩吧?天生牙從彼岸喚回死人生命的機會,只有一次。」

什麼!

看兒子微愣的表情,她還真的有點生氣呢。

「生命就是如此,生命一直是有限的。你以為只要有天生牙,就不用擔心害怕死亡嗎?你以為你是神嗎?這力量不是你想用幾次就用幾次。」

這是母親第一次對他如此嚴厲的訓話,的確……他太天真了。

「殺生丸,這就是你要知道的事。當你想要拯救你所珍惜的人的同時需要有悲傷和恐懼失去他們的心。」

悲傷和恐懼……?

「你父親說過天生牙是治癒之刀,甚至當做武器使用的時候,你都必須明白生命的價值,當你在了結敵人同時的瞬間,需要有顆慈悲之心。」

母親的隻字片語,在此刻深深烙印在他的心。

「這就是……那使用天生牙拯救千千萬萬的生命,和送敵人往冥界的人所需要的。」

看向一旁落淚邪見。

「小妖怪,你在哭嗎?」

「我叫邪見。」他再次強調自己的名字,「因為以殺生丸殿下的個性,絕對不會流下眼淚,我邪見就站在他的位置代替他。」

「嗯……殺生丸,你傷心嗎?」

他沒回話,但是見到兒子深邃的眼神中,暗暗透出的沉重……她還是從頸上取下冥道石,就這一次吧。

冥道石發著光芒,只見小玲緩緩睜開眼睛,然後咳了幾聲,把剩餘的濊氣咳出。

……!

他溫柔摸上她的臉頰,那溫熱的小手也握著他。

「殺生丸殿下……

「現在……已經沒事了。」

「是……

這個場景,這個笑容,好像曾經在哪見過,但是是何時?現在也想不起來。

算了,也沒關係,太好了。

「殺生丸他開心嗎?」

「是的,非常開心。」

看兒子放心地注視的那女孩,的確,在那沒有任何表情的臉上,確實見到喜悅的波動,他越來越像他父親奇怪的一面。

『這真的只是因為他像鬥奇怪的一面,還是受了她的影響,可見他心裡深處還沒忘了她,這個女孩……或許讓他找回以往失去的東西。』

凝望逐漸取回遺落碎片的人,那女孩的身影也慢慢浮在腦海裡,好像還能聽到以往活潑的笑聲。

『太羅,妳知道嗎?在妳死後殺生丸像是個沒有心的行屍走肉,眼裡只有力量,強大的力量。妳的出現改變了他,相對的……妳的死也改變了他,徹徹底底改變了他。妳知道嗎?他什麼都忘了,什麼都丟了,妳的笑容,妳的聲音,妳的存在,他徹底抹滅了妳,如果妳知道後……會因此而難過嗎?』

剛才邪見跟她說……以殺生丸的個性,他絕對不會留下眼淚,是真的嗎?

『連在妳死時,他都沒有為妳留下任何一滴淚嗎?我真的非常想知道當妳死時,他的臉上是什麼表情?還有為什麼殺生丸不用天生牙救妳?是妳的決定,決定跟隨天理走?還是他根本沒能來得及救妳?』

沒想到她竟然會有個如此笨拙,如此呆版,如此天真的木頭兒子。

『那女孩是妳安排的嗎?因為妳也知道吧,不,妳一定知道,殺生丸藏在意識深處的情感,所以安排這女孩,對吧?』

之後殺生丸聽到母親說天生牙無法救琥珀時,便知道……生命就是如此,但是不知為何心裡卻殘留著疙瘩?

 

最後找到了桔梗,琥珀就跟著桔梗離開了。

看他們離去的背影,桔梗的背影,桔梗是巫女,巫女……奇怪?

討厭天生牙的原因?

他之前腦海中為何會有雨景?那冰涼的雨簾後……好像遮掩了什麼……

還有一件事,非常重大的事。

巫女?那個聲音……那張臉……

 

『殺生丸……』

 

要有……悲傷和恐懼………失去珍惜的人的…………心?

好像……曾經經歷過?

怎麼可能,他殺生丸會有悲傷和恐懼,而且又失去了什麼?

他究竟曾經失去過什麼?

那個女人……是誰?她的笑容……竟然如此讓他懷念。

但心為何會如此激盪、刺痛?

雖然沒瞧清那女人的臉,但光是她的笑容,竟然可以讓他的胸口像是被刀貫穿一般。

是不是他……遺忘了某個非常重要的東西?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附註

參考原作漫畫:

466 ── 離別的情緒

467 ── 冥道

468 ── 冥界的黑暗

469 ── 冥界之主

471 ── 慈悲之心

當我從線上漫畫看到這篇時,突然心動,所以趕緊寫下這篇。

這次以「生命」為主題,我一直覺得殺生丸為圍繞在慈悲、憐憫、生命、愛、死亡以及感情之間。

個人覺得他並不知這些情感為何物,只是留連在其中卻摸不著頭緒,就某方面來看,他是個可憐的人。說他冷酷無情,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感情,只是在尋著自己的執著走,而忽視其中最細微的地方。

但是在他救了小玲,和在神樂死的時後所流漏出來的情感,讓我們發現到他其實也是個有感情的人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