插曲:風之章、月魄風印。

水妖藤湖君

 

序言

被風吹起的紋路,連成一條糾纏不清的鏈子。

人的意念,是不就是如此呢?

 

 

一、相識

千夜為了尋找殺生丸和小玲,正沿著他們所經過的路上走著。現在天色已經慢慢暗下,她打算在森林裡找地方過夜。

而就在不遠處,聽到水的聲音,很幸運,這附近有河,但她到達河邊時,卻看到一個男人倒在河中,她趕緊把他拉到岸邊,卻發現……他的耳朵是魚鰭,手上有鱗。

『傷的挺重的,現在身邊的草藥還夠用,看他的樣子……是水妖吧!那就盡可能不要離開水。』

 

噼啪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『嗯……這裡是……

看向旁邊不遠的火光,有人。

「啊!太好了,你醒啦!怎樣?身體還有哪裡不舒服嗎?」

來到身邊的是個身穿藍色褲裙的巫女,但這女人身上怎麼好樣有……妖氣?

…………是妳……救了我嗎?」

是你救了你自己。我看看,傷口已經沒問題了,現在多休息吧!你需要吃點東西,不然會沒力氣的。」

看來這個人,可以相信。他把千夜送到嘴邊的食物,吃了下去。

休養幾日,他一直在觀察救他的巫女,她沒有讓他離開水邊,為他找草藥、療傷和找食物,也沒問他是誰,怎麼會受傷。

有趣,很有趣的女孩。

「已經沒問題了,但還是休息一陣子吧。」千夜查看傷口,換上新藥和繃帶。

「謝謝妳。」

「哪的話,舉手之勞罷了。」

「老夫藤湖,敢問巫女大人芳名?」他可以放心了。

「深堂千夜,您喚小的名便可。」

「唉……竟然讓妳見到我的醜態。」深堂……好像在哪聽過?

「您經過打鬥,受傷是很理所當然的。」

「但……這場打鬥實在是……太丟臉了。」

「咦?」

放開戒心後,反而想和她聊聊。

「我有兩個兒子,都已經成年了,這次是因為老大的問題。」

「怎麼?難不成您是因為跟您的孩子吵架。」

「這倒不,千夜巫女……

「叫我千夜就好,既然有緣在這相遇,在下想傑教您這位朋友。」

「哈哈……好!有意思,我喜歡。吶……千夜,妳以一個好友的立場回答我,是不是要先娶女孩子過家門後,才能行夫妻之禮?」

千夜稍微呆愣了一下,竟然跟才剛認識不久的人討論這類的問題,可見藤湖君已經非常信任她了,也可感受到此人是一位多麼不拘束的人。

「嗯……您希望我說出我的感覺,是嗎?」她自稱我,算是告訴藤湖君他倆已是至交的關係。

「對,妳不必配合我。」

「那失禮了,在下認為……如果兩人都對對方付出真心,即使不成婚……喔!不,是連婚禮都能不要,就能成為真正的夫妻。」

「連婚禮都不要?那怎麼行!」

「君主,您很在意正規的禮節是嗎?」

「那當然啊!要是在成婚前就已經行了夫妻之禮,對女方實在太不公平了。而且不是夫妻,怎麼能行夫妻之禮呢?」

對於藤湖君的回答,千夜決定先問一個問題。

「君主,小的能否問您一件事?」

「什麼事?妳說。」

「您在和您的夫人交往時,有沒有好幾次都想要……緊緊擁抱夫人呢?」

他愣住,這……的確……

「不就是因為……您愛著夫人嗎?」

他的腦中,好像有什麼門被打開了。

「我想…只是猜測而已,如果您當時採取行動,如果當時夫人願意,你們一定會打破禮規,在完婚之前。」

千夜邪魅的笑了,只有一瞬間,但他看到了,這女孩身上有種說不出的氣質,溫柔……但又是那不可侵犯的感覺。

而也被她說中了,在那段時間裡,他一直忍耐,忍到快發瘋的狀態,但他還是忍住,一直到成婚的那天。

「我說的沒錯吧?所以只要兩人是真心的,沒有婚禮、打破禮規又如何?只要能在一起就足夠了,那種形式上的東西,一點都不重要。」

……嗯,或許妳說的不錯。」

「但小的不明白,這和您受傷有什麼關係嗎?」

「這……這個……因為我那笨兒子,已經把那女孩吃進肚裡了。」

「吃進肚裡了?」

「那……那小子已經和對方行打破禮規,所以女方來我們討公道,所以……

「所以你們兩方才打起來?」

「呃……對,就是這樣。」

千夜一聽到實情,一股衝動湧上來。

「噗嘻嘻……

「好啦!我知道很可笑。」

「不不……真是……抱歉,但這樣可看出對方家長是如此愛護孩子。」

「對,真是愛到不行,那老頭竟然把我從瀑布上打下來,回去再找他算帳!」

「嘻……看樣子,您的家人也會擔心您吧。」

「說的是,我看我也早點回去好了。」

藤湖君扶著樹幹起身,但身體卻很吃力,好像壓著千斤大石,站也站不住,千夜趕緊扶住他。

「您這樣要怎麼回去?您還是再休息幾日吧。」

「但我不知道我已經漂流幾天,再不回去,我看他們又要打了。」

「這樣的話…我送您。」

「咦!不會太麻煩妳了?」

「不,放您一人我才擔心呢。」

看著千夜的笑臉,他也不自主的笑了。

『真是的善解人意的女孩。』

千夜扶著他,讓他的一手搭在她另一側的肩上,走近河中,水向他們圍上來,形成水球包住兩人。

「好,請您告訴我走怎麼走吧?」

藤湖君呆愣了,千夜的力量……讓他吃驚。

『她的靈力和妖力,怎麼如此……

千夜看藤湖君瞧著她,卻沒說話,覺得很奇怪。

「您怎麼了?是不是傷口在痛?」

「不!沒有,從這走。」

「好的。」

水球緩緩的離開水面,沿著河在水上飛,往藤湖君所指的方向去。

 

 

二、水底洞

「那個……千夜,我想問妳一個很無理的問題,行嗎?」

在路上,千夜因為怕傷到藤湖君,所以飛的很慢,而這時他突然問道。

「什麼問題?沒關係,您請說。」

「妳……是妖怪,半妖,還是人類啊?」

果然,她早猜到他會問這個。

「這……該怎麼說呢,小的三者都不是,我無法分在三者當中。我知道這樣很奇怪,很矛盾。對不起,小的讓您感到不舒服嗎?」

「喔!不,沒有,我只是好奇而已。」

「謝謝您。」

「沒什麼,不過……妳這樣送我,不會耽誤妳的行程嗎?妳不是在旅行中。」

「您放心,因為……急也沒用。」

這時藤湖君從千夜的眼神中,感覺到一股沒落的……哀傷。

「為什麼?方便說給我聽聽嗎?」

千夜看著他,那是雙慈父般的眼神,讓她想起死去的父親。

「因為我在找人,所以急不得。」

「找人?這天如此大,簡直是大海撈針嘛!」

「但他們對我來說,很重要。」

「他們?」

「我要找一個非常重要的人,因為我妹妹跟著他,還有一些朋友。」

「哦,聽妳這麼說,這人對妳來說是不也很重要呀?」

「您別取笑我了。」

「哈哈哈……

 

過了幾天,來到他們的終點站,是個很大的瀑布前。

「這瀑布底下的洞穴,就是我的宮殿了。」

「那我要下去了,請您抓好。」

「咦!妳要下?」

只見千夜笑了笑,然後帶著他淺入水中,水球形成的結界,幫她阻擋了周圍的水。藤湖君驚訝的看著她,瀑布下的水壓不小,但她卻能輕鬆自在的讓結界在水裡展開,而他馬上就注意到這的氣氛非常不對。

「就是那了吧,因為我感覺到有大量的妖氣。」

「嗯,是那老頭和我那兒子的,裡面發生事情了。千夜,我想知道裡面變的如何,妳能在不讓我們被發現的情況下,偷偷潛入嗎?」

「可以。」

「但結界的時間這麼長,妳體力還撐的下嗎?」

「您請放心吧。」

進入洞穴中,隨著水流前進,然後浮出水面。千夜以為宮殿是在水裡,沒想到是在深處的水底洞中,前面充滿吵雜聲,出了洞穴後,來到一個極大的廣場,這擠滿許多水妖,而從中間傳出非常大的妖氣,一個老者和男子正對峙中,老者身邊有位夫人,男子身邊也有位夫人和一位女子,兩方人好像在勸阻兩人。

「父親到現在還找不到,不知您要怎麼給在下一個交代!」

「我要給交代?是你先汙辱我女兒,你還有臉在這說大話。」

「我對朱佳是認真的!」

「哼!認真?不知道你是不是口是心非。」

「爹!泉!不要再說了,現在最要緊的,要趕快找到藤湖君主,不是吵架的時候。」

「兒啊!朱佳說的不錯,現在找你爹要緊。」

「老頭子,要不是你妖力失控,差點傷到自家女兒,藤湖君要不是為了救咱們女兒,會被你打傷嗎!」

「這!我……」

看到這一幕的藤湖君,高興極了。

「哈哈哈……這個老頑固,被罵了吧!」

「怎麼看您挺高興的。」

「當然,這老頭其實被沫流吃的死死的。」

「您要出去了嗎?」

「好呀!反正已經看夠了。」

千夜解開結界,眾人對於突然出現的氣味,全向那方看去,看見他們君主和一位陌生女子。

 

 

三、歸來

「夫君!」

站在男子身旁的夫人,快速向他們跑來,千夜放下藤湖君的手,好讓他能抱緊擔心他的妻子。

「對不起汐江,我回來晚了。」

「我、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。」

「好了,沒事了。」

「這位是……」

千夜彎腰,向這位溫柔的夫人行禮。

「您好夫人,對不起,小的來打擾了。」

「是她救了我,是我的恩人。」

「您這是什麼話!我只不過是……」

「哎,這是真的啊!」

藤湖君帶著妻子和千夜來兒子面前,然後看著那臉色不好看的老者,翹起下巴。

「沒想到我沒死吧!」

「哼!你要死,還早呢!」

「哈哈……沒錯,我才不會那麼早死。」

「父親,您沒事真是太好了,我好擔心您。」然後看到藤湖君身上的繃帶,「您受傷了!還好嗎?」

「泉,你長大了。」

「父親?」

他不知父親怎麼會突然說出這話,接著藤湖君轉向一旁的女子。

「朱佳,妳對泉是真心的嗎?」

「是……是的。」

「那我就放心了,這小子是可靠,但有時就是太衝動,妳要好好管管他。」

「君主?」

「應該要改口叫老爺才對。」

大夥都不知道怎麼回事,他們的主子好像有點不對勁。

「淵瀧,我們不要再爭什麼了,既然他們是真心的,管他們有無行夫妻之禮。」

「你!你你你……你這老糊塗,你是腦袋撞壞啦!」

「我清醒的很,這一路上……我想通了,都是托她的福。」

他看向千夜,然後把她拉過來。

「這是千夜,救了我的巫女。」

「你竟然帶人類下來!不對,她不是人類,是半妖,呃……應該是吧!」

周圍慢慢吵雜起來,千夜覺得不妙了,但從藤湖君的眼中,他叫她不要擔心。

「你管千夜是不是半妖,她是救了我的恩人。而且告訴你,我的體力還沒法應付這的水壓,是她帶我下來的。」

只見眾人驚訝的看著她,說不出話。

「千夜,這是我的長子,泉。而這是朱佳,我往後的媳婦。這是內人汐江,而這是沫流和她的糊塗老頭淵瀧。」

千夜很恭敬的向眾人行禮。

「謝謝妳救了我父親。」

「少爺不必多謝,這是我和君主的緣分。」

「請妳留下,好讓我答謝妳。」

「不,不必麻煩,我只是作我該做的事罷了。」

「千夜,就留下讓我招待妳嘛。」

「多謝您,但…不必了,我想……」

「喔!對了,我都忘了妳還要繼續旅行,那就不耽誤妳的行程。」

「那小的就此告退,請您多休息,吃點營養的,好讓身體早日恢復。」

「哈哈……真像是大夫會說的話,我會的。」

「那小的告辭,請您保重。」

 

 

四、吵鬥

千夜走了,水妖們也都解散,藤湖君和淵瀧君兩方人也進入宮殿,泉趕緊叫廚房替父親弄些吃的來。

「藤湖,沒想到你糊塗到帶外人進來。」

「我還沒你糊塗呢!」

「什麼!」

兩人又開始鬥嘴,一旁的妻兒都只能搖頭。

「真是的,都幾歲了。」

「沫流,隨他們去吧。」

「汐江,虧妳還能這麼冷靜。」

「人回來就好,不過他們好像已經沒氣了。」

果然,兩人已經瞪著對方大口喘氣著。

「爹,您應該適可而止了吧!」

「我?還不都是這老不死的。」

「要不是你這老頑固!我會受傷嗎?」

「父親,您身體還未恢復,不要逞強。」

「說的是,千夜也囑咐我要多休息,今天就不跟你計較。」

「喲!看你好像挺信任那半妖的。」

「你再這樣說千夜,小心我現在殺了你。」

「來呀!我再把你打飛出去,看你這次是否還能活著。」

咚!沫流夫人一拳打在淵瀧君的頭上,使他抱緊頭上的包。

「你說夠了沒!藤湖君,抱歉,請您忘了剛才的話。」

「我會的。」

「夫君,你也是,現在最好不要動氣。」

「知道了。」

「對了父親,剛才那位巫女……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啊?」

「對呀!你從沒像這樣,馬上就跟陌生人談起信任。」

「想知道,就耐心聽我說吧。」

藤湖君說出與千夜相識的經過,這幾天的旅程和千夜的為人。

「真是個好女孩。」

「沒錯。汐江,我這次能活下來全多虧她,但她卻說是我救了我自己,因為想活下去的意念。」

「深堂?父親,我聽說過深堂這個家族,好像是有名望的陰陽師家系,但現在好像沒有從前那樣的有名聲。」

「因為現在陰陽師都隱居退默了,取而代之的是除魔師、法師和巫女。」對呀,深堂是目前在暗處的陰陽世家,難怪自己覺得在哪聽過,自己真的老了。

「巫女?但是君主,她的穿著……」

「朱佳,她會穿的跟其他巫女不同,是因為她認為自己沒法穿上那高尚的紅,你們都感覺到她的氣了吧。」

一陣沉默。

「你們都覺得她是半妖吧!但不是,千夜她不是半妖,不是妖,也不是人類。」

眾人全都愣住了。

「但這不重要,不重要。我很慶幸能與她交上朋友,就如她說的,我們有緣。」

 

 

五、遊子

「泉,下令叫人去找你那遊神弟弟,我要他回來參加你和朱佳的婚禮。」

「父親!這……」

「覺得太急了嗎?但不急不行,你們早日成家,我才能安心啊!而且……朱佳,妳懷孕了對吧?」

「什麼!」

眾人不敢相信的朝她看去,朱佳只是面容吃驚的沉默。

「朱佳!父親是說真的嗎?」

「我……」

「父親,這話不能亂說啊!」

「泉,你這方面怎麼這麼遲鈍啊!你把手放在朱佳的肚子上。」

他照做了,而從肚裡傳出一股氣息。

「這是……」

「感覺到了吧?這從朱佳身體中傳出的另一個氣,很微弱,但是真的。既然知道了,快叫人去找那只知道玩的不孝子。」

「夫君,滄浪只是喜好遊玩罷了。」

「我倒希望他這次能幫我討個媳婦回來。」

 

水妖們趕緊擴大範圍尋找他們的二少爺,最後終於找到他了,他回到家中就馬上去拜見藤湖君。

「父親,我回來了。」

「你可回來了,玩到不想回來了是吧!」

「誰叫我是天生的浪子,而且自己大哥的婚禮,怎能不出席呢。」

「泉都要成家了,你呢?」

「抱歉,我還沒找到。」

「唉……算了,去向你大哥問候一下。」

「是。」

滄浪來到泉的房門外,打開門看見哥哥和朱佳正在裡面討論事情。

「哥,大嫂,好久不見了。」

「滄浪,你還知道回來參加我的婚禮啊!」

「大哥,不要這麼說嘛,我早知朱佳遲早都會是我大嫂,我還需要擔心嗎?」

「你都不知道,父親差點要為了我和朱佳喪命了。」

「啊!大哥,你在說什麼啊?」

「其實…這都要怪我父親,藤湖君要不是為了我……」

「朱佳,我怎麼越聽越不懂。」

「我來說給你聽吧。」

泉把父親為了救朱佳而被淵瀧君打傷並失蹤的事,和那位救了父親的巫女的事,從頭到尾一字不漏的說給他聽。

 

「父親,我進來囉!」

晚上,滄浪提著一壺酒打開房門,看見父親正注視著手中的捲軸。

「來做什麼?」

「我來陪久違的父親喝點小酒啊!」

「少來了,你沒事會來找我喝酒。」

「真不愧是我父親,真了解我。」

「說,要打探什麼?」

「沒什麼,只是想知道……關於救了您的巫女的事罷了。」

「千夜的事?哦,你從泉那裡聽到了啊!感興趣?」

「當然,因為您會這樣與剛認識不久的陌生人交起朋友,真是稀奇呀!」

藤湖君向滄浪說了那幾天的事,他對這巫女越來越有興趣。

「聽您這麼說,我真想見見她。」

「你會見到的,因為我會邀請她來參加泉的婚禮。」

「可是您要如何找人呢?」

「其實在千夜離開的第二天,我已經派人去打探她的動向,雖然要花些時間,但應該找的到。」

「您竟然會對一個陌生女子這麼積極,小心母親吃醋。」

「我跟千夜是朋友,你不要亂說。」

「是,我錯了。那父親,請您早點休息。」

滄浪離開房間,他望著離去的兒子,沉思著。

『我對千夜會這麼積極,是因為我喜歡她,如果我有像千夜這樣的女兒該有多好,……嗯!讓千夜成為我的女兒……』

腦中突然浮出一個想法,嘴角起了一道邪邪的笑容。

『如果…滄浪迎娶千夜的話,吶……』

距離泉的婚禮只剩一點時間,藤湖君真擔心沒法在預期內找到千夜,沒想到手下帶回好消息,說找到千夜確定的方向,所以他再派青大臣去接回。

青大臣是青蛙妖,是他身邊信任的臣子,他也有把千夜的事,還有千夜的特徵說給他聽。

 

終於在婚禮的前一天,青大臣把千夜帶回來了。

「千夜參見君主,久違了。」

「免禮,真是好久不見了。」

「謝謝您邀請我出席泉少爺的婚宴。」

「沒什麼,我本來就有此打算。對了,讓你見見我另一個兒子。」

「二少爺?青大臣有跟我說過二少爺會回來,想必您很高興吧。」

「如果他能順便幫我帶個媳婦回來,我會更高興。來人啊!去叫滄浪來。」

但下屬們都沒動,還吱吱嗚嗚的不知該說什麼,直到一個人提起勇氣開口。

「呃……稟報君主,二少爺他……又外出了,說明日一早就會回來。」

「什麼!」

藤湖君氣死了,難得千夜來,本來想讓他們好好認識認識。

「真是的,千夜,真對不起,我那不孝子只知道玩。」

「不,沒關係,小的先去向淵瀧君,汐江夫人和沫流夫人,以及泉少爺和朱佳小姐打聲招呼。」

「我帶妳去吧!反正我的事都已經忙完了。」

「那勞駕您了。對了君主,因為小的擔心小的夥伴,所以明日婚禮一結束,請容許小的先告辭。」

「夥伴?看來妳找到妳要找的人了。」

「只是一部份而已。」

「表示……妳說的那人和妹妹還沒找著?」

「嗯,但會找到的,小的相信。」

「那祝妳順利。」呼,還好沒有。

「謝謝您。還有,泉少爺的婚禮,而小的卻沒帶禮品,那小的明日以表演代替我的祝賀,好嗎?」

「哦,那有什麼問題,我很期待。」

 

 

六、賀禮

第二天,在大家的祝福下,泉和朱佳喝下手中的酒,然後是各各水妖的祝賀和表演,過了一段時間,藤湖君看見滄浪的身影,趕緊叫人叫他來見他。

「你去哪了?不是說一早就要回來。」

「抱歉,忘了時間。」

「反正一定又去和哪個姑娘聊天去了,算了,你正好趕上千夜的祝賀。」

「咦,您找到她啦!在哪?」

「她正走向泉和朱佳那,你看到那身穿藍色褲裙的巫女沒。」

朝那方向看去,看到那清秀的臉龐,他的目光瞬間定在那。

這時,千夜向這對新人舉起酒杯。

「泉少爺,朱佳小姐,小的在此祝福你們永遠幸福。」

「謝謝妳,千夜巫女。」

「因為小的沒帶任何禮品,請容許小的用演出來表達小的的祝賀。」

千夜把酒喝下,然後把空的酒杯向上一拋,眾人的目光隨著酒杯抬頭,又隨它落下,這時千夜不知從哪拿出兩把扇子,迅速展開,酒杯就平穩的落在展開的扇面上,氣氛瞬間變的緊張,接著她再展開另一把扇子,再度拋起酒杯,然後跳起凜冽富有朝氣的舞。

在轉身的瞬間,千夜看見藤湖君身旁的男子,便想是藤湖君的二少,就那麼一瞬間,兩人四目相對…………

酒杯就交替的被兩把扇子拋向空中,她不管轉圈、拋扇還是合扇,都沒讓杯子掉落地面,而她的舞蹈非常的令人映入眼簾,移不開目光,最後千夜又讓掉下的酒杯平穩的落於合起的扇柄上,結束。

「太精采了,妳真的讓我大開眼界。」

祝賀的完畢,就是新郎和新娘與賓客的交際,藤湖君趁這時大大的贊賞她,因為當她跳完舞時,場面頓時鴉雀無聲,一直到他回神才趕緊拍手,眾人也因一個掌聲,而一個接一個給予喝采,讓這演出有好的完結。

「感謝您的贊賞,抱歉,小的可能要先告辭了。」

「沒關係,妳已經為這婚宴帶來最好的祝賀。」

「謝謝您,那小的告辭。」

千夜在大家沒注意時離開了,藤湖君目送她,心想可惜,這時滄浪向他跑來。

「父親,那位巫女呢?」

「她因為還有事,所以先離開了。」

「離開了!父親,您怎能讓貴賓離開呢!」

「人家都說有要是在身,我怎能不先讓她離開。」

藤湖君不管兒子驚訝的面容,回到宴會中招待其他客人,但嘴腳上卻笑的非常高興,因為當滄浪第一眼見到千夜時,他已經從兒子的臉上看到……他的第二個媳婦。

「真是的,我怎麼會錯過。」

要不是剛才有幾位小姐纏著他,他一定能見到她。

 

 

七、遙遠

「父親,我有要事跟您說!」

婚宴完後的幾天,滄浪竟然沒有馬上離開繼續遊玩,反而待在家中安分了幾天,這讓身為父親和大哥的藤湖君跟泉都感到不可思異。這天他闖入書房,讓在裡面論事的兩人嚇一跳,但藤湖君對於兒子的突然闖入並不驚訝,反而很期待。

「哦,有什麼要事?看你急成這樣。」

「父親,我想娶千夜小姐為妻。」

藤湖君微微笑了,但泉卻驚訝到把手中的捲軸掉到地上,他到弟弟面前不敢相信的叫道。

「滄浪!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?」

「我當然知道,而且我是認真的!」

「天呀!父親,您也勸勸他,千夜小姐是巫女,大夥是不會接受的。」

「可以,只要千夜點頭。」

「父親?」泉瞪大眼睛!

「泉,不管千夜是不是巫女,說真的,我真想要她當我的媳婦。」

「多謝父親成全!」

「但你要自己去找到她,當面問她,如果千夜答應,就沒問題。」

「我會的!」

他高興的離開了,泉不敢相信父親真的答應了。

「父親,您是認真的嗎?」

「是的,再說……這可是你弟弟的初戀啊!」

 

過了一段日子,滄浪回來了,但一回來就把自己關在房中,足不出門。

藤湖君進到房中,來與兒子談談。

「怎麼,人沒找著嗎?」

「不,找到了。」

「那怎麼樣了?」

「她拒絕了」

「什麼!拒絕了?」

「嗯。」

他這個兒子,平日就遊走花叢間,竟然身平第一次被女人拒絕,而且還是自己的初戀,難怪鬱卒到要把自己關起來。但藤湖君沒想到千夜竟然拒絕,他真的非常失望,可是他還不想放棄,難得自己的兒子對千夜有好感,他要站在兒子這邊。

「滄浪,這次我跟你出門,我要找千夜談談。」

「父親!但……政事怎麼辦?」

「交給泉就好,因為我真的希望,你能娶到像千夜這麼好的女孩。」

所以父子倆帶著青大臣出遠門了,最後好不容易找到她,當青大臣帶著千夜來見他們時,藤湖君的心是再度充滿期待。

「小的恭迎君主,不知您前來,有失遠迎,十分抱歉。」

「哈……妳我不需客套話,是朋友,免禮。」

「不知您找我有何事?」

「沒事,只是……上次我兒所提出的事,妳真的婉拒了是不?」

「是的。」

看來滄浪說的是真的。

「妳真的拒絕了!滄浪跟我說時我還不相信,但是為什麼?」

「小的還有必須完成的事。」

「但現在可以先增進彼此的認識,培養感情啊!」

既然千夜這麼說,那他退一步好了,但這時卻有個小女孩衝出來,還有一群人出現,打斷了他們。

「他們是……」

「是我的夥伴,還有這是舍妹。」

「妹妹?這麼說……妳已經找到妳一直在尋找的人了?」

「是的。」

她找到了!看著眼前的小女孩,她只是個人類,這讓藤湖君的心開始動搖,因為他這樣不就搶了她好不容易見到的姊姊嗎。

而這時傳來一股輕微的殺氣,他注意到站在最後面,那充滿凜冽眼神的男子。

他是犬妖,現在一想,千夜身上好像也有犬妖的味道。

「父親。」

兒子已經在提醒他今天所來的目的,他急了。

「千夜,妳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嗎?感情是可以培養的,我很想要妳做我媳婦,就算妳不是妖怪也沒關係,我也不在乎有個半妖孫子,我是真的這麼想。」

這是他的真心話,他不在乎。

「我……很抱歉。」

她毫不猶豫,使藤湖君看出千夜有要事未說。

「妳說有未完成的事,但我卻不這麼認為,還是……妳已經有意中人了?」

決定先套千夜的話,但沒想到兒子因為等不急所以先開口。

「千夜姑娘,我是真的想娶妳為妻,我一定會讓妳幸福。」

這個笨孩子。

「可是我不想把姊姊交給你!」

「小鈴,不得無理。」

「哈……不不不,她說的沒錯。」

對於眼前的情況,藤湖君只能用笑帶過,而且這個小女孩真的是很愛她姊姊,也因為她所說的是真的,要是不能先得到這小姑的同意,滄浪也沒法娶千夜。

「君主,對不起。」

「沒關係,表示她真的不想離開妳。千夜,至少說個原因吧!」

不管如何,要先知道她拒絕的真正原因,但她卻沒有說出。

「千夜有喜歡的人了。」

藤湖君轉向她,對這奇裝異服的女孩所說的話,他稍微吃驚了一下。

「真的!是誰這麼有福?」

「很抱歉,我不能說。」

「千夜,是真的嗎?那為什麼不能說?」

本是想勸她的,沒想到卻變成疑問大會,但為什麼千夜會有那種…令人難以捉摸的……眼神。

「因為……只是奢望。」

看見她的苦笑,她似乎背負著某種……哀傷。還有奢望是什麼意思?難道那人對千夜來說,是遙不可及的人嗎?

「那我會等到最後的失敗!只要妳未嫁,我就有希望。」

看來兒子還不想放棄,都說她有喜歡的人了,這小子真的是戀愛了。

「少爺,您一定能遇到適合您的女孩,我並不是您的人選,但我很高興能和您成為朋友。」

千夜已經回絕很徹底了,交朋友嗎?看著滄浪與千夜之間,還有剛才千夜的種表情,以及……那個人,他放棄了。

「兒啊!人家都這麼說了,想必那人在她心中是站的何等的深,雖然媳婦娶不成,但我可不想連朋友都交不下呀!」

「父親?」滄浪真不敢信,父親竟然要他放棄。雖然不想讓步,但父親都這麼說了。「我……明白了。」

「小妹妹妳放心,我們不會帶走妳姊姊。千夜,打擾妳了,找個時間來我這聊聊,泉和朱佳也很想見妳。」

「是,我會的,請代小的向泉少爺以及朱佳夫人問好。」

「那我們告辭。」

 

 

八、終、祝福

父子倆在離開的路上,藤湖君問滄浪。

「你看到剛才站在後方,穿戰甲的那個人嗎?」那銀白髮的犬妖,眼神剛才已經在告訴他們快離開了。

「第一次見面時就注意到了。」

原來他們已經見過面了啊!但沒想兒子沒退讓。

「還想與人爭,他發出的殺氣比你高太多了。」

「妖力也在我之上,但我是真心的。」

「天下女子何多,必定有適合你的。」

「是。」

雖然兒子這樣回答,但他知道他很不甘心,可是看到那個男人……

藤湖君心中有個底,那人就是千夜心底深處的雜亂思緒,而那人對千夜,恐怕……

除了那男人外,還有另一個,雖然是半妖,但他們兩身上的氣質,可以感覺到他們是兄弟。

而且那男人的眼神,讓他想起一個人。

『犬妖?西國的犬大將……鬥牙王。』

呵呵……看來自己的兒子要輸了。算了,沒關係,因為……

『如果是他……』

千夜,他的友,先在這祝妳早日找到幸福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