宵月一、起步

楓的村子已經收拾乾淨了,大家坐在火前取暖,但其中少了兩人,殺生丸和千夜仍在外面,大家從窗戶看過去,只見到殺生丸凝視千夜的背影,而千夜則是仰望天上的星辰。

「你還在生氣。」

……

「透過犬夜叉,你已經看到了。」

事後,殺生丸突然抓住犬夜叉的頭,透過犬夜叉看到他們在玉中的情況。

「妳太魯莽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為何不說?」

「我很害怕。」

「怕什麼?」

「殺生丸你不了解,當四魂之玉消失後,不管是我還是阿籬,都無法留下來,因為我們不是這時代的人。

她不敢說,不敢跟他說她就要離開。

殺生丸緩緩來到來到她身後。

「那這次收集完後,會如何?」

……我不知道。但我會想辦法,我一定可以找到辦法,至少……至少可以選擇一個,不管是我還是阿籬,都不會後悔的選擇。所以我把最後的選擇權給你,因為我很膽小。

殺生丸一手圈住她發抖的身軀,讓她靠在懷裡。

等時間到,再說吧……

他們之間一直有種難以言語的默契,不用言語,單憑一個動作,一個眼神,就能明白其中的涵義。

現在,只能順其自然。

隔天,阿籬和千夜都要回家了,說要回學校幾天。

阿籬坐在食骨井邊,先跟大家道別。

「犬夜叉,這次你不要隨便過來。」

「啊?」

「啊什麼啊!我告訴,你敢無預警過來,小心我會讓你永遠趴在地上。」

阿籬地認真警告,加上陰森的大臉,犬夜叉流下冷汗頻頻點頭。

「很好。」

然後她看了千夜一眼,再看殺生丸一眼,歪頭想了想。

「千夜,我一直想問。」

「嗯?」

「昨天我才想到的。犬夜叉都能透過食骨之井到我們那去。那殺生丸不能嗎?」

咦!

千夜看看殺生丸,想了一下,她從沒想過這問題,但是……

「我是沒想過。但是……我想他還是不要去,比較好。」千夜苦笑地搔搔臉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因為……很多原因啦!」

阿籬還想問問,但是看到一旁殺生丸已經變了臉凝視千夜,她很識相不再問了。

於是趕緊跳下井,先回家了。

 

千夜和殺生丸來到亡魂之井,她坐在井邊,稍看了殺生丸。

「這次不會那麼快回來,你可以先回月散里。不然就回宮看看吧,他們一定都很高興。

說完才要跳下去,就有一隻手圈住腰阻止了她,千夜才回身,唇上就印下又深又熱的溫度,久久才放開她。緊皺的眉間,正訴說他的不悅。千夜小喘著,她還是有點不習慣這樣的改變。

「我知道你不高興,但我說的是實話,雖然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去我的世界,但我知道我不想要你來。」

……理由。」

「就是……反正你不了解我的世界,你來只會亂七八糟。再說……再說……唉呀!不要問!反正不許來。」

才想掙脫,但是更緊的力道正說明這不是他要的答案,千夜咬著下唇,第一次克制害羞,捧起他的臉,給了一個很深的吻,然後趁時跳下井,回家了。等殺生丸意識到時,人早已消失。

回到楓的村子,見到小玲和琥珀及邪見在花園中,犬夜叉等人就是坐在一旁喝茶。

「那個……殺生丸。」

回首,是那叫楓的老巫女。

「我想跟你談談小玲的事。」

「玲?」

「為了讓她在將來兩邊都能選擇,最好讓她習慣人類的生活方式。」

看了玲,以前她只有他與協見,但是慢慢地,尤其自從千夜出現後,她又擁有更多東西。

「也好。」沒錯,也好。

「那讓小玲留下來吧,把這當作她第二個家。」

第二個家,是嗎……

對了。

「另一邊,是個怎樣的世界?」

「另一邊?是阿籬她們的家鄉嗎?」

「嗯。」

「我不太清楚,阿籬常帶來一些很稀奇的東西。犬夜叉應該比較知道,因為他時常到那邊去。」但是楓也知道殺生丸是不可能找犬夜叉問,殺生丸會問,應該是很介意千夜不希望他過去這件事。

嗯……這樣的話,換另外一種方式好了。

「殺生丸,我相信千夜會那樣說一定有她的苦衷,所以我有預感,千夜絕不會跟你說她家鄉的事。你如果想知道,去問犬夜叉或阿籬最好。犬夜叉我是不知道,但是阿籬一定有問必打答。你們是兄弟,聽一回我這老人的話,做兄長的,偶爾跟弟弟交流一下,沒什麼不好。

楓離開了,她會大膽說,是因為知道殺生丸不會在小玲面前動手。

凝望小玲的笑容,他看一眼犬夜叉,而犬夜叉好像也發覺到他的視線而回頭,但殺生丸馬上就將目光移開,往另一個方向去了。

「搞什麼啊?那傢伙……」莫名奇妙。

「總覺得殺生丸好像很在意千夜說的話。」彌勒說道。

「哼,那是千夜怕他去惹麻煩。」

「難道你去就沒惹麻煩嗎?殺生丸一定比你懂事。」

「珊瑚說的沒錯。」

「你們兩個……

「犬夜叉,說真的,你們兄弟兩現在的關係不比以前緊張了。去套套交情嘛!」

「彌勒,你是什麼意思?我幹啥要去跟他套什麼交情!」

「別忘了,千夜以後是你嫂子。」

「我才不……

「嘿嘿嘿,別說出會後悔的話喔。」

「我……

「好啦,你們兄弟兩有時真該好好談談。」

珊瑚邊推他,邊說。犬夜叉實在不想去,但是想到……殺生丸生氣還有失望的表情,說真的,他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去。

奇怪!

 

犬夜叉走往殺生丸所在的方向,一步步向前,卻又想一步步後退。

「我為什麼要去這趟渾水?真是麻……

束起耳朵,是笛聲,草笛聲。

「森宴?」

走出灌木,透過陽光,他見到殺生丸坐在樹下,嘴上貼著一片草。陽光照在他身上,風吹起他的髮,柔和的模樣實在難以想像他廝殺敵人時的殘忍。

殺生丸睜開眼睛放下草片,犬夜叉來到他面前,不好意思搔搔頭。

「那邊的世界我是去過幾次。」

一愣,沒想到犬夜叉會自己說。犬夜叉坐下來,第一次心平氣和地面對殺生丸。

「他們有很多顏色會動的方塊,還有一些鐵車,還有很多很好吃的東西……哎呀!我不會說,你要去看了才會知道。不然等阿籬回來,你會知道比較清楚。」

另一邊的世界……

天空的顏色,很藍,很廣,很平靜。

不知道那邊天空的顏色是否一樣?

感覺有點奇怪,突然安定下來,真的很怪。

「犬夜叉,兩邊的世界,你希望她會選擇哪邊?」

「嗯?這個……阿籬她回家,比較好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因為……在四魂之玉裡面時,我了解到,不只有我珍惜她,那邊還有珍惜阿籬的家人。」

……,你何時變懂事了。」

「少囉唆!」

殺生丸臉上淡淡的弧度,犬夜叉還是很不習慣他這種如風般虛幻的笑容。

可,他總算確定一件事,森說過,太羅還未死前,殺生丸是很常笑的,看樣子是真的。

 

井另一邊的世界學校。

阿籬跟千夜被編到同一班,兩人為了日後到戰國方便,都不參加社團。

午餐時刻,阿籬嘴唅著筷子,凝視對面正打算將胡蘿蔔放進嘴裡的千夜。

「怎麼?一直盯著我看?」

「妳……為什麼不想讓殺生丸來?」

「他又不能來。」

「不知道能不能啊!」

「還是不來的好。」

「為什麼嘛?」

……

「千夜!」

「妳看犬夜叉來的時候就知道了嘛!」

「殺生丸才不會像犬夜叉那樣惹麻煩。」

「才怪。」

看千夜吃著吃著,阿籬還想問,但千夜突然抬頭,看向教室門口,然後快速將便當吃光,擦擦嘴,很隆重蓋上蓋子,同時教室門口傳來一陣女生們驚呼。

「是劍道社的『冬木一誠』學長嘿。」

「果然近看比較帥。」

「他來做什麼?」

只見這個叫冬木一誠的男學生走近來,筆直就來到阿籬他們這桌。

「千夜同學。」

咦!全班女同學尖叫,除了阿籬還傻傻搞不清楚狀況。

「有事嗎?」

這下換阿籬一愣,因為她是第一次聽到千夜這麼沒溫度的聲音,跟某人一樣。

「關於我之前……

「我拒絕。」

「但……

「對不起,我對你一點興趣都沒有。」

全班女聲又一陣驚呼。

沒錯,這位冬木正是想追求千夜的男性中的其中之一。

先不管千夜是否野花有主,千夜知道接近她的男性總歸有三類,一是為名,因為她在賽場上的聲譽。二是為利,因為深堂家龐大的家系背景。三,就是自以為是征服者,因為她很清楚。此位還不知道被歸在哪類,但她就是不想跟他有關係。

因為,另有原因,而且很煩!

雖然千夜冷冷拒絕了,但是從冬木誠眼裡看去卻很不一樣,他會對她有興趣,是因為某天在道場上看到她揮刀的身影,該怎麼說?他被在陽光下凜冽又柔美的身影給迷住了。

而果然……

「一誠。」

門口,傳來柔柔的女聲,聲音像舒服的微風,但是卻帶了宛如玫瑰般嬌豔自信的聲音,而此聲的主人正是校花,白峰美貴。本人就如名字般,是朵在白百合中盛開的豔麗玫瑰。

原本是冬木的女朋友,對,原本。

「我剛才到教室找你,你不在。」

「我以為我們已經談過了。」

「但我沒答應!」

「那是妳的問題。」

「一誠!」

「兩位。」

兩人回首,見千夜站起身,一臉不悅。

「請兩位到外面談話,不要打擾本班的寧靜。」

陽光從後打上,有一瞬間讓人看不清楚,不知眼前是幻影還是實體。阿籬呆呆看此時的千夜,突然想起血姬夫人的話。

……太羅有成為國母的天份……

那是一股氣勢,別於殺生丸王者的氣勢。

冬木一誠又瞬間因千夜的身影傻住,但是白峰美貴可不同,她高傲來到千夜面前,第一次上下打量她。

「我以為一誠看上的人是什麼美麗的花,不過是雜草嘛。」

「美貴!」

「一誠,她有什麼好?這種小草配不上你。」

「我已經說過……

好吵,真的好吵,吵死了!

「我說,白峰同學,既然妳在這,有件事我就可當面講清楚。」

「嗯?」

「我已經有男人了。」

又是一大喧嘩,像是要掀了教室的頂,但這次換冬木說不出話。

「哦,真的?」白峰美貴一臉不相信。

「還有,我對冬木學長一點興趣都沒有。」

「誰知道呢!」

「那是不可能的。」

突地,阿籬插話,然後笑笑地將最後一口飯吃掉。

「妳又是哪位?」白峰對阿籬的插話很不滿。

「妳不必管我是誰,但是我可以保證,千夜對學長一點意思都沒有。」因為有他們的保證,千百年的保證。

最後,這件事在上課鈴響起時,暫時結束,但是這件事相信很快就會成為話題,尤其是千夜有男人的這件事。

同時,更想讓阿籬知道,千夜為什麼不想讓殺生丸來的原因。

嗯,爺爺應該可以幫個小忙才是。

 

阿籬回到家,馬上就在倉庫中找到爺爺。

「爺爺。」

「啊,回來啦!

「爺爺,我……」

「阿籬妳看,這是祖傳的……」

「先不要管那麼破瓶子。爺爺,你跟深堂家的當家熟不熟。」

阿籬推開髒兮兮的怪瓶子,劈頭就問,反讓爺爺嚇一跳。

「熟,很熟。做什麼?」

「可不可以讓我見見他。」

「奇怪,去跟千夜說就好啦!」

「不行,因為這件事不能讓千夜知道。」

「古里古怪。好,爺爺幫妳打電話。

電話中,爺爺好像跟電話另一端的人聊得很愉快,大約過了一小時,爺爺才放下電話,而阿籬早就因為腳酸,到客廳看電視了。

「阿籬,走吧!」

「走?走去哪?要吃晚飯了嘿。」

「媽媽,晚飯不要煮了,我們出去吃,有人請客。」向廚房喊。

「請客?」

媽媽從廚房走出,草太也好奇探出頭

「爸爸,是誰請客啊?

「老朋友。快,準備出門。

就這樣,全家都出門了。

在大街上,阿籬糊裡糊塗就被爺爺拉著走,好像很趕似的。

「爺爺,我們要去哪啊?慢點啦!

「快啦,爺爺很餓!」

「餓?但是……

「到了、到了!」

爺爺停在一處很像是高級日本料理店的前面,抬頭看上面的匾額,才讓他們瞪大眼睛。

「相月亭!」

這是一家知名的高級料理店,光是預約就不容易,是什麼人會請他們到這樣的高級餐廳?

整間店名符其實的日式古建築,魚池有好多色彩繽紛的錦鯉,還有在昏昏瞪光下的眾多花朵,看起來既神祕又雅緻。

進入餐廳玄關,兩旁的服務生馬上彎腰一口同聲說「歡迎光臨」,讓人覺得受到高尚的待遇。

「我是日暮。」

爺爺表明身分後,服務生很快將他們帶入一處最裡面的廂房,感覺一步步都像深入奇境,怕會被突然出現的東西嚇一跳。

服務生打開門,馬上就看到餐桌的上位,坐著一位和藹卻很有氣勢的老人,他身著深色短掛和服,腰挺得直直的,不像自家爺爺老是彎腰,臉上的皺紋不像是經過時間沖刷,還隱藏年輕的活力。

「浩泉,我來啦!你說的,全部你買單。」

「好好好,我買,我已經要流多做點好吃的出來了,保證吃到你都走不動。」

「阿籬,這位是深堂浩泉,現今深堂大當家,也是千夜的大伯公。」

「您、您好!」

「呵呵呵,不用緊張。千夜受妳照顧了。」

「不不不,是我受千夜很多照顧。」

「好了老友,不要站著,來來來,不要客氣。等等菜就會上來。那個……阿籬。」

「是!」

「妳先隨我到旁邊的房間,說完妳想說的事,再來享用大餐。」

浩泉打另一邊的開門,阿籬先看看爺爺,然後才戰戰兢兢與他進入另一個房間。

「坐。」他入座,也請她坐下。

「謝謝。」天啊,千夜的大伯公,她竟然見到千夜的大伯公!

「抱歉,如果邀你們去本家,千夜很容易就察覺你們的氣味,所以才約在外面。」

「沒關係,不過……讓您破費請我們吃高級料理。」

「呵,這是我長子的餐廳,也是千夜的大叔叔的店,他同時也是這的掌廚,所以這間店算是深堂家的財產。」

「什麼!」老闆兼大廚!

「阿籬,你想見我的原因是……

「喔!其實……在說之前,我一直很想問個問題,但是都不敢問千夜。」

「什麼問題?」

「請問您……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和千夜,以及井另一邊的事。」

……是。」

果然。

「早在千夜還在娘胎時,我和她爺爺就看到了。」

「這麼早!」

「緣分是很奇妙的,加上她又是帶著遺憾。不過,我們也沒想到她的思念,竟然能強到將所有人牽起來。」

「那……您聽千夜提起過,殺生丸的事嗎?」

「呵,當然。其實不用她提,因為我們都知道,那孩子以及他的因緣。而且……阿籬,妳知道千夜是什麼時候恢復前世記憶嗎?

「不知道。」

「四歲,只有四歲。」

深堂浩泉所說出的數字,赫然讓阿籬震驚瞪大眼。

「同時,也是她父母離開的時候。她父母因為車禍而走了。」

「那…………千夜不就……」天啊,她根本沒法好好說話!

「對,其實從那開始,她的思念就一直停不下來,對他的思念,對父母的思念,還有對前世的一切。」

阿籬回想起殺生丸曾說過,太羅的父母與深堂家,還有殺生丸和犬夜叉父母親之間巧合至極的因緣。

很好,那他們應該不會反對千夜的男人是……妖怪吧!

「其實,深堂老爺……

「別……別叫老爺,妳跟千夜一樣,叫我大伯公好了,叫起來多親啊。」

「好。大伯公,其實……

阿籬將回來時的情形簡單說了一遍,還有提出自己的疑惑。

「所以我想說,犬夜叉都能了,殺生丸為什麼不能呢?」

「嗯……其實,應該是可以的。」

「嘿?」

「但是,我想還是要先試試看。」

「怎麼試?」

「就這禮拜天好了,我會讓千夜轉移注意力,然後我到亡魂之井等你們。在那之前,妳先跟他們兩兄弟兩說明一下,然後……

 

時光飛逝,星期天到了,阿籬站在食骨之井旁,有趣凝視犬夜叉震驚的大眼,還有殺生丸懷疑的眼神。

「就是這樣。犬夜叉,你騎雲母跟殺生丸去亡魂之井。我呢,先到千夜家,在井的另一邊等,如果殺生丸跳下去後沒有成功,那你就到家裡等我,叫媽媽通知我就好,不許來找我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不要管!喔,還有。殺生丸,這是千夜的大伯公要給你的,消隱衣。

阿籬從行李中拿出一件白色外衣,遞給殺生丸。

「千夜被大伯公引開,現在不在家,所以你不用擔心,大伯公說這件事要秘密進行。好了,出發吧!

糊里糊塗,犬夜叉和殺生丸已經站在亡魂之井旁了。

兩兄弟一同看向井內,默不出聲。

「你……真要下去?」

犬夜叉非常懷疑,會不會下去後掉到別的地方啊?

殺生丸只是凝視,然後無語穿上消隱衣,縱然一身跳下去。

「殺生丸!」

,踏在平穩的泥土上。

犬夜叉瞇眼看井內的殺生丸,徹底無語。同時,殺生丸心中也浮出一股失望,他果然過不去,是嗎?

「看來是不行。好了,回去吧!

但是就在犬夜叉轉身之際,井內射出一道強光。

「什麼!」

轉眼間,井中的殺生丸早已不見蹤影。

「他真的過去了?」

犬夜叉快速騎上雲母回到村子,匆匆跳下食骨之井,當他打開祠堂的大門時,看到阿籬的媽媽正在曬衣服,草太在旁幫忙,爺爺坐在椅上喝茶。

「哎呀,犬夜叉。」

「狗哥哥?」

「伯母,阿籬呢?」

「阿籬?她找千夜去了。喔,對了,阿籬說如果你來的話要我通知她,對吧?剛好,買給她的新手機正好拿來用。我去打電話。

但是媽媽還沒走進家裡,就有客人出現在院子中。

「對不起。」

一個年輕的男人站在院子裡,他無聲無息出現,大家都沒發現他,而男子走到犬夜叉面前,稍微打量他。

「你就是犬夜叉?」

「幹嘛!」

「唉,怎麼是兄弟,同一個老爹,個性卻差十萬八千里。算了,不要浪費時間。

只見男子從懷中丟出兩張紙人,紙人瞬間變大,手中還拿著一個貼滿符咒的麻布袋。

「綁起來。」

無預警地,犬夜叉被裝進麻袋,捆了起來,被紙人扛在肩上,不管犬夜叉的反抗怒吼,就下階梯,將犬夜叉丟上車。

這是什麼?綁架!

男子又嘆一口氣,柔柔肩,一副很累的樣子。

「日暮爺爺,我先走啦!」

「好,麻煩你了。」

「不會。」

道別後,男子上車,迅速朝千夜家前進。

「爺爺,那是誰啊?他怎麼……」太快了,草太都傻了。

「那是『創』,浩泉的孫子,千夜的堂兄,別擔心。好了,喝茶喝茶。

邊哼歌邊進屋,悠悠哉哉,一點都不在意。

同一時間,千夜家,亡魂之井旁,殺生丸正與眼前的老人面對面。

「殺……殺生丸,你還真的過來了!」

阿籬既訝異又興奮,哈哈哈!

而殺生丸只是凝視眼前的老者,他感覺……很眼熟。

「殺生丸,我們終於見到面了。」

「你是……

「深堂浩泉,現今大當家,千夜的大伯公。」

所以他真的來到井另一邊的世界?

仰頭,光從竹林照射下來,空氣中的氣味,的確不同了。

「爺爺!」

轉身,見到一個男人,身後跟著兩個大紙人,還扛著一大袋拼命蠕動的麻袋。他見到殺生丸,表情明顯不高興,很不高興,但又很無奈,紙人將麻袋放在地上後,解開袋口,將犬夜叉倒出來。

「貨到,我走了。」

馬上就快速離去了,好像在躲避什麼,一點都不想留下。

「可惡!那是誰啊?竟然這樣對我!」

「犬夜叉。」

「啊?阿籬妳在啊!」

「你真是丟臉嘿,竟然被別人扛在肩上。」

「是那傢伙自己突然抓我,要不是那強大的符咒,我早掙脫了。」

「唉……

「別嘆氣!」

「犬夜叉。」

聽有人叫他,犬夜叉才發現旁邊的老人家。

「你是……你該不會就是千夜的大伯公吧?」

「正是老朽。」

「那這裡是千夜家?」

「沒錯。我派千夜到我次子的店去幫忙,所以她不在。」又轉向殺生丸,笑容更深了,「看來實驗成功。但是我希望這件事先不要讓千夜知道。」

「為什麼?」阿籬不懂,她本來還想給千夜驚喜呢!

「就是因為是驚喜,千夜等這天等太久了。阿籬,我希望妳能幫我。

「嗯,只要我能做到,一切包在我身上。」

「殺生丸,我知道你現在有很多疑問,但是就如你所見,我們的世界和你們的世界有很大的出入。阿籬,我希望妳能教他們兩兄弟關於我們這世界的一些基本常識,還有穿衣方式,衣服方面我會準備。四魂之玉的事你們不用擔心了,不需要急,慢慢來。還有殺生丸,你還記得深堂家的消隱之術嗎!

殺生丸一怔,眼懷疑瞪著浩泉。

「我希望你可以教犬夜叉和阿籬消隱之術,以及,教犬夜叉『人化之術』。」

「人化之術?我為什麼要學?」

「犬夜叉,你的外表在這裡太顯眼,為了往後,學起來比較好。還是你學不來,因為人化之術不好學喔!

「什麼!我學給你看!」

「很好,老朽拭目以待。殺生丸,我想要給千夜驚喜,所以一切默默進行,等時機到時我會通知你們。

就這樣,浩泉從竹林小路離開,留下他們三人。

殺生丸凝視老人的背影,回首看身後的井,一切的一切,其實很簡單,很自然,自然到……他們完全沒有發現,手中的線已經將彼此牽扯至深。

現在他發現了,但千夜還沒發現,但他不會說,因為不能由他開口。

呵,不管是千夜還是這位老人,都各懷心思,默默進行。

真不知最後的贏家,是誰?

忙碌,很忙碌,好像自從從戰國回來後就變得非常忙碌,上下學,到叔叔的店中打工幫忙,到別的地方當工讀生,說實在,現在沒有必要時時刻刻往戰國跑,實在有點不太習慣。

「謝謝光臨。」

彎腰,用微笑送顧客離去。

現在千夜的所在地,是一處備受女性小孩歡迎的點心店,沒有連鎖,僅此一家。

七夕,是這家店的店名,聽說老闆很喜歡「七夕」牛郎織女的傳說故事,是個浪漫主義者,店內的產品不管是西式、日式、中式點心樣樣盡有。東西好吃,老闆兼大廚長得又高又帥,吸引不少女性光顧,但是可惜王子已經結婚了。

看,店家的所有客人的目光,都隨著從廚房走出的人的身影移動。

「千夜,辛苦了最近人手有點不夠,我又不想僱用多餘的人,請妳來可幫了我大忙。」

「二叔,讓你手下的妖怪來幫忙就好啦

「呃……免了,只會惹更多麻煩。」

不是他沒試過,而是派他們來幫忙的結果,是一大群女人爭風吃醋,搞不好點心店垮了,開牛郎店可能還有前途。

「為了謝妳,送妳一盒點心。要什麼?」

「一樣,我要媽媽的最愛。」

「可是妳媽對每個點心都是最愛啊,妳要吃垮我啊。沒關係,二叔的點心多到可蓋另座富士山,盡量吃,沒問題。」

「二叔!」當她是貪吃鬼嗎,雖然她真的很喜歡吃小點。

七夕的店長兼老闆和大廚,深堂勇,深堂浩泉的次子,此時正有趣地看姪女嘟起小嘴的可愛模樣。

「哈哈哈……好了,不逗妳了。紅豆麻糬、綠豆糕、桂花餅、蜂蜜蛋糕,還有嗎?」

「雞蛋糕、黑巧克布朗。」

「嗯?這是妳的最愛吧!」

「對。」

「好好好,二叔大放送,肥死妳。」

「抱歉,二叔你也知道我運動量大,很難胖起來。」

聽似一句很普通的話,對千夜而言,對這位千夜的二叔而言,並非一句很普通的話,是有另外的意思。

「千夜,這次有受傷嗎?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小心點,妳每次去,二叔都很擔心。」

「我知道,危險很多。但是放心,我會小心的,而且還有其他夥伴在。」

「唉,二叔知道,畢竟井那邊的事我們無法插手,因為那是妳的因緣。但是答應二叔,不要勉強自己,好嗎?」

……好。」

父母去世後,三位叔叔加上小叔,還有其他家人都給了她很大的支持和鼓勵,他們用他們的方式愛她,疼惜她,上天在這次給她最好的慈悲,是擁有這些家人。

「好了,妳回去休息吧。晚上不是還要到『相月亭』去幫流的忙,先回去睡一下,好應付晚上的客人。」

「要不是一嬸要我去表演,一叔才不要我去呢。」

相月亭的老闆兼主廚,深堂流,浩泉的長子。

「的確,在豺狼虎豹裡跳舞,就算全身裹的緊緊的,對他們而言還是刺激的媚藥。」

「奇怪,每個藝妓都比我漂亮,為什麼注意力到時候都回都到我身上啊。」

「千夜,只有妳自己沒有發覺而已。」

「發覺什麼?」

「就是……不說!」

「二叔!」

勇笑笑笑,說不說就不說。的確,只有千夜自己沒發現,自己那令人奪目的光輝。

這次週末,千夜回到戰國的楓之村時,驚訝阿籬早就回來了,楓姥姥還在給她做巫女修行,看阿籬換上紅白的巫女裝束,跟在楓姥姥身邊聽那個學這個,她有點訝異,但是更讓他訝異的是,殺生丸竟然在訓練犬夜叉!

咚!犬夜叉又整個人趴在地上,大口喘氣,滿身大汗,累的不得了。而殺生丸則是坐在一旁,冷冷看著。

「犬夜叉,我說過,不要去反抗體內流竄的妖氣,不然過不了多久,你就會撐不下去。」

「你……你說的……倒容易……

千夜看著……在殺生丸妖氣結界中雙眼通紅,成妖怪型態卻保持清醒的犬夜叉,傻眼,因為……

「你在教他人化之術嗎?」

……

「千……千夜,妳……回來啦……」還在喘。

「呃……犬夜叉,慢慢呼吸,不要抗拒。對,慢慢的,慢慢將妖氣舒展開。」

「呼呼……嗯?好多了!」

「犬夜叉,你現在是因為在殺生丸的結界內,所以才能保持清醒,但如果是在結界外……總而言之,不要急,不要被過去的種種而被恐懼矇蔽雙眼。」

千夜現下看起來,就像是以前太羅教導他時的時候一樣,溫暖又令人安心。

「是不是感覺到滿滿的妖力,在體內亂竄呢?」

「嗯。」點頭。

「就像殺生丸說的,不要去抗拒你的妖氣,那是你的一部分。還記得在月散里做的特訓嗎?」

「記得。」

「踩花繩。」

「踩花繩?」

「對,想一想。」

聞言,犬夜叉好像領悟到什麼,他坐好,閉上眼睛,細細感覺體內的妖氣。

……流水,他好像可以感覺到體內流動的血液。

噗通……噗通……是自己的心跳聲。

殺生丸看已經慢慢恢復原狀的犬夜叉,看一眼已經來到他身邊的千夜。

「多事。」他本來是要犬夜叉吃盡苦頭,然後才要讓他自己發覺的。

「不要這麼殘忍嘛!」

「哼。」

「小玲呢?」

「跟琥珀和邪見去抓魚了。」

「是嗎。那好吧!我去跟楓婆婆借神社一用。」正要離開,卻被殺生丸一手捉住手腕。

「做什麼?」

「卜卦,我要查玉的去向。」

感覺到手腕上突然增加的力道,但是沒多久就放鬆了。

「注意妳的身體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

千夜微笑,看一眼閉目的犬夜叉,笑嘻嘻離去。看千夜愉悅的背影,殺生丸將懷中的五顆淚珠拿出,他一直想跟千夜談談這五粒淚珠還有白金所顯示的可能的未來,卻找不到時機,他知道他在逃避,但是……

神社中,千夜手持靈珠,結印,凝視羅盤。旋轉的指針,最後指向西方,看了一下占星儀。

「右西,白虎,婁宿……

睜開眼,凝視眼前的水盆,丟下靈珠入水,慢慢從紋中瞧見的是……井和橋……

笑了,她知道第一個會先找到誰了!

「千夜。」

聞聲,她轉身,看打開的門外,阿籬擔憂地走進來。

「妳還好嗎?已經晚上了,妳怎麼占卜占這麼久?」

看向窗外,已經漆黑一片,她怎麼都沒感覺!看來自己的力量還有體力還沒恢復。

「對不起,我都沒注意到。」

才站起,一陣昏眩席捲而來。

飛快地,一個身影快速並穩穩接住她。

「殺生丸……

「不是說了,要妳注意身體。」溫溫的話中,是充滿怒火。

「對不起……

「找到了?」

「嗯。」

聞言,他迅速抱起她,往楓特別留給他們的屋子而去,一點都不給千夜說話的空間。

她要休息!

現在哪都不許去!

眾人傻眼地看殺生丸抱千夜離去,相互對望,都噗一聲笑出來了。

 

屋中。

千夜躺在床上,小玲正擔心地幫她擦汗。

「姊姊,好一點了嗎?」

「嗯,好多了。」

「不要勉強喔。」

「好,姊姊知道。」

殺生丸幫千夜把脈,很虛,自從千夜醒來後,身體就一直很虛,為什麼?

突然,他感覺到懷中的五顆淚珠在蠢蠢欲動,難道說……

「玲,出去一下。」

「咦?」小玲不明看著殺生丸。

「我說可以才能進來。」

……是。」

眨眨眼,雖然不知道原因,但她還是很聽話出去了。

「殺生丸?」

他轉向她,有點掙扎,但是……或許是時候了。殺生丸從懷中拿出那五顆淚珠,千夜頓時錯愕。

「這、這是……

「白金一直收著。」

所以殺生丸……完全看到了?

殺生丸扶起她,讓千夜靠在懷裡。

「吃下。」

「咦!」

「這些,可以替妳將氣調回。」

「但是……

「現在有我陪著。」

看殺生丸手上的淚珠,鼻又酸了,滑下高興的眼淚,她微笑點頭。當千夜的手覆蓋在殺生丸的手上時,五顆淚珠閃出耀眼的光芒。

手,溫溫的……

打開掌,五顆淚珠變成一顆,正閃著七彩的光暈。

千夜吞下珠子,將過去的一切悲喜,一切甜蜜酸楚,重新納入自己體內。感覺氣在體內流竄,讓她有點呼吸不過來。但是沒想到,殺生丸忽然附上唇,將自己的妖氣渡給她,化了淚珠。

深沉的吻,感覺緊緊的懷抱,思緒回到過去他們第一次相遇,進而日積月壘逐漸壯大的情愫,此時好像要爆發開。

放開彼此,喘息又深又重。千夜駝紅雙頰,凝視殺生丸深邃又專注的眼。

「再休息幾天就出發。」殺生丸緩緩開口,聲音有點沙啞。

……但是……

「人跑不掉的。」

……好。」

這次她很聽話,乖乖閉上眼睛,慢慢深沉睡去。殺生丸將她抱上被褥,喚小玲進來,跟邪見交代一下就走出屋外,飛到附近的可以俯瞰全村的山丘上守衛。

夜風徐徐吹動額前的銀白色髮海,傳來淡淡清香,殺生丸撫摸上唇瓣,微微笑了……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