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言、不祥之兆

天空蔚藍,伴隨白雲漂泊,清風爽朗吹過草原,理當應該是晴空萬里的天氣,但是卻有一群人拼命跑在路上,朝稻荷神社前進,衝進神社就放聲大喊。

「神主大人!宗堅神主大人!大事不好啦!」

叫聲,打斷裡面正在誦經的人,打開大門,不悅地看底下的人群。

「什麼事需要大呼小叫?」

大家喘口氣,手一直只著門外,不停喘著。

「不……不好了……

「竹竹、竹林……竹林……

「竹子開花了!」

一愣,名為宗堅的神主過了幾秒鐘才回神來。

什麼!此話,瞬間讓他臉色大變。

竹子花……開了!如此不詳之事竟然發生在此時!

「父親大人!發生什麼事了?」

走廊另一方,跑來兩個大約九、十歲的男孩和女孩,男孩身上穿著跟父親一樣的神主裝束,女孩則是傳統的巫女裝束,因為聽到前院的吵鬧聲,才趕緊過來看。

「坤一少爺,杏葉小姐,大事不好了,竹子花開了!」

「竹子……

……開花了?」

兩人吃驚看著父親,父親臉上已經沒法用難看來形容了。

神主看著天,趕緊轉身入大殿拿起筮竹開始占卜,但是……

碰!他手一揮,將東西全打在地上,碎成片。

「父親!」

「父親大人?」

怎麼會……他不允許,他決不允許他們世代繼承神社,他是神官,是陰陽師,是當家,他決不允許這個妖物!

衝出大門,差點撞倒自己的兒女,兩人望父親向內狂奔,也趕快跟上前,沒多久卻聽到尖叫,是從母親房裡傳來的!

衝進母親的寢房,看見父親像是發瘋似的抓著有身孕母親的細頸,而一旁的產婆則是想將父親拉離。

「大人!大人快住手啊!」

「父親!」

「閉嘴!」雙手的握力又更加緊。

「親……親愛的……

「葵!聽我的!這孩子不能生!」

「父親,放開母親大人!杏葉快找人幫忙!」

「好!」

男孩上前拉住父親,女孩跑出去後馬上帶了幾個男人來,快速將他們的父母分開,坤一看母親痛苦摸著頸猛咳,呼吸空氣,看那方早以衣衫不整的父親,非常生氣。

「父親!你是怎麼了?母親今天已經快生了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母親大人!」

「閉嘴坤一!這肚裡是妖孽!是妖怪!」

「什麼!」

「葵,孩子不要生,這孩子不能生!」

「你在……胡說什麼?」

「竹子花開了!」

「咦?」

「還有,今晚是……今晚是月蝕之夜,是血紅的月蝕之夜啊!」

眾人全體愣住,今夜是……幾百年來才有一次的……禁忌之夜,這消息……真不吉利!

『冷靜點,宗堅!』

房裡,突然出現一個身穿華麗和服的俊美男子,一手持扇,一手護在葵面前。

「冷靜點,這可不像平常的你。」

「悸勢火大人……

眼前這位男人,是此間稻荷神社的狐神,官位正一品,是高階神明。手上的扇子一揮,除了自家人之外,所有人都昏倒了,再一揮扇,昏倒的人都不見了。

「悸勢火,為何阻止我?」

「不阻止你,倒頭有難的是我,誰知天界會降什麼奇怪的罪名給我。」

「祢是神明,就應該知道這孩子不能出世!」

「就是因為我是『神』,所以才阻止你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那些訊息雖不詳,但只是徵兆,是警惕。葵肚裡的孩子,可是得來不易的因緣。」

「我不懂!」

「宗堅,這孩子一定要出世,我等這天可等了好幾百年。再說,葵今晚就要臨盆,想拿孩子也來不及了。」

「這話是什麼意思?」

「總而言之,葵非生下孩子不可,如果你敢再阻撓,我可退去你神主的資格。」

他看到祂的眼中閃過一絲火光,看看妻兒三人,只哼了一聲後就離開了。

「謝謝您,悸勢火大人。」

「謝謝。」

坤一和杏葉向祂道謝,祂微笑,並和坤一起幫葵躺下身。

「唉,坤一,杏葉,你們要趕快有繼承這間神社的準備,宗堅……果然不適合擔任神主的職位。」

「您怎麼這麼說,父親大人哪裡做的不好?」

「哥哥說的是,為什麼?」

但悸勢火只是微笑,並將手放在葵圓滾的肚上,查看胎兒。

「幸好。葵,別擔心,孩子沒事。而剛才的人們,我已經消除記憶。」

聽到神明大人的保證,她放心了,但是……

「大人,夫君……是怎麼了?」

「還不是一些徵兆,竹子花、紅月和月蝕。但是別擔心,孩子不是妖怪,這些……雖然不是祥兆,但也不是惡兆,是個通告而已,別擔心。今晚我會好好保護妳,讓妳平安生下孩子。」

……是,謝謝您。」

「坤一、杏葉,你們快去拿風鈴製結界,拉除魔弓的人也多找點,今晚可有得熬了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坤一問。

「今晚的紅月,妖物們可能會蠢蠢欲動,以防萬一多準備些。葵,今晚妳一定要咬緊牙關撐下去,不要聽宗堅胡說,這孩子不是妖孽,而是妳活生生的骨肉。」

另一方,在村子旁某做山上的森林中,有一雙眼睛盯著這座村子,盯著那間稻荷神社,此時察覺到身後的聲音,轉身看見一隻狐貍叼著卷軸出現在草叢,狐狸走出草叢恭敬行禮,接著將卷軸交到手上後一溜煙就離開了。打開卷軸詳看內文,雙眼瞬間瞪大,驚訝再次望向稻荷神社,感覺到自己的心正怦然跳動。

等到了,終於等到了,幾百年了……這幾百年都是值得的!

 

夜晚來臨,今天神社中除了能聽到弓弦彈動的聲音,和屋簷下的風鈴聲之外,還可聽到女人的哀號。坤一和杏葉以及身為神明的悸勢火在門外守候,但總不見身為丈夫的宗堅出現。

這時風中的晃動,使悸勢火看向天空,搖身一變,變為九尾狐跳上屋頂,對著夜空嚎叫。

猶如麥穗的竹子花,在凜風中搖擺著,發出細柔卻森冷的聲音。

月蝕,已經開始,妖魔們也開始亢奮,人們圍著神社不停祈禱。此時卻看見一大群狐狸圍住神社,並對著空無一物的地方豎起毛咆叫,這是……狐神顯神蹟了!

同時,遠方的山上傳來狗的長鳴,一群狗也向神社靠近,原以為是要攻擊狐狸,沒想到卻是與狐狸一同圍住神社,像是在保護什麼。悸勢火看著底下的狐群和犬群,提笑,微吊眼更是高興上揚。

『他還真是害羞啊!』

不過由此可見,他見到祂的信使,聽房內葵的叫聲,這個孩子……路雖難走,但一定不會孤單。

仰頭看看月亮,月蝕已經完成,那鮮紅的月,像是用血深染似的。

此時底下傳來躁動,女人們紛紛進進出出,驚慌不已。

「快!叫神主大人!」

產婆衝出房抓著另一個男人大叫,那男人趕緊往大殿衝去,事情有點不對勁。

「怎麼回事?」

「坤一少爺,夫人……夫人和胎兒可能不保啊!」

「什麼?」

「胡說!妳胡說!」

「杏葉小姐,我怎敢胡說八道!」

正當場面凝重時,遠方那男子急忙跑回來,臉色是難看無比。

「不行吶!神主大人一直在大殿誦經,不出來呀!」

「那怎麼辦啊?」

「少爺,您是長子,您來決定,是要保夫人還是孩子?」

「什麼!」

「怎麼會……哥哥!」

是要母親,還是要肚裡的弟妹?他……該怎麼選!

『坤一……』

抬頭,對上悸勢火的眼睛,看著血色的月蝕,看著他們的稻荷神,他……

「我不會選!」

「哥哥!」

「坤一少爺!」

「少爺!」

「我不會選,因為根本不需要,母親會平安,孩子也會平安!」

坤一朝著門,趴在門扇是上向內大吼。

「母親,妳可以的!稻荷神在保佑,相信妳自己,相信我們的神明!」

「娘,哥哥說的是,相信妳自己!弟妹生下來不能沒有娘呀!

葵滿頭大汗,眼神渙散,但是她聽到了,她兩個孩子的鼓勵,她要……振作!

「夫人,夫人再用點力,已經看到頭了!」

「加油夫人!」

「啊—————

「出來了、出來了!還差一點!」

「快呀夫人!少爺和小姐在為您打氣呀!

,她的孩子在為她加油,除了坤一和杏葉,還有這個孩子,她早感覺到丈夫……根本不要這孩子,所以……所以她這個母親絕對不能丟下孩子先行離開!

這份意念激勵了她,幾秒後,是一陣響亮的娃娃哭聲。

「出來了夫人,是小姐,是小姐啊!」

「哭聲真大,一定很健康。」

葵喘著氣,提起笑容,扶她的女子為她擦汗,同時也灌輸真氣給她,保住她的命和止血。葵知道,除了產婆外的所有女子,皆是悸勢火手下的狐女。產婆趕緊為娃娃洗澡,包好後交到葵的懷中。

……好溫暖,又小……又暖……

她的孩子……

「但是……夫人……

「嗯?」

「小姐身上……有不好看的印子。」

印子?

葵拉開包巾,看到孩子胸前,從胸口延彎到右下腹腰,有一輪宛如「新月」般的胎記,但這胎記……很像是被抓的痕跡。

外面,坤一和杏葉聽到娃娃聲,還有知道母親沒事都開心極了,但在此刻,兩人看到父親出現在走廊另一端向此而來,接著將一張紙交到坤一手上。

「等會交給你母親。」說完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

看著紙,望父親離去,兄妹倆內心一陣難過。

「哥哥,父親是不是……不希望……

「別胡說!」

「哥哥……

「有些事……最好不要說出口,內心知道就好。」

……嗯。」

坤一看看房間,手將紙握皺了,紙上所寫的,是孩子的名字。

但是這名字……

『父親,您……是不是被污染了?』

月蝕已過,露出月該有的顏色。

四周的空氣似乎還在晃動,黑暗們躲在深處凝視此地,虎視眈眈,但是守護的狐和犬並無離去,反更加警惕。

兩方一直僵持到……太陽透光的那刻起,才算暫時結束。

坤一看向昇陽,紙因力道而皺在一起。悸勢火說祂等到了,相對,他也是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