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  初與終

序言

百年千年的輪迴,一首牽著一首。

以為陌路的旅途,卻交織一線。

縱身戰沙疆場,冷情看黃風埋沒情與慾。

灑一地的酒,是別離還是再相見。

不要道別,只要此時此刻,能將心交付於手。

就算是極為不可能實現的願望,就算只是短暫的夢,也罷……

終話 戰詩

終於要到最後了,站在此,看到天上巨大的蜘蛛,連空氣中都彌漫臭味。千夜拒絕了森等人的協助,因為不想再牽連更多人,加上……這是他們的業障。

「阿籬。」

「嗯?」

「剩下,就要看妳自己了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

「妳只要淨化了四魂之玉,那妳原本的靈力就會恢復,會變得更強。」

「但只要四魂之玉消失,就算靈力提昇也無關緊要了。」

「誰說的,妳的力量提升,可會增加你們家的收入喔。」笑。

千夜又看一眼天上的蜘蛛,低頭思索一下,只見她退下沉重的包袱,這包袱是她之前回家時,大伯公給的,說是全家給她的祝福及加持。千夜解開包袱的封印,打開,包袱內出現一套簡易的白色戰甲。所有人都感覺到,這套戰甲上傳來的潔淨之力。只見千夜從水壺中倒出液體,是酒,然後拿出一枝筆在戰甲上寫了什麼東西,又沾酒在弓上寫了什麼,口中念念有詞。最後她依序穿上戰甲,她現在看起來,真像個武士。接著到殺生丸面前,當大家的面拉下他的頸,給了一個很深的吻。

「妳……」殺生丸嚇一跳。

「殺生丸,我之前說過,我見過翠子。」

她的話,讓其他人大吃一驚。

「我答應過翠子,如果有緣,會再相見。」

,就是現在。

「如果我沒有死,那麼四魂之玉就會交到太羅手上,我的手上。這是我與四魂之玉的因緣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奈洛會覺得我是阻礙,是因為四魂之玉不只懼怕阿籬,也怕我四魂之玉轉手到桔梗手上之前的那段時間,玉會沒有像在奈洛手上般爆發,是因為太羅,因為我的力量在壓制。我在與翠子見面時,注入了靈力和妖力給翠子心臟。因為我的氣很不同,所以四魂之玉才會進退兩難,被壓抑。殺生丸,你要做什麼,盡情去做,現在不能顧慮到我。你只要記住,相信我。

「……」

她笑了,看向奈洛,她與翠子的因緣……

「各位,對不起,我要先走一步,而你們要等待時機。」

說完,她就迅速朝奈落飛去,伸出抓子開了口,進入奈落的體內。

實在發生太快,大家都反應不及。犬夜叉本想追上去,卻被殺生丸一手擋下。

「殺生丸,你不擔心嗎?」阿籬不該相信他真讓千夜去了。

但是對於阿籬的問話,他沒回答,可阿籬卻能從他緊皺的眉間看出他的心境。

是啊,怎會不擔心。

「暫時還不用緊張。」

「暫時?」

「消隱之術,是深堂家獨特的法術,奈落暫時還不會發現她。」

對,只是暫時。

同時,在阿籬與千夜的世界,深堂家的本家,現今大當家,千夜的大伯公,此刻正立刻站起,他一身陰陽師裝束,凝視眼前的大水盆,又瞧一眼旁邊的火堆,同時有兩個男人緊張衝進來。

「爺爺!」

「老爺子!」

當家看了他倆一眼,只說了一句話。

「請大家都來吧,她現在……正需要我們的祈福。」

「是!」

「是!」

兩人爭先恐後衝出去,要以最快的速度集合大家。

而當家,則是緩緩坐於火與水的面前,手結印持靈珠,靜靜守候他們最愛的寶貝。

同時,千夜走在充滿蜘蛛絲的怪異道路上,周圍的鬼怪魍魎不知殺了幾隻。

時間過了多久?她不清楚,只知道要繼續找。

曲靈抓了小玲,但她相信殺生丸會救她。

「翠子……」妳在哪裡?

又是一大震動,想必大家都在戰鬥吧!

而她,要盡快,氣息很弱,一定是在深處。

哼,她竟然在害怕。

深黑的黑暗,就算害怕,還是要進去,就算……

「殺生丸……

她騙了他,她又騙了他。

……等事成之後,留下來……

她想,她真的想,但是……真的能嗎?

又過了一陣子,千夜有點累了,殺了許多妖怪,體力不知還能撐多久,她的身體還未調養好,實在有點吃力。

突然,她看見潔淨的曙光,那是……

「四魂之玉的氣味?阿籬的力量恢復了!」殺生丸滅了曲靈!

糟了,沒想到這麼快。

大家都陷入黑暗了吧,只希望她在珊瑚身上看到的未來不要發生才好,不然……她會後悔。

「小玲……」

她不是個好姊姊,因為她還是利用了小玲,帶著小玲的奈落的幻影,如果珊瑚沒發覺,就會連小玲一起殺。她看到的,就是珊瑚要犧牲小玲的畫面。

「殺生丸……」我相信你,一直都相信你。

又是一震天搖地動,還散出更多瘴氣,千夜趕緊蹲下,扶住身體,將面照戴上。

「殺生丸開始斬殺了嗎?」是爆碎的衝擊。

安靜後,她正要起身,卻發覺身上的戰甲有點不對。

「消隱術要失效了!」

那她就會被奈洛發現!

『千夜……』

這個聲音是……

「大伯公?」

『千夜,聽得到嗎?

「大伯公!」

聽到回聲,當家鬆了一口氣,他現在正以孫子的血,還有柳樹及亡魂之井的藤蔓,用水為媒介,才能與孫姪女對話。

『酒還在嗎?』

「在。」

『消隱術應該差不多了,把酒灑在身上,酒裡是我加持過的消隱術,還可撐段時間。

聞言,千夜二話不說,把上就把清酒灑遍全身。

『妳要找的巫女應該還在更深處,要盡快。還有,戰甲是大叔和二叔打造,上頭有我們全部的加持,大伯公相信妳,要活著回來。』

她笑了,她能撐這麼久,就是因為身後有這麼多支持她的家人,戰甲的結界也替她擋去不少麻煩。

『伏姬……』

伏姬,是她其中一個小名,大伯公經常這麼叫她。

『小心啊……

當家面前的火突然轟一聲竄出,孫子大叫一聲,趕緊將手從滾燙的盆中抽出,指尖的用刀劃出的傷口還在出血。大家看滾滾冒泡的水以及大火,知道聯繫已斷,他們現在只能祈禱。

 

珊瑚跟殺生丸一同前進,稍看了小玲,她對不起小玲還有千夜,一定要跟千夜道歉才行。

就在眼前了,只要奈落消失,法師就有救了。

同時,千夜也一震,她感覺到了。

「黑暗,正在聚集。」是人心的絕望

奈落,你真是個可悲的人。

他真正的用意,不過是自欺欺人,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也只是顆棋子。

奈落挑撥人與人之間的感情,嘲笑、拆散、破壞、詛咒這樣的情感,但自身卻想得到這樣的感情,既諷刺又矛盾。

當年深堂家的詛咒,奈落會挑上深堂家,只因深堂家的家族精神和團結很強烈,奈落嗤之以鼻,覺得無聊的小遊戲罷了。

吸收四魂之玉,不倫身心都會變成妖怪,黑暗往往比光明更能參透人心。

「四魂之玉。」

沒錯,她的敵人其實並不是奈落,而是四魂之玉!

走著走著,又有幾隻魍魎向她飛來,拿起弓箭,射出一支。

「只剩最後兩支箭了。」不能再用了。

轟隆!

比之前更厲害的震動,是殺生丸爆碎牙破壞的聲響,還有傳來的氣味。

「嘖,沒想到我也是往奈落和四魂之玉的方向走

大夥應該就在附近了,看周圍掉落的肉塊,奈落正在崩毀

「嗯?」這個氣味是……

迅速飛去,循氣味找了又找。

「找到了!」

在肉塊中,她找到微微發亮的光芒。

「翠子!」

是翠子的靈魂結晶。

伸出爪子,撕裂那些肉塊,拿到翠子的靈魂結晶。

「翠子,妳聽到我的聲音嗎?」

只見結晶發出更大的光亮。千夜笑了,她高興極了。

「走吧!我帶妳去結束這一切。」

然後……

來到外面,沒想到奈洛竟然墜落在楓之村,她想淨化瘴氣,但是已經沒有多於的力量了。千夜用結界隱藏自己,看大家戰鬥,並暗處給予協助,除了殺生丸,大家都感覺不到她。

阿籬射出最後一箭,貫穿了四魂之玉,一切……都結束了。

現在看飄在食骨之井上的奈落,以及被阿籬的箭貫穿的四魂之玉,千夜才從眾人面前現身。

奈落看見她,稍有些吃驚。

「哼,沒想到妳竟然還活著……」

「奈落,你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了嗎?

「哼,妳說呢?

「不去了解,一昧只想得到,到最後什麼都沒有。」

不去了解?呵,是啊,他只是想得到……

「我向四魂之玉許了願,在我死去的同時,應該就會實現……」

最後,奈落閉上眼睛,化成一團白光,消失了。

五十年的因緣,穿越時空來做結束,宛如蜘蛛絲的執著,對現世的留念,在此一切都結束了。

同時,阿籬身後展開冥道,瞬間將她吸進入,在大夥震驚之際,千夜也在同一時間起跳進冥道中。

犬夜叉大吃一驚,殺生丸也是,他沒想到千夜會跳進去,隨即食骨井消失了。

 

黑暗中,阿籬從幻覺裡醒來,剛才看到的一切,家人及朋友,是怎麼回事?

「井已經被封閉,妳已經無處可去了。」

回首,是四魂之玉!

「這裡是哪裡!你對我做了什麼?」

「阿籬妳一直都在這裡,那是妳所看到的幻境。從今以後,要度過的日子。想回去嗎?那麼……向我許願……」

什麼!

「許願回到原本的世界……」

一定要向玉許願才回得去……

「不要畏懼黑暗!」

熟悉的聲音傳來,回伸所看到的人……

「千夜!」她為什麼會在這?

「阿籬,妳現在就在玉魂之玉裡面,不要輸給黑暗,要相信犬夜叉。」

相信犬夜叉?

「只要許了願,四魂之玉是不會消失,妳會一直留在這裡戰鬥。然後四魂之玉會會在下一世交到某人手裡,與可悲的願望同活。這樣的輪迴因緣,是無法斬斷的!

因緣會持續!?

「阿籬,要相信犬夜叉!」

「妳這個巫女……就是妳。」

「對,是我壓抑你部分的力量。四魂之玉,你沒想到吧!

「這場因緣與妳無關。」

「怎會無關,只要是被這場因緣牽扯進來的任何旁物,不管多小,都有關聯。說真的,黑暗比起光明,要來得更能融入人心。但是……沒有光明,哪來的黑暗!

「什麼?」

「四魂之玉,你認為你看透了人心嗎?愚蠢,當你如此想時,你比我們這些人類更加愚蠢至極。」

,不管如何是看不透的,就是因為看不透,所以才要去了解。

如果看透了心,那……靈魂又何在?

「阿籬!」

這時,聽到犬夜叉的聲音。

「犬夜叉!」

「阿籬,什麼願望都不要許!在我到達之前!在我到妳身邊之前一直等著!聽到了嗎?

她聽到了,犬夜叉的聲音。

「想見他嗎?」

四魂之玉,挑動心的四魂之玉,心或許會因為願望而陷入更深的黑暗,不過……

「犬夜叉一定會到這裡,我深信著。」

……不過,只要有黑暗的地方,就一定會有……光明。

『犬夜叉……

突如展開的冥道,出現在阿籬面前的是……

「阿籬……」

這……不是幻覺……

「犬夜叉……好想見你……」好想……

深深擁抱傳來的溫度,因此更加溫暖,好想見你……是因為思念,因為信任。

而現在……

阿籬轉向四魂之玉,她知道了。

「四魂之玉,告訴你我真正的願望。」

真正的願望……

「四魂之玉,消失吧!

潔淨的光,像太陽般照射在每個黑暗的角落,黑暗正緩緩被光吞噬……

久遠的種種,不管是悲是喜,在長久旅途上所遇到的一切,看多心的黑暗,不管是人還是妖,都會有小小的願望。

引導心墮落黑暗的邪玉,將不復存在。

在玉消失時,所有的牽連都會結束。

在這所遇到的夥伴和人們,在一起所發生的種種,都只是一個極小,卻又深的緣分。

現在,一切都結束了。

…………

,劃破現在寧靜的瞬間……

,讓人看不清前方。

 

從不交集的河流,會在某一點時相交會。

不管經過多小的巷子,僅僅擦肩而過,都會牽連一條絲線。

如今的相識,只因有緣。

不論悲喜,只是因為有緣。

 

漂浮在空中,強烈的光看不清楚前方。

手握緊,是握住誰的手。

在光消失時,看到的,又是什麼?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