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話 揀擇

現在百年前,關於太羅、千夜和殺生丸的事是解決了沒錯啦!

但是……阿籬抽出不知道是第幾張衛生紙了,有點吃驚,因為……連小玲都有點傻掉,他們從不知道千夜可以流這麼多眼淚。自從殺生丸抱她回到房間,輕將她放在窗台上,稍查看她的傷,與森等人離去後,千夜的眼淚就沒停下過。

「千夜……我從來都不知道妳這麼會哭啊。」阿籬笑笑再遞出一張衛生紙。

「姊姊,妳真的沒事嗎?」看姊姊每次英勇的姿態,實在很難想像姊姊大哭的樣子。

千夜又擦擦臉,想辦法平順呼吸,可就是沒辦法。

「我……我很少大哭,所以只要哭……就很難停下來。」

再加上她實在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,她真的沒想到。

此時一道腳步聲,看見殺生丸和森等人進入房間,而石娘正懸著淚,端著水盆跪坐到千夜面前。

「郡主,奴家……奴家替您洗洗,好處理傷口。」

石娘邊掉淚邊笑,邊替千夜洗去雙腳的污泥。千夜捂住雙唇,以防自己又大哭,可,淚還是無聲落下。等石娘替她洗好擦乾雙腳,清露也淚流滿面地替她上藥包匝。等兩人都處理好靠邊站後,殺生丸才蹲下身,用治癒術替她緩和傷後,抬頭,看她還滿臉淚水的容顏。

「對、對不起,我停不……下來……

他起身,看著千夜啜泣的淚,想了一下,然後提起一道淺淡,卻不懷好意的弧度。只見殺生丸輕輕扶起千夜的臉龐,突然!一大震驚!千夜瞪大眼看著殺生丸超近的臉慢慢離開,但是唇上的溫度依舊燙得嚇人。

早在他第一次接觸時,就想知道實在的感觸是什麼樣的,原來是這樣的感覺。

「停了。」

對,千夜不哭了。不,應該說,她連呼吸都忘了。

然後殺生丸就帶著驚愕的森等人離開房間,去準備其他東西,無視大夥的錯愕和震驚。

走在廊上,風輕輕吹起他的髮,柔的跟他現下的心情一樣。

如果,他夠認識她,那現在她的反應一定是……

「啊!啊啊啊啊……

……尖叫。這道石破天驚,像山崩地裂般的轟響,聽起來可真悅耳。

如果,他夠明白她,那麼下一步,她一定會鑽到被子裡。

……的確,千夜現下整著人鑽到被裡,趴在枕頭上,只能見到一做小山在搖晃。

如果,他夠了解她,那麼鑽到被裡的下一步就是……

「渾蛋!」

……咒罵。

千夜裹著被,想到剛才……剛才、剛才、剛才剛才……

他,他他他他……

吞一口口水,撫摸自己的唇瓣,她呆呆坐起來,臉上起了小小的紅暈。但是臉紅歸紅,她現在的腦子還在因為剛才而停擺。

「他是哪根筋不對啊」那不是她所知道的殺生丸!

噗!

聽見笑聲,轉過頭,看見阿籬正痛苦抱著肚子。沒良心!

「嘻,姊姊,隱竹宣我們都看到了,殺生丸殿下的母親大人也說了。」小玲微笑。

「我實在很佩服妳的毅力。」珊瑚也失笑。

「姊姊說的沒錯,妳竟然可以忍耐這麼久。」琥珀也笑了。

現在在房裡的人,就只有他們幾人而已。

他們一同大笑,然後阿籬想起在藤樹時,從殺生丸眼中看到的佔有慾,一震雞皮疙瘩起來,真可怕啊!她可受不起這樣的感覺。

「千夜,過去……」阿籬突然想到有些事要問,「關於太羅,我想知道,西國的眾家臣會只因為妳,而對殺生丸還有殺生丸的父親的領導有所懷疑嗎?」

……嗯,因為是藉口。」

「藉口?」阿籬不懂。

「如果你們去過隱竹宣,見過血姬夫人,那你們應該聽說了,西國的心很弱。」

「是聽說了。」

「過去,在多次征戰中,對方都以浴德村作為威脅,大將和殺生丸是可以不理會,但我不能,而他們會因為我,而不能不理會。所以,我是個死穴,以我作為理由,就可很輕易煽動鄙視人類,崇拜追隨大將和殺生丸的妖們作亂,只要這樣就夠了。

因為她是最近也是最明顯的導火線,所以深堂家為裕德村設立強大的結界,所以她一直強調自己和殺生丸的金蘭界線,為了只是希望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戰爭。

攸地,踏步聲進入房間,見到殺生丸拿著一個香爐,然後意指後面的炎將膳食放到桌上。炎將拖盤放上桌後,微笑看了千夜一眼,眼眶好似含著淚,他快速擦掉,然後看了阿籬他們一眼,他們都知道炎的意思,正當大家都起身時,千夜卻一把抓住小玲往懷裡緊抱,小玲嚇一跳,大家也嚇一跳。看千夜眼裡的不知所措,便知道她不要和殺生丸獨處。千夜現在抱著小玲的模樣……噗,真像個小女孩抱著心愛的娃娃,想獲得安全感一般。

而殺生丸,只看了小玲一眼,小玲微笑後,像小泥鰍般溜出千夜的懷抱,與其他笑笑後隨炎出去,關上門。

空氣中有股壓迫,千夜緊抓著被,不敢看他。

而殺生丸,只是將香爐放到一旁,點上火,輕白的煙徐徐纏繞,飄出紫藤花的香氣。

「吃點東西。」

千夜看他遞過來的白粥,迅速接過,默默吃起來,她邊吃,邊偷偷看殺生丸在一旁磨藥。他有將藥草一一放入磨中細細磨成粉,很慢很慢磨。千夜一口接一口吃,靜靜凝視他的側顏,她從以前就很喜歡看他的側臉,喜歡他窕看遠方的模樣。

殺生丸磨好藥,千夜也吃完了,見他捏了少許的粉,慢慢在指尖搓磨,灑入香爐內,蓋上香爐的蓋子,然後很順手將碗從她手中拿走,放置桌上。

兩人又再度陷入沉默

「白金他們我想看妳完成。」

殺生丸突然說出一句沒頭沒尾的話,千夜嚇一跳,只見他轉過來,直是她的雙眼。

還有那首『雪夜』,找一天唱給我聽。」

,又因此話兒落下,她點頭,馬上用衣袖擦乾。殺生丸坐上被褥,慢慢將她擁在懷裡,深深凝視她,然後傾身,細細溫存那久遠,靜如水,燙如火的心。

過了一會千夜窩在他懷裡睡著了,就跟以前一樣。殺生丸聽到懷裡的人發出的小小鼾聲,想起以前只要抱著太羅,真只是抱著,就會感到很滿足。拉起被子蓋好,看向她,心底好像有什麼正緊緊揪著。手指輕抹去那淚痕,嚐了嚐味道,有點……鹹。對,一點。

五指埋在她柔順的黑髮中,宛如黑夜的黑色,摸起來真舒服,不由得撩起那髮,在手中把玩著。看她連睡著時都緊緊抓著他,可知她已經忍耐很久……很久。

「頑固。」

對,她其實很頑固,很固執,愛鑽牛角尖,跟他一樣喜歡隱藏心事,但是每次都逃不過他的眼睛。她很溫柔,有愛心,也很善良,所以經常將事情都往身上攬,將自己壓的很低,有時的確讓他很頭痛,但是……

「哼,醒來後……可要好好補償。」

……這就是她

提笑,他也閉上眼睛,陪她入睡。

 

隔天,殺生丸帶她進到某個大房間,空廣的空房,木質的地板和格子窗,房內擺了好幾箱的箱子,掛著好幾件衣服。

在光照射下,最受矚目的是放在中央的那件紫藤花單衣。千夜驚訝站在那,那是件……新娘服?

「妳的義父們給妳的。」

式神們都一一打開箱子,東拿出西給她看,她注視衣物和飾品,真不知該說什麼,只是呆然站在原地。

殺生丸看著她的背影,有些話想說,手掌緊握,沒想到他堂堂殺生丸竟然會緊張。

「我知道現在多話都沒法挽回什麼,但我現在想說的是,等事成之後……

千夜轉過身看著他,見到他眼裡的認真。

「留下來

震驚瞪著他,心底深處有某部分崩潰了。

「不要。」

咦?千夜剛才說什麼?他們有沒有聽錯啊!

「我才不會這麼輕易答應你。」

淚,積在眼框中,已經快要滿出來了。

「殺生丸你這自以為是的笨蛋,自大、孤傲的大笨蛋,竟然什麼都沒察覺到,你這超級大傻瓜!」

水道已經順著弧度流下,宣洩不止。

「笨蛋、白痴渾蛋!」

大家很驚訝看著千夜,她竟然在罵殺生丸,而且還是些……不雅的話。

「我會沒說,就是因為不想破壞我們之間的關係。對!沒錯!我就是沒勇氣,但沒想到你卻是這樣的傻蛋!」

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著他們的郡主,然而不敢置信的是,他們竟然看到他們少主那傻眼的表情。

「你這個……

千夜深吸一口氣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「超級大木頭!」

話說完了,終於全部說完了,這些年她那全部的心情,終於在今天一滴不剩的脫口而出。

可是奇怪?眼淚竟然停不下來。

她低著頭啜泣,任憑淚滴落地板。

殺生丸看著她,來到面前托起她的下顎,要千夜正視著自己。

「妳還是跟以前一樣,很不會說謊。」

換她瞪大眼,看那金色的眼眸,淚水落的更兇,一頭栽進他的胸膛,抱緊他嚎啕大哭。殺生丸環上雙臂,低首靠著,撫摸墨色長髮,微微提笑。

之後千夜去了隱竹宣,見了白金等人,殺生丸看她淚流滿面地擁抱與他面貌相似的男人時,心有種不快,但是也只是一點而已,因為他知道,白金會有與他相似的面容,是因她心裡有他。

再來,千夜見過每一位新來的夥伴,她坐在桌前提筆,寫下名字,接著每張紙飛到他們面前,拿到各自的名字。

柳樹,名為『楊』。

金桂,名為『塙』。

芙蓉,名為『芳季』。

山茶,名為『笙』。

芍藥,名為『幽紗』。

荷花,名為『醍湖』。

他們笑了,隨即恭敬行禮,迎接他們的主子。

粉色的荷正隨風輕輕搖擺,偶爾幾隻蝴蝶會停在花上,或是麻雀停在蓮蓬上。

千夜站在靜思亭俯瞰荷花,風輕輕撩起髮,微笑。

就要結束了,在戰國的第一道旅程,就要結束了。

環胸,希望自己的決定沒錯,因為她不想後悔。

「在想什麼?」

回首,見殺生丸踏進來,來到她身邊。

「妳的身子還需調養。」

搖首「不,該讓事情結束了。」

「……會結束。」

「殺生丸,奈洛其實……很悲哀。」

「嗯?」

「他做了那麼多壞事,最終得到了什麼?沒有,因為他想要的東西,到最後還是得不到,他自己知道,其實從以前到現在所發生的一切,都只不過是他的遷怒、自暴自棄罷了。」

他才不管奈落的想法,只知道他惹毛他殺生丸了,但是……

「妳……看到了什麼?」

她沒回話,所以殺生丸把她轉過來,面對他。

「說妳究竟在計畫什麼?」

「……」

「千夜。」

「殺生丸,說一句諷刺的話,如果沒有四魂之玉,如果沒有奈洛和鬼蜘蛛,如今不管是我倆,還是犬夜叉和阿籬,彌勒和珊瑚,就連琥珀和小玲,我們和小玲,都不會有所交集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殺生丸,你聽得懂對不對?我知道你懂我在說什麼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其實我沒跟你說過,我和四魂之玉的製造者,翠子巫女,見過面。」

「什麼?」殺生丸一愣。

「當時我就已經看到扭曲的未來,以及四魂之玉的誕生,但是很模糊,所以沒有特別放在心上。」

她眼凝視在風中搖擺的荷花,想到那時翠子巫女的笑容,像極了美麗的花。

「其實在四魂之玉誕生時,我就想告訴你要小心,因為我感覺到玉和我們之間會有所牽連,但是來不及了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因為……在我即將死去的同時,就是四魂之玉誕生的時刻。」

嗯!

「可那時我一點都不在意,我當時想的,只知道你的懷抱……好溫暖。」

她雖看到了,卻自私不予理會。

「殺生丸,我只想要最後,好好獨占你。」

聽到此,他緩緩將她擁在懷裡,任憑淚水沾濕他的衣襟。

「現在該結束,阿籬、桔梗和犬夜叉跟四魂之玉的因緣,該結束了。」

然後接下來……

擁抱這個男人,希望她的決定,沒有錯。

 

 

*浮雲:比喻時光流逝迅速,世事變化無常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