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話 —月幽

離開神木村已經幾天了?不知道,他們一直跟著殺生丸走在森林的深處,從未想過。

連續下來,殺生丸都沒讓千夜離開過他的懷抱,並一直灌輸氣給她。這晚殺生丸把手放在千夜的額前,注入自己的氣,多天來都是如此。

「殺生丸殿下,這樣您的身體撐的下去嗎?」邪見擔心的問。

「我還能吸收大地之氣,而且我是全妖。」

對,流失的氣可以從自然中補回,所以沒關係。這就是為什麼千夜每次力量使用過度時,都會坐在樹下或是河邊的原因,因為要吸收自然之氣。

犬夜叉透過火光凝視殺生丸,才想到他以前是用什麼角度來看他,同時他和冥加也發現,這幾天他們所走的方向,是往西國的方向。

為什麼去西國?不知道。

只知道隔天夜晚他們走出森林,並在一個山丘的樹林邊,往低處看可見到一個城鎮。

「殺生丸殿下,我們來這做什麼呢?」

小玲問,但只見他把千夜放在樹下,替她將亂掉的髮絲鉤在耳後。

「我要進城。」

當下,大家都懷疑自己的聽力是否問題,然後感覺到殺生丸的妖氣纏繞在他周圍,他的髮色由白轉黑,臉上的妖紋與尖耳消失了!

愣愣當中,他對小玲交代一下後就快速進城。

大夥都呆了。

「那是人化之術。」冥加笑著解釋。

「人化之術?」

「就像它字面上的意思一樣,犬夜叉少爺,只是外表變得跟人類一樣而已。」

「不是,我是想問,為什麼他會這個?殺生丸不是鄙視人類嗎?」

……犬夜叉少爺,您以後就會知道了。」

冥加已經不再多說,而犬夜叉卻覺得他的話中有話,可就是理不出一點頭緒。

 

殺生丸來到一個店家門口,看見店家的燈火竟然還亮著,因為晚上大多數的店都會關門。也沒想到過了百年後此家店還在。他進去了,正要叫人時,發現一位老者坐在門口。

「老朽已經恭候多時了。」

老者向殺生丸行禮,他雖然很納悶,但還是開口想說出自己的來歷。

「我是……」

「來拿燈龍。」

店主從身旁拿出一個長形的四方型木箱,殺生丸很驚訝店主知道他要來做什麼。

「小店已有百年歷史,我的祖父曾說過,百年前有位男子帶來這只燈籠,說要敝店幫忙處理。」

當年,一個男子來到這,「淨心堂」。

「隨便你們怎麼處理,我不要錢。」

「但這燈籠價值不非啊!而且對客倌而言是很重要的東西。」

「已經不需要了。」

「妖怪的東西不是人類該拿的。」

「你怎知我是妖怪?」

「因為我可見到物的本質。」

「隨便,給你處理何必囉唆。」

「那敝店就收下,一直等到客倌來取回為止,都由小店代收。」

殺生丸聽著店主敘述著,沒錯,當年就是他把燈籠帶來這。

「這事一直從那時流傳到下一代,直到傳到我,昨晚燈籠在夢中告訴我,說客倌即將來拿回。」

「你怎知那人是我?」

「因為燈籠只對您有反應。」

殺生丸拿起木盒,原來它也一直在等他。

「至於錢就不必了,您只是來拿回您的東西。」

是呀,多年的等待,他們這間小店終於能安心休息了。

店主目送殺生丸消失在路上,接著微笑地收起門上的燈籠,然後在燈滅的瞬間,原本一家完好的店面變成殘破的空屋,而店主的身影……不知去向……

那家店……是為他而開的,在半山腰上殺生丸又回顧一下城鎮,那家店的位置,燈光已經熄滅。

究竟是什麼時候?他是無所謂,只是有點吃驚罷了。

執著,有時真的……

那……手中的『這個』呢?

是不也是因為執著,才繼續留下,沒因無他或他們的妖力而自行消失於世,繼續在等待

殺生丸回到山丘上,馬上就解除人化之術,而冥加反而急急忙忙跳過來,跳到箱子上。

「殺生丸少爺,這是那個嗎?」

殺生丸打開木箱的蓋子,箱子的四片木板同時向四方倒下,出現一盞燈籠。

「好美喔!」小玲不自主讚嘆一聲。

燈籠有四腳柱的外形,上面還爬著一串串的紫藤花裝飾,看起來像是真的花。

「這個燈籠……」犬夜叉覺得有點眼熟。

「你見過。」殺生丸回答。

「我見過?」

「由你來拿。邪見,把箱子燒了。」

邪見用人頭仗燒了箱子,而犬夜叉不解的看著殺生丸。

「為什麼要我拿?」

「必須由妖怪拿,邪見太矮了。」無視在角落畫圈圈的邪見。

「可是我是……」

「沒問題。」

殺生丸再度抱起千夜,而犬夜叉拿起燈籠愣了一會後,便隨殺生丸走了。

 

天色已經非常昏暗,可是他們卻一直往森林的更深處走去。

突然,殺生丸停下腳步。

「拿燈籠來。」

犬夜叉舉起燈籠,而殺生丸只不過碰了一下,燈籠就迅速亮起,接著他對大家提了奇怪的要求,首先要雲母變身成妖貓,再叫其他的人站在雲母以及阿哞之間,然後讓邪見及七寶站在他們前面,接著他走向阿籬。

「把魅魂解下,拿著。」

阿籬照做,「請問這是……」

「我們要走鬼道。」

……鬼道!

聽到殺生丸說要走「鬼道」時,冥加和邪見臉色瞬間變得鐵青,因為人類不能走鬼道。

「這樣妥當嗎?殺生丸少爺。」

「省時間,所以要讓他們的妖氣蓋過人味。進到裡面時,不管看到或聽到什麼,都要裝做不知情,也不要出聲,切記。」

接著他轉向阿籬。

「魅魂是妖刀,可以蓋過四魂之玉的氣味,拿好她。」在得到阿籬點頭後,他又轉向犬夜叉,「犬夜叉走前面,進去時只要跟著燈籠所照出的路走就行了。」

當他們進入鬼道,周圍的景色變得不同,要說黑暗,不如說是黑濛濛的,除了地上所照出的道路外什麼都沒看到,冥加趕緊警告。

「這只有妖怪和鬼可以通過,如果是人類或人魂就會迷失在這,永不得超生,所以大家靠緊一點,不要迷失了。」

走了一段時間,他們感覺前方有東西靠近,慢慢地,遠方的東西浩浩蕩蕩靠近,天啊!竟是兩隻鬼,看上去好像很餓。

「走了這麼久,才碰上幾個。」

「那隻小狐好像很好吃嘿!」

好像真的很餓,犬夜叉一手已經握住鐵碎牙。

「奇怪?有人味。」

「真的有。」

這時大家都心想「糟了」,而那鬼朝犬夜叉聞去,細細聞了又聞。

「小子,你是半妖。」

「是半妖又怎樣!」

「半妖還這麼狂妄。」

真是夠了!

殺生丸突然插入他們之間,兩隻鬼感覺到他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息,還有一雙惡狠狠的黃眼。

「讓開。」

他犀利的瞪著他們,看似平淡的語氣,裡面卻是不容質疑的威嚇,兩隻鬼再笨,也發現眼前的妖怪不好惹,趕緊讓開道路,殺生丸轉向犬夜叉,意指他趕快走。

呼,大家鬆了一口氣。

又過了一段時間,犬夜叉突然覺得路有點不太一樣了,他高舉燈籠,在光閃爍的背後,路中央突然開了一個黑洞,他雖然疑惑,卻不感到害怕,不知道為什麼,直覺告訴他,這就是出口。

他們通過了鬼道。

「怎麼還在森林啊!」犬夜叉大聲抱怨。

原以為會見到光線,沒想到四周還是黑漆嘛呼,什麼都看不到。

「已在西國境內。」

殺生丸說道,同時察看懷中的人,眼不盡黯然。

如果……那時候沒發生那件事,結果會不會不同?

「不要大意,維持現狀走,還要一天。」

現在不要想了,也於事無補。

「犬夜叉,這裡光照射不進來,你到後面為他們照路。」

他們越走越深,幾個小時過去,燈籠是這唯一的亮光,冥加看著周圍的景色,漸漸恍然大悟。

「殺生丸少爺,這條路是……」

「沒錯。」

「我以為……」

「我已經不想再逃避了。」

是呀,早該回來了。

……殺生丸,你有想守護的東西嗎?

守護的東西?

『父親大人……

創作者介紹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