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話 — 水波

 

幾天接下來,大家都發覺到千夜與殺生丸之間有些微的改變,因為殺生丸看千夜的眼神變了,而且兩人都會叫對方的名字。雖然剛開始還有點奇怪,但是幾天後,好像……比以往溫和許多。

當夜營火,不像之前那麼僵,因為犬夜叉等人已經習慣他們的存在,可不知殺生丸習慣沒。

「前面不遠有條河,要不要去清洗一下?」阿籬問,好多天了,雖然沒熱水,但還是想好好洗洗。

「是該洗洗了」珊瑚贊成。

「小玲要來嗎?」千夜也贊同,並問小玲。

「要。」

於是四人來到河邊,阿籬、珊瑚、小玲下水後就玩起水來,而當千夜脫下衣服時,三人都不自覺向她一看。

「嗯?怎麼了嗎?」

千夜一臉莫名,對於六隻大眼睛盯著自己,她覺得很不好意思。

「沒有啦!哈……」阿籬只能用笑帶過。

「姊姊快下來呀!」

「好好好,別急。」

「咦?千夜,妳纏胸啊?」

珊瑚看見千夜身上的內衣與阿籬穿的不一樣,仔細看才發覺,是纏胸布。

「不會不舒服嗎?」阿籬看了都覺得很難過。

「已經習慣了,而且這樣戰鬥比較方便。」

在千夜解開纏胸的胸衣同時,小玲發現千夜的手臂上綁著一個發亮的東西。

「姊姊,那是什麼啊?」

「嗯?喔!這個啊。」

她把它解下,是個金黃、外型有如弦月的玉,還是琉璃?她們不知道。但是最明顯的,是弦月裡有串紫藤花。

「這是個很重要的東西。」

「好漂亮喔!」

「呵,謝謝。對了!請妳們三個不要說出我有這個。」

「咦?為什麼?包括犬夜叉他們嗎?」阿籬問。

「是的。」

「為什麼呢?大家都是伙伴啊!」珊瑚不了解。

「珊瑚,不要誤會,我不是不信任大家,而是因為……這是個很特別很特別的東西。」

千夜將它緊緊收在雙掌心,很珍惜地擁抱,臉上的笑,是無與倫比的幸福。

三人相互對看,好像能感覺到某事,所以都答應了。

 

接下來的幾天中都過的很平靜,可是都是表面上,大家都沒注意到在空中注視他們的眼睛。

「奈落,現在只知道到那女人如果力量使用過度,都需要花些時間恢復。除了這些沒別其他特別的,你有什麼打算?」

「嗯……有一點可以利用。有事情給你做了,白夜。」

奈洛翹起唇,是高興嗎?應該是。

……棋子早已完整,不需要多餘的……

樹下,大夥小歇片刻,千夜則背靠著樹小睡。徐風輕輕晃動她的髮海,將樹影搖晃那張沉靜的睡臉上。有一雙眼,一直凝視著,將這般景不知不覺印入眼中……

「殺生丸殿下……」

小玲的聲音,使他從沉思中醒來。

「我看你一直在發呆,不舒服嗎?」

……沒有。」

「那就好。」

小玲笑了,殺生丸看著這個天真的笑容,不知該說什麼。小玲的笑是單純的,可是她的笑,卻給他一種無法言語的感覺,是懷念嗎?不,那會是什麼?

她,千夜,與太羅是同個靈魂。但是,好像還是有些不同,是哪呢?

回想遙遠的過去,太羅的笑臉、聲音,還有……許許多多的事物,與現在相比,就是有些不同。

對,是同個靈魂,卻不完全相等。

 

一天天過去,這天起了一陣不祥的風,而風裡還有……腥味。

大夥瞇起眼,便前去一探究竟。

路上,佈滿馬蹄印,還有車輪的痕跡,以及許多被隨意砍斷的樹枝,而斷處還可見到血。而前方不遠的地上,有一個東西,等眾人靠近一看時,不免驚愕別過頭,只有犬夜叉、千夜和殺生丸等人敢直視地上零散、脆裂的物體。是兩支斷臂,一是成人,一是小小像嬰孩的,和看起來像是女人的手掌,還有一些內臟和其他器官。

正當大家杵在原地時,一陣感覺,眾多小石頭四面八方向他們而來,但是三兩下就被千夜的結界彈出去,同時有幾道黑影從旁竄出,千夜、犬夜叉、珊瑚、彌勒向黑影們一打,讓他們倒在地上,而犬夜叉是將黑影一口氣壓在地上。

「搞什麼東西啊!呃?」

犬夜叉這時才發現,被自己壓在地上的,是一個男人,而自己的手正好抓在男人的頸上,其他飛出去的黑影,也都是人類。

是村民嗎?

「喂!為什麼攻擊我們?」

但是男人還沒來得及回話,一股妖氣就撲鼻而來。

「放開他!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眾人趕緊跳開一陣塵土飛揚,大家看不清前方,但是在那慢慢散去的沙塵中,他們看到一飄銀白。

沙塵散去,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群人,手上都拿著武器,而在他們正前方,是一個拿著粗大木棍的少女,但是從氣味看面容上可知,她是妖怪,且是全妖,還有那一頭銀白的馬尾。

「死妖怪,終於逮到你們了!給我拿命……咦?」

只見女妖一愣,眨眨眼。

「殺生丸?」

大驚,是殺生丸的舊識嗎?還是敵人?

女妖此時又轉到一旁,看到……

太、太……羅?

……眼,立即熱滿盈眶,更讓大夥一驚。

「微風……

千夜開啟薄純,道出像是女妖名字的辭彙。只見女妖雙唇微顫,眼淚說掉就掉,赫然奔上前,緊緊抱住千夜。

「太羅!太羅、太羅、太羅!我以為妳已經死了!消息傳滿天。對不起,對不起!一直沒去看妳,因為我不知道去哪找妳。當時不告而別,我一直想向妳道歉,我應該聽妳的話,帶爹爹離開,但是我沒辦法。但妳是對的,而我竟然還罵妳,跟妳吵架,我知道妳是為我好。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嗚嗚……

千夜眼微瞇,提起淺笑,也回抱她,世界真是小啊。

「微風,太羅,的確已經死了。」

「咦!?」

她放開千夜,睜的一雙又大又不明的眼睛。千夜為她擦乾眼淚,提起淺淺的苦笑。

「但是……要說我不是太羅,也不是。要說我是,也不盡是。太羅確實死了,卻轉生。如今,我名千夜,深堂千夜。」

名叫微風的女妖愣一愣,仔仔細細嗅著千夜身上的氣味,再看看千夜那雙又黑又亮的眼睛,然後又抱住千夜一陣大哭。

「好好好,妳說什麼都行!嗚哇……我竟然可以再見到妳,我好高興!但不包括那塊大冰!」手直直指向後面扳著一臉怒容的男人。

哇咧,太好說話了吧!而且她不怕死嗎?

「呃……微風,這些人是妳的朋友嗎?」

周圍的聲音,讓他們現在才發覺還有其他村人。

「應該……對啦!不要動粗。不然,你們有幾條命都不夠,這塊大冰用一根手指頭都能把你們撕裂,一點渣都不剩!」

……竟然還有勇氣罵殺生丸!

「聒噪。」

「什麼?殺生丸,你再說一次!你這頭比牛還鈍,比冰還冰的笨狗!」

「呃……微風……

「太羅,別攔我,今日本姑娘一定要劃花他那張冰臉!」

「好了,微風,別鬧了。你想變成眾多女妖攻擊的對象嗎?」

「嗯……也對,那我就太吃虧了。好!看在妳的份上,本姑娘放過他!」

話才說完,那方馬上就傳來一股濃濃的殺氣,使她趕緊躲到千夜身後。

「呃……殺生丸,別氣,你也清楚微風的個性嘛。」

面對怒氣沖天的殺生丸,千夜只是苦笑地打圓場。而殺生丸看千夜身後不之天高地厚的小妖,再看看千夜的笑容,哼一聲,無奈收起一肚子的火。

「嘻,有太羅擋著,我才不怕你。」順便向他吐舌頭,扮鬼臉。

「唉,微風……

「好嘛!好嘛!我不鬧就是了。」

她笑著,同時千夜在她頸上發現一條熟悉的項鍊,那像山楂果般鮮紅的珠子。

「微風,這是……

她低頭看頸上的鏈子,很珍惜且心痛的握著。

「嗯,他死了。因為我……

「微風……

「是我害死他的,是我!嗚……是我……但他卻不怪我。而且那傢伙竟然說,不準我自盡去陪他,渾蛋!」

「好了微風,過去了。」千夜抱緊她。

「那個渾蛋爹爹說……會在另一邊等我…………

緊緊擁抱許久不見的友人,讓沉積的淚水一哄而洩。體溫的溫暖,讓她想起那遙遠的過去,那第一個讓自己打從心底關心的男人。

 

他們一行人跟著村人來到殘破的村子,這裡像是經過大火焚燒,和地震的摧殘一樣,殘不忍賭,還有濃厚的血腥味,以及妖氣。千夜迅速淨化這裡的妖氣,並稍為查看四周和村人,這裡……幾乎都是老人家和男人,女子和小孩異常的少。

「微風,發生什麼事?」

「村子遭盜匪襲擊,他們幾乎抓走所有的女眷和小孩,我沒保護好。我們從很多天以前就開始調查,他們應該是有妖怪當靠山,因為我們找到許多女人和孩童的屍體,還有濃厚的妖氣。」

「從什麼時候開始的?」

「嗯……大約從幾個月之前,就傳出說有妖怪帶領的盜匪。已經有許多地方遭襲擊了,這次是換我們……

……嗯,我遇到過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但是沒來得及追蹤。」

當時的血腥味依舊在腦中揮散不去,還有那些屍骨,以及哭泣的靈魂們,她第一次……是來戰國這麼長時間以來,第一次……

夜晚,在火光中,此時圍在一起的眾人,眼都驚恐地看向同一方,透過火燄,以及打在臉上的光,將那如熊熊大火、空洞、無情、顫慄的眼神,一吋不漏地完全顯現。千夜眼中好似有火燃燒,想將一切燒成灰燼。不,是一點灰都不剩。

他們是第一次……

「千……千夜?」

沒有回應,於是阿籬又再度搖她。

「千夜?」

「呃!嗯?」

「妳是怎麼了?」表情好恐怖喔!

……不,沒什麼。但是……微風。

「嗯?」

「明日,請村人到附近的竹林,多砍一些竹回來。還有,將村裡所有的油聚集好。」

「這是……他們會再來嗎?」

「嗯。」

「怎麼說?」

「因為你們村子,還有女人跟小孩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

「過去,那些遭攻擊的村子,女眷和孩子是無一倖免的。」

千夜雙眼看著火光,唇淡淡說著,卻讓在場的所有人白了臉。

「先不說這個。微風,妳為什麼會在這呢?」

……其實……也很偶然,我是經過這裡,在偶然的機遇中幫他們打退了妖怪,所以就……

「是嗎。那妳……快樂嗎?」

……嗯,很快樂。雖然是亂世,但卻非常充實。」微風撫摸上自己的胸口,緊握墜飾,淺淡卻幸福地一笑。「對,過得非常充實。我非常滿足,因為我正活著。」

是啊,她會等,等到冥府之門為她開啟為止。

「啊……那個……

身旁,突然來了一個村人,他有點不好意思打擾他們。

「微風,不好意思,我弟弟受傷了,妳幫忙看看好嗎?」

「沒問題。」

然後他抱來一個孩子,而小孩大腿上正有一片鮮紅,還在流血。

「來,乖乖,姊姊看喔!」

微風來到孩子面前,輕柔安撫著,然後一手放置傷口前,接著……他們都看到了!

血,停止了,鮮紅的傷口慢慢癒合。

「好了,已經可以了。」

因疼痛沒了,小孩高興笑了,並在微風臉上親了一個,然後高高興興與男子離去。

犬夜叉他們看到剛才的奇景,雙眼都瞪大。

難到說……另外一個天玄之力者是……

 

頗暗的屋內,燭,是屋內唯一的光。也許是因為黑暗,所以才會覺得亮。

光,照在一雙正解開行囊的手,從行囊中拿出許多小陶罐,同時也照亮那雙森冷的眼。冰冷的眼中,有燭火在搖晃。

『犬夜叉。』她,在晚餐時,用很認真的眼神看他。『妖怪,交給你們。除此之外,不要插手。不然……不要怪我。』

接著,她轉向殺生丸,『殺生丸,你也一樣。不幫,沒關係,但是不要妨礙我。』然後,她向微風和村民交代一下計劃,並借了打鐵的屋子,就將自己關在屋內。

她一一解開的行囊,現在是解開最後一個。千夜看行囊中,那一片片,碎不成樣的刀碎片,有些早已鏽得將包巾染色。

「現在,機會來了。」

桌上,遍佈滿滿小小的陶罐。

她退下上衣,生火,讓灶上燃燒熊熊大火。接著拿來那些碎鐵,開始融鐵。

「我會讓你們,好好安息。」

打開陶罐,火光中,罐中倒出灰白的粉末和紅色的半液體,與鐵相融。

鏘!

打鐵聲,從屋內傳到屋外,傳了一整夜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