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話 — 背影

 

「我問你!我有什麼好監視的啊?」

「……」

「你說話啊!殺生丸!」

今天的營火旁有些不一樣,因為很難得看到他們兩兄弟在鬥嘴,而其他人在一旁小聲說著悄悄話,因為這種畫面實在是太難得了。

「你們有沒有覺得很稀奇嗎?」七寶驚訝。

「嗯,我也是第一次看犬夜叉這種表情。」珊瑚覺得不可思異。

「跟以前比,現在改善了許多,雖然表情還是厭惡。」

「他只是嘴上不說,其實心裡早就承認殺生丸這個哥哥了。」阿籬偷笑。

這時阿籬抬頭,才發現千夜不在這,冥加說她到湖邊去了,於是阿籬、珊瑚、小鈴來到湖邊,看見她坐在那望著天上的月亮,而千夜的身影經由月光的照射,顯的有些寂寞與悲傷。三人來到她身邊關心問候,尤其是阿籬和珊瑚不明白,現在殺生丸跟他們同行,她不是應該高興嗎,為什麼會有這種背影?

「怎麼啦?」阿籬擔心的問。

「為什麼不去烤火?」珊瑚也是。

「姊姊?」

……搖頭,「沒什麼,只是……一切都太突然了。」

突如其來的轉變,讓她覺得這一切的「不實在感」。阿籬也感覺到了,其實她一直很想從千夜口中問出太羅和殺生丸之間的事,可是一直提不出勇氣,但現在……

「那個……千夜,我可以問妳,太羅跟殺生丸之間是什麼關係嗎?」

千夜看看她,阿籬會問,就表示他們已經從冥加的口中聽到有關於太羅和殺生丸以前的事。

「只是朋友而已。」她淡淡的回答。

「真是這樣嗎?我總覺得不只是朋友而已?」

「珊瑚,我不懂妳的意思?」

剛才她就跟阿籬用眼神溝通好了,藉著跟珊瑚說話轉移千夜的注意力時,阿籬將耳多湊到小鈴身邊,小聲道……

 

「殺生丸殿下,快跟我來。」

小鈴急忙回到營火旁,馬上來到殺生丸面前。

「什麼事?」

「來就對了。」

他很納悶,但沒辦法,殺生丸只好跟小鈴走,而冥加、邪見、犬夜叉和彌勒也好奇跟上去,到達樹叢後,小鈴向阿籬打暗號。

「千夜,我問妳,妳是不是喜歡殺生丸啊?」

阿籬笑著問,她先是愣了一下,而樹後的各位也同時一愣,只有殺生丸眼稍微瞪大。

「……不。」語氣肯定,那是……她不可越界的地方……

咦?怎麼會!難道他們想錯了。

「我承認,太羅和殺生丸是關係很深的摯友。所以相對的,他對太羅的記憶太過強烈。其實我跟阿籬的情形很像,唯一不同的是……桔梗復活了,而太羅沒有罷了。」

的確,只是這點不相同而已。

同時這一路走來,阿籬發現到一件事,這件事她一直隱瞞,忍到現在心都疼了。

「妳好像……都沒叫過殺生丸的名字。」

錯愕,殺生丸這才發覺。的確,她從來沒叫過,儘管他們只見過三次面,可是很明顯的,她在第一次見面時沒有,這次也沒也,當初千夜要把手還給他時,她明明可以叫自己,可是卻只是看著他說「我有東西要還你」,如此一句,明顯是故意避開的。

「我不能……」

千夜的語氣中帶著一點無奈,阿籬跟珊瑚越聽越糊塗,就連躲在樹叢後的各位也一樣。

「我雖然是太羅的轉生,是同一個靈魂,但還是有些不同。」

即使轉生,但『她』,已經與昔日的太羅不同,真的很矛盾。

「可是他目前只看到太羅,並非全部的我,不是全部的靈魂。」

這話點醒了阿籬,她想起剛到這裡時,大家都把她當作桔梗,犬夜叉也是,現在桔梗在他的心中還是站著一個重要的地位。

奇怪,明明是一樣的靈魂啊。

「我可以了解……」

「可是,如果妳是太羅的轉生,就表示太羅、妳,對殺生丸不是……」

珊瑚了解阿籬和千夜的心情,可是她還是不懂,難道太羅跟他一起生活那麼多年,一直處在模糊不清的關係中嗎?如果太羅對殺生丸有心,殺生完會沒發現嗎?而太羅會沒說出來嗎?

殺生丸真的有這麼遲鈍嗎?

「我沒資格。」

大家都一震驚,為什麼?

「我沒有做到與他的約定。」

約定?

「什麼約定?」阿籬問道。

千夜看著湖中的月亮,笑容帶著苦澀。

「我會永遠陪伴你。」

一句話,宛石子重重投入平靜的湖水,掀起巨大水花,這個約定……是他跟太羅之間的承諾,不可能有第三者知道。

而且這個約定已經伴隨著太羅的死,一起埋在深闇的地底。太羅死前還一直跟他說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她沒辦法遵守約定,如果千夜就是太羅,那長久以來,她是不是一直抱著歉意……活著。

千夜一雙眼黯然望著湖面上的月亮,她不敢抬頭看天上的月,對她而言,只要能稍微看到水中月,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

『水月……』不實之影,才是自己內心慾望的真實之鏡。

阿籬和珊瑚說不出話了,面對千夜暗淡的眼睛,她們不知道該說什麼。而在樹叢後的殺生丸……僅只一雙眼複雜地凝視她。

「殺生丸殿下,會無意間對姊姊付出溫柔與關心。」小鈴笑笑說著。

「……胡說。」

內心的掙扎,完全不知道腦海裡的黑暗代表什麼。

只知道天空的月亮……很亮……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