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話 —求婚

 

第二天黃昏,千夜帶藥草回來了,他們沒說出昨晚的事。幫男子醫治完後的第三天,大夥又再度上路了。直到某天在路上,一群武士擋住了他們的去路。

「我們聽說有除魔師和法師朝這來,城主吩咐我們在這迎接。」

「我是除魔師。」珊瑚站出來。

「請各位隨我們來。」

進到城中,城主很高興歡迎但看到犬夜叉和七寶,臉色急變,珊瑚趕緊解釋他們是伙伴,城主雖不安心,但也沒為難,反而很快請人拿來一隻妖怪的手。

「請妳看看這是什麼妖怪的手?這手是我的手下在打鬥中砍下的。」

「這……對不起,我不知道,不過我們會除去妖怪。」

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怪手。

「陰摩羅鬼。」

突然插進的話,讓全部的眼睛都投向千夜,她還狠狠的瞪了城主,使城主不由得寒毛直豎。

「珊瑚,我們可不可以不要除妖?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因為這是城主自己造成的,我們沒必要幫他善後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阿籬問。

「在我說前,還麻煩請城主退下所有人,除非……你想讓別人聽到。」

城主真的照千夜所說的退下全部的家臣,大家發覺有問題,只是除妖而已,有必要退下所有人嗎?

「想必彌勒聽過吧!在替死者超渡時,如果敷衍了事會有什麼下場?」

「我聽師父說過,難道說……」

「如果超渡者用敷衍了事的心情超渡死者,就會讓死者的靈魂無法成佛而變成陰摩羅鬼,而要死者成佛的方法只有一個,就是當初的超渡者再次虔誠的唸誦經文超渡一次,可是這個超渡者已經被城主殺了。」

「妳怎麼……怎麼會知道!」城主臉色大變。

「您是不是覺得身體很沉重呢?」

千夜邪魅的笑了,不只有城主,就連在坐的夥伴都不由得直冒冷汗。

「被您殺的超渡者就在您身後,是個和尚,您誤殺一名妃子,最後因為良心譴責和妃子的鬼魂每日索命,所以秘密請來和尚來超渡,可為了不讓這件事東窗事發而把這名和尚判刑。但這些只是表面上,真正的事件……呵,那就是城主您的事了。」

千夜雖然用很恭敬的語氣說「您」,但話中帶刺,城主這時向她磕頭。而且聽到千夜的解釋,大家一致認為這個成主真是笨啊!

「對不起!我知道錯了,請各位救救我。」他實在不想再過那種每晚被妖怪追殺的日子。

大家相互看看,不知道是要幫還是不幫,因為就像千夜所說的,是他自討苦吃。

「我們還是幫忙好了,不是為了城主,是為了那兩個可憐的靈魂。」看他可憐的樣子,珊瑚心軟了。

千夜看看珊瑚,只是點頭表示答應,雖然不甘願,但……也不想計較了。

 

當晚在廣場上,千夜讓城主坐在結界中,不久陰摩羅鬼就出現了,但驚奇的是,她沒有攻擊他們,於是千夜走到他面前,語氣是如此溫柔。

「當初的超渡者已經死了,現在由我們來為你唸經。」

彌勒唸出經文,可是都唸完了,鬼還是沒有成佛。

「彌勒,你有沒有虔誠加用心在唸啊?」七寶問。

「我有啊!」竟然說他沒誠意!

「是他的靈魂徘徊太久了。」

千夜從懷中拿出一把笛子,貼近唇……

笛聲……讓人覺得安祥,好似回到母親的懷抱般的溫暖、舒服,眼前的鬼漸漸恢復城原本的靈魂,他向千夜他們鞠躬道謝後消失了,正當大家感到高興時,眼前出現一個和尚,他面帶笑容向他們鞠躬。

「謝謝你們,我終於可以安息了。」

「也請你記住此事。」

「我知道,謝謝。」

他也消失了,大家看到千夜剛才所作的事,想起冥加所說的話……引導迷失的靈魂回到歸處。

冥加說的往事,那本日記,還有……

看千夜遙望夜空的雙眼,感覺上她好像離他們很遠……很遠……

第二天他們離開了,但這天阿籬整天下來發現千夜不對勁,原來千夜因為力量消耗太多而虛弱。現在是酉時,正好是接近黃昏的時候,他們在森林中找到一個周圍都由高大樹圍著的湖,於是決定在此休息,而千夜就到湖邊淨身,吸收自然之氣,而同時他們也沒想到……

「殺生丸!」

遠方,犬夜叉看見了他們,三人逐漸向他們走來,犬夜叉的手已經放在鐵碎牙上。

「你來幹嘛?」

「路過。」其實也不算是,因為中途聞到他們的氣味,有聽聞城中發生的事,所以來看看。

「姊姊呢?」

「她在湖邊。還有犬夜叉,把刀放下。」

「可是!」

這時傳來一陣優美的笛聲,是千夜的笛聲,小鈴二話不說就朝那奔去,但是才沒幾分鐘就慌慌張張跑回來。

「怎麼了嗎?」珊瑚奇怪的問。

「姊姊……在跟一個妖怪說話。」

妖怪?聽到此,大夥加快腳步過去。而殺生丸就慢慢從後跟上,可是在途中阿籬卻攔下大家。

「等等!那妖怪也許是找千夜幫忙的,我們這樣出去好嗎?很失禮嘿!」

想想後,覺得阿籬說的有道理,所以他們就躲在大樹後面,打算先看看情況,反正如果這妖怪亂來,先打再說。

水面上的妖怪,一身青衣,傳來富家子弟的氣味,一看就知道來頭不小。

「我終於找到妳了,千夜姑娘。」

「請問你是……」

「我們在兄長的婚禮上見過呀!」

「原來是藤湖君的二少爺!對不起,請讓小的陪不是。」正要下跪。

「不用,我一直沒能好好的自我介紹。在下滄浪,我找妳找了好久。」

「少爺找小的有事嗎?」

「我說話不拐彎,其實……我對妳一見鍾情,雖然聽父親提起過他的恩人,只是沒想到恩人竟會如此美麗。在婚禮上,妳為兄長獻舞來祝賀,讓我對妳加深了印象,本來想和妳聊聊,沒想到妳在婚宴還沒完畢就離開了,而我經過這裡時聽到笛聲,不知道是什麼感覺,就知道是妳。」

對於滄浪突如的表白,千夜和樹後的各位一陣愕然,她真不知該怎麼反應,只是恭敬回話。

「小的……受寵若驚。」

而在一旁的人……

「他這是在求婚嗎?」阿籬很驚訝。

「千夜姑娘還真是受歡迎。」

「不知道藤湖君知道這件事後,會怎麼想?」

冥加細看這位水妖少爺,藤湖君主是水妖國的主君,有段日子裡報出失蹤,那時水妖國動盪不安,沒多久後被某人送回,才結束一場紛爭。藤湖君在水妖國的地位和重要性是非常有影響力的,而這位二少爺更是有名的花花公子,也是藤湖君最頭痛的兒子,沒想到他……對千夜……

其實千夜知道滄浪的來意,於是她趕緊想把事情說清楚。

「少爺,小的很高興您的心意,可是君主和在下是朋友,在下不想……」

「我知道,不讓父親為難。其實父親也知道我的想法和心意,他說只要千夜姑娘答應就可以。我在這誠心的問,妳願意做我一生的妻子嗎?」

千夜頓時傻眼,藤湖君竟然……

在樹後的各位大吃一驚,因為他是真的在向千夜「求婚」,正當他們在猶豫要不要現身時,已經來不及了。

「離我姊姊遠一點!」

「小、小玲?」千夜頓時回頭,見小玲衝出來,嚇一跳。

當小玲聽到滄浪在跟姊姊求婚時,終於忍不住衝出來,各位也知道躲不下去了,所以乾脆現身。滄浪看著他們,對於小玲的突然出現以及眼前的幾位,他也有些嚇到,雖然聽家臣說過千夜有夥伴陪同,不過他不以為意,最後他注意到站在最後面的某人,因為只有他發出憤怒的氣息,雖然只有一點,但他卻感受到了。

「你們怎麼……」

「我不會把姊姊交給你!」抓著千夜不放。

「小鈴!」

「她是妳妹妹?」

「是的少爺,我很抱歉。」

「不會,我剛說的是真心話,我會給妳時……」

「我很抱歉。」

她沒猶豫的拒絕了。

「……為什麼?」雖然口氣平靜,但是語氣中明顯感覺到一股失望。

千夜沒回答,只是沉默。

「沒關係,但我是不會放棄的。」

滄浪進入水中走了,他不必急,至少現在是如此。

千夜……當初從父親口中說出來的名字,深深印在他心裡,而見到她時,他知道……

……他的機會再度來到……

當晚,大家聚在一起,殺生丸等人也是,因為有個小鬼暫時不想走。

「小鈴,你們怎麼會在這?」千夜問。

「我們經過附近,感覺到姊姊也在,所以我求殺生丸殿下來這。」

「妳對滄浪少爺很失禮喔。」

「對不起,因為我怕姊姊被搶走。」緊緊抓著。

「傻孩子,不過……怎麼連你們也在偷聽啊。」

「其實……是我覺得那妖怪可能是來找妳幫忙的,想說突然出去很不好,於是就在樹後偷看,想說妳要幫忙時我們可以隨時出來,沒想到……」阿籬連忙解釋。

「你們擔心過頭了。」

「妳剛才為什麼不答應他啊?」

這句是阿籬故意問的,了解阿籬意思的彌勒跟珊瑚也一起搭腔。

「對呀!他人長的不錯,家人也不反對,成為親家不是很好嗎?」竊笑。

「雖然現在的狀況不能結婚,但是可以先答應嘛!等打倒奈落,你們就可以馬上結婚了,不是嗎?」彌勒也來參一腳。

「好了,你們就不要再取笑我了。」

「是身為朋友在關心妳的幸福。」阿籬頑皮的說。

「妳希望我答應?」

「我可沒這麼說喔!」她可不想被某人殺死。

這時小鈴發現千夜偷偷看了殺生丸一眼,也發現殺生丸的表情變了,雖然殺生丸坐的地方離他們有段距離,但是她看到殺生丸眼中的起伏。再看看姊姊與殺生丸之間,心中悄悄埋下了一個想法。

其實她也不知道,看到姊姊被求婚,應該要感到高興才是,但是不知道為何?她不希望姊姊嫁給那個妖怪!

「我才不會讓姊姊嫁給他……」

「可是妳不怕妳姊姊嫁不出去嗎?」彌勒開玩笑的問。

「好了,怎麼你們大家一起瞎起鬨啊!」千夜搖搖頭。

阿籬看小鈴一直黏在千夜身邊,稍望向另端的殺生丸,決定鼓起勇氣說出一個想法,雖然可能會受傷。

「各位,我有個提議,只要大家同意就行,但也要先經過殺生丸的許可。」

先是每人訝異的臉,再來是一片沉靜。

「殺生丸,你願意跟我們一起走嗎?」

才說完,許久沒說話的犬夜叉起身大叫。

「為什麼?我不要!」

「你想想,千夜和小玲分隔兩地,許久才能見一次面,如果殺生丸跟我們一起走的話,殺生丸也能做到與千夜的約定,而且我們目的不是一樣的嗎?」

「妳……妳這個丫頭在說什麼鬼話!殺生丸殿下才不會跟你們一起走,今晚是因為小鈴,所以不得已,少胡說八道!」

「所以我才說要先經過殺生丸的同意呀!」死老頭!

阿籬和邪見就在那吵起來,其實小鈴的心裡並沒有抱什麼期望,因為她知道殺生丸不喜歡犬夜叉,更不可能因為這種事而與他們同行。

「這要看殺生丸少爺怎麼想?」冥加無所謂,因為殺生丸一定不會答應。

「沒關係,我和姊姊只要能見到面就可以了。」

「而且殺生丸殿下才不會同意這個提議!」

邪見打包票,因為他實在是太了解殺生丸了,但是……

「可以。」

「妳看,殺生丸殿下不會同……殺生丸殿下,您剛才說……」

「暫時,因為我要監視一個半妖。」

「我有什麼好監視的啊!?」爆筋。

「殺生丸殿下,您是說真的嗎?」小鈴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「那你們呢?」

阿籬問剩下的幾位,而結果是珊瑚和彌勒以及冥加同意,七寶不反對,可是另一個……

「我反對!」

「少數服從多數,反對無效,給我坐下。」

碰!趴在地上……

他答應了,殺生丸答應了!

小鈴迅速起身來到殺生丸面前行禮道謝,而千夜也真的不敢相信,殺生丸竟然答應了,如果是夢,真希望暫時不要醒來,但……這是真的。

「真的是……謝謝你。」

千夜的笑容……還有眼角小小的淚珠,他都經過火光看到了,她那道宛如陽光的笑容……

 

 

*酉時下午五點至晚上七點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