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話— 過往

 

阿籬和千夜回到戰國時,發現楓的村子遭到妖怪攻擊,但在各位的幫助下,雖無人死亡,但受傷的人不在少數,千夜馬上開始加入醫治傷患的行列,現在的場面簡直是混亂不堪。

「千夜,藥我拿來了。」阿籬端著湯藥。

「給他灌下去,一定要等他把淤血吐出來。」

「我們把受傷人帶來了。」犬夜叉和彌勒扶著傷患來。

「扶到那,衣服剪開,然後灑這個藥粉。那邊的,等一下餵他們這個,要將胃裡的東西吐出來。」

一整天下來大家都累壞了,正要休息時,一個女孩急忙跑來。

「求求妳,救救我爹!」

大夥連忙趕去,只見一個男人躺在床上痛苦的打滾,還發出悽慘叫聲,千夜發現男子的腹部有個爪子的傷痕,可能是被某個妖怪的毒弄傷的。

「傷的不深,七寶幫我去抓幾條蛇,要公的,阿籬依我剛才的處方去煎藥,珊瑚幫我提一桶清水,還有拿瓶酒來,犬夜叉跟彌勒,幫我抓住他的手腳。」

大家都依千夜的指示去做,而千夜灌輸自己的氣給男子,而七寶和珊瑚也回來時,千夜在男子的傷口上滴上酒,白煙不停的從傷口冒出,阿籬回來後,她馬上餵藥給男子。

「接下來把衣物全脫了,他等一下會不停的出汗,用帕子沾濕後全身擦。」

「爹會沒事嗎?」

「放心,不過還需要一種草藥和蛇一起煮,我來回最快也要兩天,這幾天要注意,當傷口感到疼痛時就把酒到在傷口上,還有蛇請先處理,等我回來再料理,我盡快在明天傍晚回來。」

「騎雲母去吧,會比較快。」

「謝謝妳珊瑚,我立刻準備。」

她趕緊著手準備行囊,而當千夜在準備時,阿籬把大家拉到旁邊,也叫七寶把冥加抓好先到一邊去,然後大夥圍在一起,小聲的對大家說。

「各位,你們想不想知道……如此……」

 沒多久,千夜已經準備出發,她跨上雲母項大家道別。

「我會盡快回來。」

「嗯,路上小心。」

雲母飛向天空,朝千夜指示的方向前進。

晚上在楓的屋子裡,冥加覺得氣氛有些怪異,因為大家一直看著他。

「呃……大家幹嘛用這種眼神看我啊?」

大夥看看他後,阿籬終於開口了。

「我們想知道太羅是誰?她跟殺生丸是什麼關係?」

冥加一愣,就知道沒好事。

「這……我……」

「也讓我聽聽吧!」

「楓姥姥?」

楓這時進入屋內,坐在阿籬身邊。

「冥加,你好像對千夜有光手的能力感到疑惑,而不是像我們是感到吃驚,為什麼?這也就表示,你以前有見過這種力量。」

「我曾經問過千夜,但是她什麼也不說。」阿籬繼續逼他。

「嗯……呃……你們真想知道?」

「嗯!」

大家點點頭,都很堅定看著他。

「好吧!反正我不說,你們也會折磨我直到我願意說為止。」對不起了,殺生丸少爺……

他堅定抬起頭,認真面對大家,才慢慢從口中緩緩道出那百年前的往事。

「這是在殺生丸少爺小時後發生的事,少爺年紀雖小,卻像個老成的小孩,整天不是練武,就是埋在書堆裡。直到有一陣子,老爺和夫人發現,少爺每天修練完後不知上哪去……」

冥加開始敘述……

……當時,因為兒子突如其來的改變,讓殺生丸與犬夜叉的父親感到非常怪異和擔心,看著天上漂泊的雲,想著這陣子殺生丸的異常舉動。

「血姬,妳想殺生丸每天去森林,是去做什麼?」他問殺生丸的母親,血姬,有什麼看法。

「我怎麼會知道,倒是……」

「少爺好像有些改變。」冥加也這麼覺得。

「是改變很多。」犬大將笑著。

「呃……老奴不懂。」

「他改變了,這不是很奇怪嗎?」

「那……老爺的意思是……」

「明天我要去跟蹤他,看他每次進森林是去哪?做什麼?」

翌日,鬥牙王和冥加跟在殺生丸身後,他們身上披著一件施法的外衣,掩蓋他們的氣味。最後殺生丸停下,犬大將和冥加從樹叢後偷看,看到殺生丸和一個「女孩」在一起!

他們所在之地是個池塘,旁邊還有一棵盛開的大紫藤花樹,而殺生丸和那女孩坐在樹下,不知道在討論什麼。

兩人從女孩的身上聞到兩種氣味,一個是妖氣,一個是人味,冥加認為女孩是半妖,但犬大將卻不這麼認為,但是最重要的是,兩人看見殺生丸的臉上所浮出的……笑意。

「當時我和老爺都非常吃驚,那個不苟言笑的殺生丸少爺,竟然會在一個女孩子面前有那樣的笑容。雖不明顯,很平淡,但是……以少爺的個性而言,已經是極好的事。然後,老爺吩咐我每日跟蹤殺生丸少爺,將少爺和那女孩每天發生的事說給老爺聽。真的,在那段日子中,我真以為我老眼昏花,那時的殺生丸少爺根本就是另外一個人。然後,在某一天,因某個機緣,我發現了那女孩的重大秘密,所以老爺和夫人要見她。那天,我趁老爺將殺生丸少爺拖住時,到樹下找那女孩。」

「奇怪?殺生丸今天好慢喔!」

因為平常這個時候,殺生丸早就到了,但現在卻還沒看到他的身影。

「姑娘、姑娘。」

「咦,誰啊?」

「在下面。」

在一根草的頂端,看見小小的身影。

「妳好,我是跳蚤冥加。」

「您好,對不起我沒注意到,請問有事嗎?」

『這女孩真有禮貌,對我都用敬語,教養真好。』冥加當時一看到她就覺得她很討喜。

「呃……請問……」

「喔!對了、對了,妳看我都老糊塗了,是這樣的,我家主人想請你到寒舍一坐。」

「您家主子是哪位?」

「鬥牙王。」

他還隱約記得當時女孩臉上的吃驚,而當冥加帶著女孩出現在父子倆面前,殺生丸看見熟悉的人影時,也大吃一驚,他真的很少見到殺生丸有這樣的表情,自從少爺認識她之後,表情明顯變多了。

女孩戰戰兢兢來到犬大將面前,下跪行禮。

「小女子參見大將。」

當時在場的,除了犬大將外,還有殺生丸的母親。

兩人仔細看著女孩,都可以稍微感覺到兩個孩子身上的氣,這就是……緣分嗎?

「殺生丸,這麼可愛的人兒,為何不介紹給我們呢?」

「父親,您跟蹤我!」

「我們發現你變了,所以……」

「我……變了?」

「是的,只是你沒發覺而已」

殺生丸的母親也與丈夫一樣笑著,鬥牙王看著這女孩,很佩服她,因為她竟然能陪著殺生丸這麼久。依照殺生丸的個性,很難想像她有這麼大的影響力。

「妳就是……每天跟殺生丸在一起的女孩?」

「是的,不知大人為何想招見小的?」

「沒什麼,我們只是想看看,能讓我這個冷酷無情的兒子,有所改變的人的模樣。」

「大將過獎,小的沒那本事。」

「好說,妳是妖怪,還是半妖呢?」血姬問。

「非常抱歉,小的不知。」

「不知!怎麼說?」

鬥牙王與血姬很吃驚,怎麼會不知道。

「父親、母親,請別再問了。」

「有難言之隱嗎?」鬥牙王心裡在暗笑,因為兒子明顯在護著她。

「回大人……」

「別說!」

「不要緊。回大將與夫人,小的從未見過親生父母,小的是被人類父母親在森林中撿到並撫養,但他們卻在一場病中逝世,後來才被村長爺爺養育。」

……原來如此。不過……妳竟然可以陪著殺生丸,想必與妳在一起,他比較不會無聊。」

鬥牙王臉上的弧度又高了許多。

「您太抬舉小的。」

「妳叫什麼名子?」

「小的叫太羅。」

「太羅。」

「是。」

「以後就拜託妳了。」

「啊!是,不敢當。」

「父親?」

「殺生丸,你終於找到一個可以陪伴你的人,要珍惜啊。」

大家都靜靜聽著,也為冥加所說的話感到驚奇,因為從冥加口中所說的那人,跟他們所知、所認識的人根本差十萬八千里。

「從那天起,太羅就一直陪伴著殺生丸少爺,一直到她死去為止。」

……死?

「她是怎麼死的!?」珊瑚問。

「在某次的戰鬥中受了重傷,最後傷勢雖然痊癒,但身體已經很虛弱,在受傷後的一個月……逝世了。」

「殺生丸沒用天生牙救她嗎?」阿籬懷疑的問。

「這就是我一直想不透的地方,殺生丸少爺當時已經拿到天生牙,卻沒救太羅小姐。」

「聽你這麼說,犬大將和殺生丸的母親,是不是很喜歡太羅呢?」彌勒問。

「是的,老爺和夫人非常喜歡她,還為她蓋了一座宅邸。」

聽到殺生丸和這位太羅的過去,阿籬的心跳得很快,她……太羅,難道說……

「那殺生丸……愛太羅嗎?」

咦咦咦咦!?大夥全數震驚轉向阿籬。

「妳怎麼問這麼無聊的問題啊!」犬夜叉大吼。

「我會問是因為…因為……如果千夜是太羅的轉生,就表示太羅對殺生丸……

「為什麼會這麼認為?」珊瑚問。

「因為……千夜當初見到殺生丸的那種眼神……」那是看著……喜歡的人的……眼神。

她很清楚記得千夜當時的神情,因為大家的注意力都轉移到小鈴身上,所以沒發現到。那是高興、是興奮,同時也有一股傷感。千夜當時的神情非常不一樣,那種複雜……

「所以殺生丸是不是……

「這……我不知道,我個人認為殺生丸少爺當太羅是知己,但老爺和夫人好像不是這麼想,少爺真實的心情是怎樣,我也搞不懂。」

再說,他們的殺生丸少爺動真情?怎麼可能,那是少爺一直以來最鄙視的事。

「知己?還真驚奇,殺生丸以前竟然有個紅粉知己。」彌勒覺得不可思議。

「沒想到那個冷酷無情的殺生丸,有著這麼一段過去。」七寶也是,雙手雙插,頻頻點頭。

大夥陷入沉默,連犬夜叉也是,剛才冥加口中的那位,真是他兄長嗎?

而同時,許久沒說話的楓,開口了。

「難怪你見到千夜有光手時的反應跟我們不一樣。你們看看這個。」

楓從懷中拿出一本書,是本日記,她翻開其中一頁,指著一個名字。

「太羅!?」

眾人大吃一驚,而冥加的臉色則是越來越凝重。

「聽到犬夜叉和七寶說,千夜身上的氣味不像妖怪也不像半妖時,我就想起來,我曾經在這本書上看過一些內容,這本書很久以前就在了,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裡?也不知道是什麼人所寫?應該是陰陽師之類的人寫的,而你們看這。」

大家看著那本老舊的書,楓指的那段文字。

『……我會記得那位巫女和白髮妖怪,常聽說妖怪是邪惡的,但好像不是這麼回事,而那位巫女好像也不是人類,可是要說是妖怪,好像也不是,半妖嗎?又不像,她外型跟普通人沒什麼不同,但在她身上卻有兩種氣,又不像半妖是兩氣的混合。我感到很疑惑,應該不只有我,想必見過她的靈能者都會如此。

而且更驚奇的是,我在她和那妖怪身上,看到了傳說中的光手,兩人雖然年幼,卻熟知醫術。起初我很震驚那妖怪竟懂醫術,因為我以為他是*使鬼。

在旅程上偶然聽到他們的事,他們果然依舊幫人除妖行醫,而他們兩人的事蹟也成為了傳說,我會記住他們,雖然不知妖怪的名子,但巫女叫太羅。』

大家看完這一段,楓把日記翻到最後幾頁。

『太羅巫女死了,是使鬼帶回的訊息,我感到非常難過。現在我只想完成這最後的日記,因為我的日子不多了,但我卻沒感到任何恐懼,把使鬼和式神傳給弟子後獨自踏上旅程,想在最後好好看看這個世界。

……經過武藏國時,身體已經不聽使喚,所以知道我的時間快到了,於是在此停下,把最後的話寫進這裡。或許當我死後會有人撿到它,或許不會,我只希望撿到它的人,可以把太羅巫女以及她身邊白髮妖怪的事,傳下去。』

看完日記,大夥都瞪著直冒冷汗的冥加。

老天,這是要他死嗎!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寫的禍害,真是閒閒沒事!

嗚嗚……嗚嗚……老爺,您如有在天之靈,請原諒我吧!

 

*使鬼【其實指的就是式神。式神是被人類操縱的超自然生物,種類也相當多,等級也很繁雜,喚者如有高深的法力或達到某種條件,便能和高級的靈獸或鬼神簽約合作供他們驅使。

而本人為了讓大家分清楚些,所以這樣分。式神,就像以上說的,是從自然中創造的。精靈,是原本就存在自然中的,無須創造,只需召喚。使鬼,就是指被術者收服或訂下契約的「妖怪」,而妖怪會被收服的原因,第一是戰敗而收服,第二是自己服從,第三就是名字,被猜到或知道名字,就會被收服,名字就是媒介。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