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話 — 友誼

 

學校中,現在是午餐時間,阿籬和千夜一起拿著便當坐在學校某處樹下的涼椅上,有說有笑,還互換菜色,從牆角旁探出頭的人們,都感到非常不可思議。

阿籬的朋友以及同學們發現,阿籬最近跟千夜走的很近,也感到羨慕。

「阿籬什麼時候麼跟深堂這麼要好啊?」

「天知道,我有聽說深堂以前的事,她有點孤僻,也不常與人走近,但是……」

「現在呢?」

午餐後,她們一起離開了,眾人都望著她們離去,心中是羨目的不得了。

放學後,阿籬和千夜來到弓道社,現在從戰國回來後,阿籬每天都跟千夜一起練箭,讓自己提高戰鬥力。

「這裡要抓好,不然手是會很容易受傷的。」

「這樣嗎?」

「嗯。好,放手。」

咚!

「中了!」

「很好,妳進步的很快。」

「嘿嘿,我有個好老師呀!」

弓道社門口,又是圍一群人,阿籬的朋友們躲在一旁,都感到一股小小的失落。

「日暮好好喔!」

「我也好想跟深堂說話。」

「讓日暮來幫我們好不好?」

「阿籬會答應嗎?」

「試試看啊!」

「可是阿籬跟深堂這麼近,這樣好嗎?」

「怎麼說?」

「我聽說深堂有後援會嘿,呃……不算是後援會,就是一些自以為是的大小姐組成的什麼……鬼會。因為深堂家有名,能沾到一點邊就很不錯了。」

「那阿籬不是危險了嗎!」

「拜託,朋友是幹嘛的啊!」

事情果然發生,在某天的放學後,一群女生把阿籬帶到學校的後方,阿籬的朋友們一些跟去,一些去通知千夜。

「妳要纏著千夜學姊多久啊!」

「啊?」阿籬覺得有些莫名其妙

「啊什麼!深堂怎麼會跟妳在一起啊!」

「我跟千夜是朋友。」這些人是怎麼回事?

「少往自己臉上貼金,深堂會跟妳做朋友!」

「深堂都一直不與人親近,為什麼妳就是特別的?」

「不要小看深堂家的家世,那是妳這種人高攀不了的!少自大!以為自己特別!」

聽到此,阿籬的怒火開始燃燒,什麼叫做「特別」!

「那我問妳們,妳們曾經跟千夜說,我想跟妳作朋友嗎?」她不甘示弱的說。

而那些女生也沒想到阿籬會反駁,都說不出話。

「什麼都不敢說,還在這強詞奪理,我可是有跟千夜說,『我想跟妳做朋友』,妳們有嗎?」

「妳……妳閉嘴!」

正當她舉起手要打她時,一群人出現,赫然一叫。

「妳們離她遠一點!」

「關妳什麼是啊?」

「妳們只不過是在忌妒罷了。」

「又怎麼樣!」

「是不怎樣。」

突然插入的這句話,是那群女生一愣,從牆角處她們看到千夜緩緩走出,使她們鐵青了臉。

「我是不知道什麼發生什麼事,但是妳們的這種行為讓人很討厭。」

「這……」

「……我們……」

「我記住妳們的臉了,妳們剛才說家世,那好,要比家世是嗎?既然如此,我就不客氣了。妳,我二叔的食材有一部份是跟妳家簽訂,我可能會叫他重新考慮。還有妳,我表姊可是妳父親現在公司中最強手的員工,她早有意離職自家開業,要不是看在妳父親的面上,早離開了,我也要她重新考慮。剩下的……相信我不用再多說。」

那群女生全都被千夜冰冷的眼神嚇得冒出冷汗,連自己父母或親戚也都對這位深堂下任當家敬畏三分』,不只是身份,而是只要她開口,那些所謂重要級的深堂家人,一定會聽從她的建議,因為千夜在家族中的地位可是與現任當家同等。不,可能更高,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而聽到千夜的威脅,想到自家,都趕緊離開,因為後果可不是他們能承擔的。

見她們離去,千夜趕緊上前擔心的問。

「阿籬,妳沒事吧?」

「沒有,謝謝你們。」

「其實……我們大家多少了解她們的心情。」其中一個人說。

「我們也有點忌妒妳跟深堂這麼要好。」

聽到此,千夜稍驚訝,然後對他們一笑。

「你們只要跟我說就好啦!」

「咦?妳是說……我們也可以……」

「當然。」

「太好了!」

 

回家的路上,阿籬看看身旁的千夜,高興的說道。

「太好了,妳的朋友增加囉!」

「托妳的福。」

「其實我覺得,能交到像妳這樣的朋友,是個福氣。」

「因為可以得到好處?」

「嗯……對!」

「妳喔!」

「啊!不要打我。」

「不要跑!」

「來呀!哈……」

兩人就這樣,一路上又打又鬧的。

『謝謝妳阿籬,能遇到妳……真好。』

是呀,其實要道謝的人,是她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