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話— 魅魂

 

翌日,大夥上路了,接近中午時,大家突然聽到叫喚聲,看見千夜從遠方朝他們跑來,阿籬很高興的抱住她,並詢問她是如何找到他們的,然而她說了令他們難以相信的事。

「問、問鳥?」

「我懂鳥語。」

……現在,不管發生什麼事,他們再也不會驚訝了。

太陽已走到正上方,正當大家想找個地方休息時,遠方傳來尖叫聲,眾人趕緊向傳出聲音的方向跑去,穿過樹叢看到一個高大的妖怪,手中還提著一個頭顱,以及地上三名無頭屍和一個發抖的女人。

「大家小心,這傢伙叫落頭妖,牠會把頭扯下吃掉,是很兇的。」

冥加大叫警告他們,但是面對眼前的戰鬥,犬夜叉只管拔出鐵碎牙。

「管他的,那命來!」

犬夜叉向妖怪舉起鐵碎牙,但同時落頭妖的手一揮,力氣大到使犬夜叉整個人撞上樹。這時彌勒打開風穴,落頭妖因彌勒的風穴動彈不得,阿籬射出弓箭,但只打下一支手。

「彌勒不要用風穴,牠身上有刺,會傷到風穴的!」

千夜對他喊道,看妖怪身上銳利的伺,不得以他收起風穴。而同時妖怪注意到千夜,於是牠開始朝她抓去,阿籬趕緊朝妖怪射箭,但落空了,妖怪轉向她。

在這不遠的高處,殺生丸他們就在這,遙望下放那振起沙塵之地。

「殺生丸殿下,找到了,不過好像在戰鬥。」

邪見報告他所看到的,其實這幾天,殺生丸一直以一定的距離跟在犬夜叉他們身後,此時他正巧看見飛躍而起的千夜,臉上不再是平時的冷靜。

「那女人……」

他不語的看著這場打鬥,直到千夜拔出那把刀後,他的表情已經不是能用震驚來形容了。

「讓開犬夜叉!」

才說完,千夜的刀就從落頭妖的上頭筆直切下,一刀把妖怪分成兩半。

結束了,女子向各位道謝,而在女子離開之際,千夜將手放置女子的頭上,喃喃唸了什麼後,她才安然離開。等女子離開後,千夜轉向那些屍首,手掌朝天,無形中掌內出現了火燄,她把火燄丟向地上的屍首,唸出經文超度死者,火快速的燒光屍體後,消失在空氣中,緊接著地上出現的黑色骨灰,一陣風吹散了灰燼,只剩下寂靜不已的森林。

「妳連妖怪也超度。」彌勒感到不解。

「那是牠的生活方式,只不過已經不是為了生存,而是被血迷失了自我。」

「可是牠要吃了我們耶!」

「七寶,你也要吃東西才能活下去吧。」

她的一句話使大家愣住了。

「不管是動物、植物、昆蟲、物品,就連空氣、土壤、流水都是有生命、有靈魂的,生物必須吃生物才能活下去,這是自然的法則。天、地、人、事、物之間,都是這樣在循環、相互依存著。」

從千夜口中發出一串引人發想的言論,突然間覺得她的身影好像虛虛幻幻,像隨時會如同空氣般……消失。

「阿籬妳沒有受傷吧!太好了。」

面對千夜的微笑,總覺得裡面好像藏有不少秘密,尤其對犬夜叉而言,當初第一眼見到千夜時,他就隱隱約約感覺到什麼,但無法形容也無法說出口。看千夜手上的刀,那把散發……靈氣的刀……

「妳那把是……妖刀吧?」

千夜轉向他,微笑,並舉起刀,「是的,這是……魅魂。」

「為什麼之前不用?」

「魅魂無法淨化妖怪,但我的弓可以,所以我會依情況而定。」

視情況而定?這想法會不會太天真了!

「對了,那竹簍是什麼?在戰鬥時我看妳很小心的保護它。」

阿籬好奇問道,因為剛才在戰鬥中,千夜處處小心背上的竹簍,像是在保護重要的東西。千夜摸摸竹簍,提起微笑,那眼神是極為複雜且……憐愛?

「它很重要,至於是什麼,你們到時候就會知道了。」

對,時候到時,就會知道……

千夜的眼神……冥加深重看著她,心中的答案越來越明顯,也越來越讓他不安,難道自己想的沒錯。但如果是這樣,那就太……不可思議了。

『老天爺,這是祢給的玩笑嗎?』

冥加仰望天空,看白雲漂流,那白色的雲……

老爺,請您……不要玩了,老奴承受不起,殺生丸少爺……也受不起啊……

 

高處這,殺生丸呆立的站在原地,雙眼因她而錯愕。

「殺生丸殿下?」

小鈴擔心的詢問,因為殺生丸從剛才就不對勁,雖然與以往一樣沉默不語,但臉上卻出現邪見與她從沒看過的神情,那是……恐懼嗎?

不!怎麼可能!他是殺生丸,是那個冷酷無情的大妖怪殺生丸嘿!

『不可能!那把刀,那女人……她已經死了,死了!』

突如衝進腦海的畫面,宛如走馬燈一扇扇轉進腦中,包括……那一夜……

 

……不要忘了我喔……

 

邪見和小鈴驚愕看著殺生丸,他仍望著犬夜叉一行人,但是注意力一直放在那位剛加入不久的女子身上,殺生丸在注意那位女子,這可奇了。

「呃……殺生丸殿下,他們要走了,我們還要跟嗎?」邪見提起勇氣問。

「嗯,走吧。」

他跳下山,邪見和小鈴也騎上阿哞跟隨在後。

在風中,殺生丸一直回想那女人戰鬥的身影,以及那把刀的刀光。

我一定要弄清楚,絕對要弄清楚!

殺生丸在心中如此默念著,看他們離去的身影,那女子的背影,熟悉的背影。

 

……你就是你,我喜歡……這樣的你……

 

已經……過了幾年了?

原來自己……仍舊逃不掉……

風吹起他銀白色的長髮,金黃色的雙眼,顯示出某種絕對。

 

原本停止的沙漏,又再度翻轉落沙。

石洞中的石筍,已成為石柱。

但是吾內心的空洞,卻曾未改變。

如今,要面對它的崩裂。

 

 

 

【第一章 岔路完】

創作者介紹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