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話 — 時機

 

「快告訴我妳是從哪裡去戰國的!」

阿籬回到現代參加補考,而正巧深堂千夜也參加補考,一考完試她就等不及馬上追問。而千夜只給了阿籬一個神祕微笑,要她放學後在校門等她。

望千夜離去的背影,阿籬總覺得要挖到什麼超級大秘密。

放學後,阿籬跟著她來到一個很大的宅子前,感覺她們好像離開市區到郊區一樣,阿籬沒想到在這有如此廣大的土地及森林。

「我是聽爺爺說過深堂家是有頭有臉的家族,可是沒想到……」她眼瞪的大大的。

「這裡並不是本家,是我爺爺留下的土地。」

千夜帶進入家門,穿過許多樹叢,走了一段路到後院,遠遠就看見一顆巨大的柳樹,樹後是一片竹林。兩人走入竹林小徑幾分鐘後,阿籬看到一口井,它周圍和圍欄上都爬滿藤蔓,而且阿籬可以感覺到這口井散發出一種……強大卻很乾淨的氣息。

「是這個嗎?」

「對。」

「那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進入戰國的?」

「時間跟妳一樣。」

「什麼!那……」

「妳是想問我,為什麼會知道?還有為什麼到戰國後不找妳?以及為何妳現在才從妳爺爺那,聽到我的事?」

「……妳、妳既然知道我要問什麼,就快告訴我啊!」

「我只能說,我本來就知道妳的事,從懂事開始。還有就是,我跟妳見面的時間未到前,我不能見妳。而妳爺爺是因為我爺爺要他在時機成熟後再說,妳就原諒日慕爺爺吧。」

「時機成熟?這麼說…妳一直都知道我們、奈落,和四魂之玉的事?」

「沒錯,我現在跟妳道歉,對不起。」

「妳不用道歉啦!我……我只是希望妳可以全部跟我坦白。」

「我現在只能說這麼多,抱歉。今晚妳就住下吧!讓我招待妳。」

看著此人的眼睛,知道她隱藏著許多秘密,現在不方便回答,但是卻也在眼中答應時機成熟時會給予滿意的答覆,再加上那只笑容,阿籬就已經不想再追問什麼了。

走在這龐大的院中,感覺有點像回到古代。千夜的家是和式的古老建築,光是庭院與土地就很大了,房子本身也不小,但卻沒有看到任何傭人,難道她都是自己一個人打掃這麼大的房子和庭院嗎?還以為千金小姐都有很多人服恃,但是在吃過千夜親自下廚做的晚飯後,阿籬稍為改觀了,因為……

「好好吃喔!」

「喜歡就多吃點。」

「謝謝,我以為大小姐都不用自己下廚。」

「呵,我也不是什麼大小姐,只不過是生在大家族裡。順便告訴妳一件事,或許妳會更加改觀,我還是要出去打工賺零用錢。」

「什麼?騙人!」

「我親人留下來的錢只能用在學費上,學費以外的錢我都是自己賺的。」

「但是我聽爺爺說,妳還有個大伯公不是嗎?為什麼……

「我只接受大伯公的幫助到十六歲,接下來得靠自己。」

「我……不知道該說什麼……

「別在意,在意的話,就把今晚的菜吃光。」」

「沒問題。不過……這麼大的房子就妳一個人住,不會感到寂寞嗎?」

「寂寞?不會,我還有它們陪伴。」

「它們?」

隨千夜的目光看去,見到庭院中繽紛的花朵和樹木。其實有一瞬間,阿籬覺得好像身處在自然的森林中。庭院中種了許多植物與藥草,還有山茶樹、桃花、櫻花等等很多種類。

看著庭院,千夜臉上突然浮現一道苦笑。

「呵,說不寂寞,有時是騙人的。因為力量的關係,大家都不敢跟我太親近,家族的人也是,我也沒有什麼朋友。」

「不是的!妳只是還沒遇到真心想與妳交朋友的人,像我就是……就是……

「日……幕……

「啊!對不起,我…呃……」

「謝謝妳。」

「這話的意思是……我們是朋友囉!」

「嗯。」點頭。

「哇!那妳叫我阿籬就好了。」

「那妳也直呼我的名就好。」

兩人心談開後就一直聊不停,才剛認識沒多久的兩人,感覺上好像已經是交往多年的摯友。

夜風吹響掛在屋簷下的風玲,花、草、樹搖曳的裟裟聲,像是為這棟屋子的主人感到高興,也像是在歡迎新朋友。悠悠微風撫摸著庭院,引發庭院中的神秘。阿籬看看這庭院,感到些微不可思議。

說到神秘,阿籬突然想到……

「對了,我在一個水池中央,有看到一顆很美的紫藤樹耶。」

那顆藤樹種在一個小島上,周圍圍著一圈水池和樹叢,感覺好像是獨立的祕境,經過那裡時,阿籬的眼睛就一直看著那棵樹。

「我對紫藤花情有獨鍾。」

千夜簡單的回答,並望著院中的花草淡淡微笑。這時阿籬從千夜眼神中感到某種光輝,雖不知是什麼,卻很明亮。

「阿籬,妳知道紫藤花的花語嗎?」

「咦?不知道。」

「意思是,深沉的愛。」

千夜朝院中看去,眼神放柔了,而唇上的笑,看起來好幸福。

「對了千夜,我問妳,妳跟奈落有什麼仇啊?」這是阿籬早就想問的問題。

「只能說……我有我的理由,總有一天你們會知道。」

「是嗎。對了,妳之前說要找人,是找誰呢?」好,這個不行,換下一個。

「這……」

「說呀!或許我們可以幫妳。」快說!

「你們也認識,只是要你們幫我找,犬夜叉是不會高興的。」

「為什麼?妳先說要找誰。」

「殺生丸。」

手中的筷子……掉了下來,發出框噹一聲,然後瞪著大大的眼睛,看著眼前正在對她微笑的人。不知道是自己聽錯,還是千夜說出的名子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人。

對面的人只是若無其事喝著湯,而阿籬依舊呆在那。

藤花隨風飄蕩,灑下花瓣,很美,卻像是個警告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