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話 — 陌生人

水藍色的天空,配上看似軟綿綿的白雲,風裡還能聞到青草香,耳邊聆聽鳥兒愉悅的聲音,如此安靜悠閒的滋味,應該是很舒服才是,但是……

「都是妳!回去考什麼考試,害我們行程又落後!」

「為什麼都是我的錯?你知不知道我很辛苦啊!笨蛋!」

……這就是所謂的煞風景嗎。

犬夜叉和阿籬的鬥嘴聲,可嚇跑不少樹上的麻雀,但現在只要少了兩人激烈的叫罵聲,還真會讓人不習慣呢。

他們一行人還是在繼續尋找尋奈落的路途上,長久時間中發生好多事,不知這段旅程要到何時才會結束?

前方越吵越大聲,好像連氣都不用換,太陽這麼大,他們是不是太無聊了。

「誰去阻止他們啊!」七寶已經不耐煩了。

「算了,讓他們去吵。」珊瑚不想理,每次都這樣,已經習慣了。

「打是情,罵是愛。」彌勒也無所謂地繼續走。

「可是……」

「別擔心,等一下……」

彌勒微笑,下一秒,是眾人都猜想到的事。

「犬夜叉,給我坐下!」

!這聲真是響亮

整個人趴在地上的犬夜叉,只能稍微低鳴,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這一擊太過響亮,還是有地震,突然一震天搖地動,樹向兩旁傾倒,土地龜裂,但眾人馬上就知道不是地震,因為有濃濃的妖氣。接著從地底裂縫中鑽出一隻巨大的蛇妖,對他們吐出長長的信子。

「嘖!看來我們運氣真是差到極點。」

犬夜叉馬上從地上爬起來拔出鐵碎牙,瞬間向妖怪的身上砍去。但是蛇妖的鱗片真是堅硬無比,妖怪只因為刀氣稍微後退,但看似沒有傷著牠。

蛇妖吐著紅舌向他們迅速爬來,大家紛紛向牠攻擊,但是蛇妖卻非常靈活,左閃右閃閃過攻擊,正當犬夜叉想再度拿起鐵歲牙向妖怪斬下去時,突然一支箭射來,正中蛇妖頭部,一道閃光,蛇妖痛苦在地上翻滾、抽動。

發生什麼事?

眾人紛紛向那方望去,看見一個全身壟罩雪白外衣的人向他們而來。那人走向蛇妖,在牠頸上解除了一個頸圈,蛇妖突然變得安靜,不再翻滾。那人在蛇妖的傷上抹了一些像是藥膏的東西後,妖怪就安靜爬回地下。

大家前後一愣一愣,因為事情發展太過迅速,阿籬好不容易回過神,上前向此人道謝。

「謝謝你的幫忙,太感謝你了。」

但他沒回話,只向她點點頭後無聲離開了。

看那人離去,還有地上龜裂的土地,難怪剛才那妖怪會如此難纏,因為牠不是要攻擊他們,而是在求救。

「好奇怪。

原本靜默的場面,突然被犬夜叉的話劃破。

「犬夜叉少爺,您說什麼啊?」冥加問道。

「他的氣味……有點不一樣,他有妖氣,但也有人類的氣味,可是……」

「又不像犬夜叉是半妖的味道。」七寶突然補上一句,讓眾人不免震驚。

犬夜叉望著那人離去的方向,現在已經聞不到了,應該是說……他根本就沒聞到那人的氣味,連腳步聲都沒察覺到。還有剛才那支箭……

「你們有沒發現到?」彌勒驚奇的語氣引起大家的注意,「他射出的那箭是用氣形成的,也就是沒有實體。」

沒有實體的箭?

等等,對啊!剛才那支箭,射中妖怪的頭時就消失在空氣中了,但有可能嗎?

這段突如其來的插曲,雖然在大家的心中蒙上一層迷霧,但沒多久大家就已經無暇多餘的心思去思考了,因為天色已逐漸昏暗,看天上的烏雲慢慢聚集,不久後就下起傾盆大雨。

這場雨極大,他們好不容易找到破寺廟躲雨。在安靜躲雨的時間中,眾人的心思又不由得想到今天,此人身上穿著一件白色全罩式的外衣斗篷,罩住個身體也遮住整張臉,根本不知裡頭是男是女。

而且經過這次相遇後,又有幾次在危急之下,此人會突然出現出手相助,可是卻從來沒聽過他說任何一句話,或是見上一面,所以大家都為白衣人保持很大的疑問。

加上他們與這人行路的方向……好像是一樣的。

而且……他好像也知道他們在找什麼。

「阿籬,妳盲腸炎還好吧?」

「心臟沒事吧?」       

「阿籬……」

「阿……」

阿籬回到學校後就聽到許多「關心」的問候,這都要感謝她那大舌頭的爺爺。

在中午時段,這群好朋友突然拉著阿籬前去弓箭社,讓她一臉莫名。

「幹嘛突然要我去啊?」

「唉喲,當然是有東西要給妳看嘛!」

「看什麼?」

「千夜同學來練箭了。」

「啊?」

「因為妳請假所以不知道,等一下再解釋,走啦!」

「等一下,慢一點!」

無奈,在朋友的強迫下來到弓箭社,一進門就發現到整個社團聚滿了人,大家都圍著道場,不知在看什麼?

好不容易找到空位,阿籬抬起頭,看見道場上佇立著一位女子。她一頭直達腰際的黑髮,一張凜冽的側臉,她手持著弓箭並拉滿弓,眼神專注凝視注前方,接著放開手……咚!一箭正中紅心。接下來就只聽見全場的歡呼與讚嘆聲,還能看到許多男女同學投以佩服或愛慕的眼光。

吃午餐時,阿籬才從朋友們七嘴八舌的八卦裡,聽到關於這位女子的事。

「深堂千夜,是上個星期突然轉來的,才來不久全校都在注意她。」

「因為她出於名門家族,但好像沒有什麼特別親近的朋友。」

「不過都已經期末了才轉學,會不會吃虧啊?」

「還有……」

大家都在說,但阿籬沒在聽,她一直回想剛才那人射箭的姿勢,好像……在哪見過。

「媽,我們學校轉來一個轉學生。」

晚餐時,阿籬對家人說著今天的事。

「哦,是個怎麼樣的人?」

「聽同學說她很厲害,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。」

「名字總該知道吧!」草太問。

「好像叫……深堂千夜。」

「噗!咳咳咳……」

話才出口,爺爺嘴裡的飯全都噴了出來,在旁的草太快速閃開。

「爺爺你好髒喔!」

「爸,沒事吧?」拍拍爺爺的背。

「阿籬!是真的嗎?」

「嗯。」點頭。

「吃完飯到我房裡來。」

爺爺說完就放下碗筷,離開餐桌,留下莫名奇妙的三人。

「爺爺是怎麼啦?」草太奇怪的問。

「我記得深堂家…好像跟爸爸有點交情。」

「什麼!」

阿籬馬上從椅子上跳起來,想到剛才爺爺的表情,該不會……這轉學生與她們家之間有關係!

 

飯後,阿籬來到爺爺的房間,只見爺爺早已用嚴肅的眼神在裡面等她,等阿籬坐下後他才開口。

「我現在說的記不記隨妳。」

「有這麼……嚴重嗎?」頭上三條線。

「聽好,深堂家以前是個靈能者的家族,世世代代都是陰陽師、巫女或法師。可是不知從何時開始,子子孫孫就沒有所謂的力量。但是現在在政治界、科學界、商業界、醫學界等等,深堂家都很活躍,是個有頭有臉的家族。而這位深堂千夜是這代唯一有靈力的孩子,而且聽說力量很強。」

像是背書般的話從爺爺口中流出,她真懷疑爺爺有沒有換氣。但是聽到這些,阿籬還是感到非常驚訝。

「這麼有來頭啊!爺爺,你為什麼會知道這些?」

「現任當家和她祖父跟我是世交,她祖父和當家也是在那代唯二有力量的人,雖然沒她強,卻有很高的預言能力與第六感。這事只有我知道而已,家族的人都不知道。」鼻子俏高高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唉…這個問題我也不清楚。還有,那孩子出生時力量就很強,所以身邊沒什麼朋友。聽說她祖父當初住的那塊地,原本是個沒人敢靠近,且充滿邪氣的地方,可是那孩子出生後,那塊地像是被淨化一樣,讓族人因此畏懼,與她有段距離。妳找個機會跟她做朋友,想必對妳有好處。我有跟那孩子提過妳的事,她今年十八,比妳大三歲。」

「奇怪,那她怎麼會來我們學校?她應該已經是高三生才對啊?」

「她曾休學兩年照顧祖父。」

「她爺爺答應休學?」

「嗯,而且在前兩年過逝了,現在是一個人住。」

「那她父母呢?」

「早在那孩子四歲時就走了。」

這一晚阿籬和爺爺談了很多,也大致了解這名叫深堂千夜的女孩,但心中最大的疑問還沒解開,也不了解爺爺為何告訴她這些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鵺 的頭像

森羅萬象‧循環不息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