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502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第五話 — 邀請

 

過了幾天,在某個下午開始下起大雨,他們找到一個空寺廟暫時躲避。沒多久雨就停了,正當大家要出發時,感覺到有東西朝他們走來,犬夜叉與千夜聞到妖氣,都握緊武器準備。

妖氣越來越近,來到他們面前的是一個身穿棕色*水干,戴著一頂*立烏帽的青蛙妖。蛙妖向他們恭敬行禮,好像……不是敵人。

「我是青大臣,是水妖藤湖君的臣子,是來此找千夜姑娘送上請帖。」

「藤湖君?各位不要緊。」

看樣子真的不是敵人,於是大家放下武器,妖怪看他們手離武器,才放心的地上請帖。

「千夜姑娘,老臣找妳找了好幾天,今早打聽一些精靈說,有位像妳的巫女朝這來,只是沒想到妳還有朋友陪伴。」

「這是……泉少爺的婚禮?」

「是的,主人希望妳能以貴賓與朋友的身分參加。」

「如此盛大的婚禮,我一個外人參加有所不妥吧。」

「別這麼說,妳救了主子,我們很感謝,這不是只能說聲謝謝就能過去。主子對我們很重要,而千夜姑娘卻幫主子療傷並送回來,我們真的感謝妳。」

說完馬上下跪磕頭道謝,使千夜嚇的趕緊扶起他。

「快請起!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。難得藤湖君的邀請,又是喜事,在下當然願意前去祝賀。各位對不起,你們出發吧!我會去找你們的。」

「妳一個人沒問題嗎?」阿籬擔心的問。

「放心,沒問題的。」

「那……我們也只好先走了。可是妳要怎們找我們啊?」

「對呀!路有這麼多妳要怎麼找」七寶也懷疑的問。

「我自有辦法。」

「好吧!路上小心。」阿籬說,雖然還是擔心,但是本人都說沒問題,只能相信。

眾人目送千夜隨青蛙妖走了,望著逐漸遠去的身影,只能祈禱不會發生什麼大事。

 

路上,青大臣餘光瞄向千夜,然後看看後方那些早已看不見的影子,有點擔心。

「千夜姑娘,那些人是妳一直在找的人嗎?」

「嗯……算是要找的一部分。」

「表示妳最主要要找的人,還沒找到是嗎?」泛起小小的希望。

「嗯,但是我一定會見到的。」

「祝妳早日找到。」這話有點違背良心。

「謝謝你。」

「對了,這次二少爺會回來。」

「真的?想必藤湖君很高興。」

「是啊!少爺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在外遊玩,不曾回來,連封信都沒有,唉……」

「為何嘆氣?」

「主人一直想讓兩位少爺早日成家,心中的大石才能放下。現在大少爺要成婚了,就只剩二少爺,但……」

「少爺還未有此打算?」

「沒錯,這讓主人煩惱不已。」

「需要這麼急嗎?」

「主人想早點抱孫子,感受當爺爺的感覺,因為朱佳小姐懷有身孕了。」

「所以兩人才結婚?」

「不,大少爺早有此打算,只是沒想到在那之前小姐就已經有喜。」

「難怪藤湖君急著要二少爺早日成婚。」

「千夜姑娘有想過要安定下來嗎?」

「現在沒有,因為我還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。」

「是嗎。」主人想必會失望吧!

看看這位巫女,還有她身上所發出的氣質,大概可以了解主人為什麼喜歡她,但是聽到剛才的回答,他的主人可要費更大的心力才能讓他們二少爺找到賢妻了。

 

 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四話 — 祠堂

 

「啊!妳要找殺生丸?」

阿籬回到戰國後將事情告訴大夥,大家都不敢相信看著這正對他們微笑的女子。

她知道殺生丸!她……跟殺生丸有什麼過節?還是認識他?但是另一個人才不管那麼多。

「呿!我為啥要幫她找啊?」

「又沒說要找,只是跟我們走的話,見到殺生丸的機會比較高,而且多一個幫手很好啊!冥加爺爺覺得呢?」阿籬問。

「我同意。」

「為什麼?」犬夜叉大叫,這老頭何時變的這麼有主見啦!

「她要找殺生丸少爺不是沒有原因,還有我……是不是認識妳?」

兩人相互凝視,但只瞧見千夜詭異的笑容,以及不停留冷汗的冥加,大夥雖覺得有些怪異,但也沒太在意。最後大家都同意了,而犬夜叉是勉強答應。

 

與新夥伴踏上旅程,不停找尋邪氣的蹤跡,這次他們來到一個很荒涼的地方,村子裡幾乎沒有水與食物,土地乾裂,田中沒有作物,空氣中彌漫死臭。千夜感到奇怪,她問向一個坐在地上面容消瘦的村民。

「請問這裡發生什麼事?」

「不知道…不知道……

「好像墳場喔……」七寶已經在發抖了。

「快走吧!這沒什麼好留下的。」

「哇!」跳上彌勒的頭。

「七寶,下來。」

眾人身後出現一位手持柺杖衣衫樓縷的老人,鬍子長白、破舊的衣服和一張蒼白且憔悴的臉。

「請問是怎麼回事?」阿籬問。

「想知道的話跟我來吧。可是就算知道,你們也幫不上忙的。」

他們隨老人來到一處山腳下,見到一個枯乾的水池。聽老人說這原本有個山泉,它與水池是全村生活的源頭,田中的灌溉,生活飲水都從這來,但有一天水停了,所以就派幾位村人上山看,發現山上的池塘和山泉都乾了,而且近來無雨,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辦,而且到祠堂去時會聽見怪聲,所以認為那地方會下了惡咒,誰也都不敢再靠近。現在大家都到較遠的地方打水,但無法維持很久。

千夜建議上山看看,沿著枯掉的水道來到老人所說的池塘。

「奇怪,為何樹木們都沒事呢?」

彌勒覺得奇怪,看看週遭的樹群,每一顆都長得好好的,草也沒乾枯的現象,但是池塘卻像是十年無雨的感覺,地都裂開了。

「而且掌管這的塘主呢?」冥加四處觀望,在找尋影子。

「塘主?」

「管理這的池子的妖怪或神啊!旁邊明明有祠堂,卻感受不到氣息,真奇怪。」

「安靜,你們有沒有聽到?」

珊瑚突然要大家閉上嘴,於是都豎起耳朵仔細聽。的確,有聽到某個聲音。

「救命啊……有沒有人啊?」

是從水池旁的石堆中傳出的!他們來到石頭邊,那上面還有封印的符咒。冥加跳上去查看,有妖氣!

「是這的塘主嗎?」

「是的,快救我出去!」

千夜解開封印,從石堆下出現一個綠色的皮膚,穿著簑衣的生物,他離開石堆後不停向他們磕頭道謝。

「謝謝你們,真是感激不盡!」

「可以告訴我們發生什麼事嗎?」珊瑚急迫的問,因為總覺得不能浪費太多時間。

塘主表示,一個月前有個小鬼帶一壺酒來,要他遷移到別的地方,塘主不願意,接著小鬼與他一起喝酒。最後塘主醉了,醒來就發現被壓在石頭下。

「我一直求救,但都沒人來救我。」

「原來村人聽到的怪聲,是求救的聲音呀!」彌勒摸摸下巴,明白了。

「現在憑我的妖力沒法讓池塘恢復原樣了,這該怎麼辦啊!」

「該怎麼辦呢?」阿籬擔心的問。

「拜託,放他出來已經夠了。」犬夜叉不耐煩的說,他們現在在趕路,哪有時間管他家的閒事。

「你也太無情了吧!」

「我們又沒辦法!」

這時只見千夜走向祠堂並打開它,見裡頭有張符,她伸手想把它撕下來,卻有一道力量擋住,瞬間燒傷她的手。

「千夜!」

阿籬趕緊查看傷口,但千夜卻好像感覺不到痛,臉上出現一抹微笑,讓阿籬和眾人……稍微打了個冷顫。

「就這點小把戲。」

只見千夜又再度伸出手,不管阿籬的阻止,那結界瞬間張開,炙熱的溫度張開虎口,但她卻不怕,因為那層防護……阿籬見到千夜的手被一層潔淨的力量包覆,她突破了結界,瞬間將符斯下。

「你們看!」

「有、有水了!」

大夥驚訝地大叫,從周圍的土壤中,水連綿不絕,逐漸填滿整個池塘。

「這符使池塘周圍行成結界,讓水無法進入池塘。」千夜解釋。

「會是誰做這麼過分的事?」彌勒問。

「不知道,但是施咒者應該已經死了。」

「妳怎麼知道?」珊瑚好奇的問。

「這符是用血寫的,所以施咒者應該是在被強迫的情形下做出這種事。」

看著水漸滿池塘,塘主很高興,但是……

「就算池溏復原,但是村子不可能還有時間繼續等待啊!」

「塘主,這您不用擔心。」

千夜微笑,眼神中好像藏著法寶,看眼前這位女子的眼神,塘主只能先相信她了。

他們回到村子向村民解釋一切,讓老人突然想起數月前,城主要他們遷移,因在此另蓋堡壘,大夥聽了紛紛感到不平,獨留千夜給予詭異的笑容。

「現在不要緊了,那個城主觸犯神明,早已經臥病不起了。」

「妳怎麼知道?該不會妳見過城主吧?」阿籬問。

「見過,之前我在中途突然被幾個武士『請』到城中幫城主治病,但我一看就知道他不是生病,而是受到報應。」

「那妳治好他了嗎?」七寶雀躍發問。

「沒有,我直接闖出城走了,而那是他應得的處罰,我也無能為力。」

天哪,大夥正為她的勇氣感到佩服,而她看著眼前的枯田,看看天上的雲,無奈嘆口氣,生物似乎越聰明,就越有慾望,也越容易越界。

「喂!現在事情辦完可以走了吧!」犬夜叉不耐煩的催促大家,他實在是不想再浪廢時間了。

正當大家準備離開時,千夜卻走向田地。

「我要讓田地恢復。」

「妳說什麼?」珊瑚不知道有沒聽錯。

「這是不可能的!」彌勒也是。

而聽到她說此話的村人們雖嚇一跳,但還是很感謝她的心意,但是……怎麼可能。

但千夜要大家相信她,她向村民要了種子,分灑在田中,引來池塘中的水,接著站立田間小路,手掌撫摸自己的心,閉上眼睛……

 

天空遙遠之處,逆風吹起旋律。

擁抱無止盡的大地,請原諒汝等的自大。

在森林中誕生生命,與你相遇,作著相同的夢境。

風與流水滑過的痕跡,是活著的證明。

枯乾之地請傾聽人們的聲音,請再次孕出新生機。

下次收成,汝將回報您的慈悲,感謝您。

 

千夜她……在唱歌,好清的聲音,聽起來……好舒服。隨著歌聲,田地露出新芽、卓長,一片片的田逐漸出現,眾人看著眼前的景象發出歡呼聲,流下感動的淚水與真誠的感謝,都沒發現小小的跳蚤正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前方正在歌唱的人。

可是正當大家歡呼之際,千夜突然跪倒在地,把大家嚇一跳,阿籬趕緊過去扶起她。

「妳還好嗎?」

「沒事,只是力量用過度了。」

珊瑚吩咐雲母背起她,雲母也非常樂意。

「千夜可能要休息幾天,我們先在這住下吧!」

「也只能這樣了。」

因為這樣的奇蹟,村人大方安排他們休息的地方,盛大款待,並按照千夜的吩咐以作物祭天,還到池塘邊獻祭。

經過這一次,千夜整整睡了兩天,直到第三天早上,她才睜開眼睛。

「妳可醒了,我好擔心喔!」阿籬很高興為她端來水。

「謝謝,我沒事了。對了,犬夜叉在哪裡?」

 

犬夜叉坐在屋外的樹上,觀看周圍有什麼不對勁,真沒想到他們還在浪費時間,這時樹下傳來七寶的大叫。

「犬夜叉,千夜找你!」

「找我?幹嘛?」

「不知道,快下來就對了。」

雖然有些不甘願,但犬夜叉還是去見她。

進入房內,看到她和阿籬正笑的開心,有點不高興。

「有什麼事啦?」

「過來。」

他過去,千夜還要他坐下,接著把手放在他頭上,大家都不知這種舉動所包含的意義。突然犬夜叉大叫一聲,並抱著頭蹲在地上痛苦哀嚎。

「妳……妳做了什麼……啊!」

「對不起,待會就不痛了。」

「妳!妳對犬夜叉少爺做了什麼?」

「我只能說對他有好無壞。」

過了幾分鐘後,犬夜的頭終於不痛了,雖然千夜不停跟他道歉,但卻沒說原因,剛才腦袋好像被好幾隻鳥啄的痛,真是痛苦要命,而這女人境然只說幾聲對不起就想打馬虎眼,真是氣死了!

等大家準備好後,告別了村子繼續前進。

臨走前,千夜還特別告訴村民,秋季時要好好慎重的舉行祭天,還要到池塘邊祭拜和獻貢品,是感謝天上的憐憫。

 

 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三話 — 時機

 

「快告訴我妳是從哪裡去戰國的!」

阿籬回到現代參加補考,而正巧深堂千夜也參加補考,一考完試她就等不及馬上追問。而千夜只給了阿籬一個神祕微笑,要她放學後在校門等她。

望千夜離去的背影,阿籬總覺得要挖到什麼超級大秘密。

放學後,阿籬跟著她來到一個很大的宅子前,感覺她們好像離開市區到郊區一樣,阿籬沒想到在這有如此廣大的土地及森林。

「我是聽爺爺說過深堂家是有頭有臉的家族,可是沒想到……」她眼瞪的大大的。

「這裡並不是本家,是我爺爺留下的土地。」

千夜帶進入家門,穿過許多樹叢,走了一段路到後院,遠遠就看見一顆巨大的柳樹,樹後是一片竹林。兩人走入竹林小徑幾分鐘後,阿籬看到一口井,它周圍和圍欄上都爬滿藤蔓,而且阿籬可以感覺到這口井散發出一種……強大卻很乾淨的氣息。

「是這個嗎?」

「對。」

「那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進入戰國的?」

「時間跟妳一樣。」

「什麼!那……」

「妳是想問我,為什麼會知道?還有為什麼到戰國後不找妳?以及為何妳現在才從妳爺爺那,聽到我的事?」

「……妳、妳既然知道我要問什麼,就快告訴我啊!」

「我只能說,我本來就知道妳的事,從懂事開始。還有就是,我跟妳見面的時間未到前,我不能見妳。而妳爺爺是因為我爺爺要他在時機成熟後再說,妳就原諒日慕爺爺吧。」

「時機成熟?這麼說…妳一直都知道我們、奈落,和四魂之玉的事?」

「沒錯,我現在跟妳道歉,對不起。」

「妳不用道歉啦!我……我只是希望妳可以全部跟我坦白。」

「我現在只能說這麼多,抱歉。今晚妳就住下吧!讓我招待妳。」

看著此人的眼睛,知道她隱藏著許多秘密,現在不方便回答,但是卻也在眼中答應時機成熟時會給予滿意的答覆,再加上那只笑容,阿籬就已經不想再追問什麼了。

走在這龐大的院中,感覺有點像回到古代。千夜的家是和式的古老建築,光是庭院與土地就很大了,房子本身也不小,但卻沒有看到任何傭人,難道她都是自己一個人打掃這麼大的房子和庭院嗎?還以為千金小姐都有很多人服恃,但是在吃過千夜親自下廚做的晚飯後,阿籬稍為改觀了,因為……

「好好吃喔!」

「喜歡就多吃點。」

「謝謝,我以為大小姐都不用自己下廚。」

「呵,我也不是什麼大小姐,只不過是生在大家族裡。順便告訴妳一件事,或許妳會更加改觀,我還是要出去打工賺零用錢。」

「什麼?騙人!」

「我親人留下來的錢只能用在學費上,學費以外的錢我都是自己賺的。」

「但是我聽爺爺說,妳還有個大伯公不是嗎?為什麼……

「我只接受大伯公的幫助到十六歲,接下來得靠自己。」

「我……不知道該說什麼……

「別在意,在意的話,就把今晚的菜吃光。」」

「沒問題。不過……這麼大的房子就妳一個人住,不會感到寂寞嗎?」

「寂寞?不會,我還有它們陪伴。」

「它們?」

隨千夜的目光看去,見到庭院中繽紛的花朵和樹木。其實有一瞬間,阿籬覺得好像身處在自然的森林中。庭院中種了許多植物與藥草,還有山茶樹、桃花、櫻花等等很多種類。

看著庭院,千夜臉上突然浮現一道苦笑。

「呵,說不寂寞,有時是騙人的。因為力量的關係,大家都不敢跟我太親近,家族的人也是,我也沒有什麼朋友。」

「不是的!妳只是還沒遇到真心想與妳交朋友的人,像我就是……就是……

「日……幕……

「啊!對不起,我…呃……」

「謝謝妳。」

「這話的意思是……我們是朋友囉!」

「嗯。」點頭。

「哇!那妳叫我阿籬就好了。」

「那妳也直呼我的名就好。」

兩人心談開後就一直聊不停,才剛認識沒多久的兩人,感覺上好像已經是交往多年的摯友。

夜風吹響掛在屋簷下的風玲,花、草、樹搖曳的裟裟聲,像是為這棟屋子的主人感到高興,也像是在歡迎新朋友。悠悠微風撫摸著庭院,引發庭院中的神秘。阿籬看看這庭院,感到些微不可思議。

說到神秘,阿籬突然想到……

「對了,我在一個水池中央,有看到一顆很美的紫藤樹耶。」

那顆藤樹種在一個小島上,周圍圍著一圈水池和樹叢,感覺好像是獨立的祕境,經過那裡時,阿籬的眼睛就一直看著那棵樹。

「我對紫藤花情有獨鍾。」

千夜簡單的回答,並望著院中的花草淡淡微笑。這時阿籬從千夜眼神中感到某種光輝,雖不知是什麼,卻很明亮。

「阿籬,妳知道紫藤花的花語嗎?」

「咦?不知道。」

「意思是,深沉的愛。」

千夜朝院中看去,眼神放柔了,而唇上的笑,看起來好幸福。

「對了千夜,我問妳,妳跟奈落有什麼仇啊?」這是阿籬早就想問的問題。

「只能說……我有我的理由,總有一天你們會知道。」

「是嗎。對了,妳之前說要找人,是找誰呢?」好,這個不行,換下一個。

「這……」

「說呀!或許我們可以幫妳。」快說!

「你們也認識,只是要你們幫我找,犬夜叉是不會高興的。」

「為什麼?妳先說要找誰。」

「殺生丸。」

手中的筷子……掉了下來,發出框噹一聲,然後瞪著大大的眼睛,看著眼前正在對她微笑的人。不知道是自己聽錯,還是千夜說出的名子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人。

對面的人只是若無其事喝著湯,而阿籬依舊呆在那。

藤花隨風飄蕩,灑下花瓣,很美,卻像是個警告。

 

 

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